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生物科學 生物 生理學
   
   
   
 
神經科學講什麼:我們究竟該如何理解心智•意識和語言
 作  者: (美)羅伯特•伯頓
 出版單位: 浙江人民
 出版日期: 2017.03
 進貨日期: 2017/7/9
 ISBN: 9787213078798
 開  本: 16 開    
 定  價: 374
 售  價: 299
  卡 友 價 : 274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一部幫你審視所有關於大腦、認知、意識研究的思維指南,帶你認識當前備受關注的火爆學科——神經科學的一切!

神經科學入門導讀!

我們正處在自我理解的歷史轉捩點上,神經科學即將揭開大腦的奧秘。實驗、推理、質疑、批判?這堣ㄣㄗ悀@站式答案,你將挑戰遍佈大腦研究領域中流行的基本假說。

徹底改變你對科學的思考與學習方式!

湛廬文化出品


內容簡介:

《神經科學講什麼》講述了你以為你知道,但其實你並不知道的神經科學。

心智是怎樣工作的?我們動用自己的大腦研究人類的大腦,這科學嗎?如何得出靠譜的結論?《神經科學講什麼》將教你以正確的方式思考科學發現的普遍性問題!

《神經科學講什麼》帶來的視角令人吃驚,羅伯特•伯頓在科學發現中融入了自己的哲學思考,引領讀者動用批判性思維去瞭解人類心理的真相。

在理解自我方面,沒有比批駁神經科學領域更大的挑戰了。羅伯特•伯頓以一個懷疑論者的身份,給過熱的神經科學研究與應用潑下一杯冷水,對神經科學提出挑戰,並提供了一個新的願景,帶我們去思考心靈可能是什麼,它如何工作。


作者簡介:

羅伯特·伯頓

醫生、記者兼作家。耶魯大學及加州大學三藩市醫學院的雙料高材生。33歲成為加州大學錫安山醫院埵~輕有為的神經科主任。

擅長把尖端神經科學、實驗數據和趣聞軼事相結合,提出極具挑戰性、開創性的觀點。

常常受邀為《紐約時報》《三藩市紀事報》和《沙龍網路雜誌》撰寫文章,還經常被邀請做有關大腦、思維、神經科學與科學哲學方面的演講。著有《人類思維中zui致命的錯誤》以及三本深受評論界好評的小說。目前居住在三藩市灣區。


圖書目錄:

讚譽

前言 我們動用自己的大腦研究人類的大腦,這科學嗎

第一部分 大腦如何產生思維

即使是最不懂科學的人也知道心理狀態,無論它

多麼像源於心理,其實最終都來自大腦。我們所

感受到的一切都是由沒有思想的大腦細胞及其突

觸產生的。

01 探索心智的奧秘

第二部分 撬開神經科學的工具箱

意識究竟從何而來?人的智力和神經網路有什麼

關係?心智又是怎樣工作的?是什麼讓人類與其

他生物的思維有所不同?不妨從人類認知與自我

演化的角度來看看,神經科學能告訴我們些什麼。

02 能動性、意志與意圖

03 因果關係

04 直覺推理

05 邏輯推理

06 元認知

07 個體心智與群體思維

第二部分 挑戰神經科學的重大發現

神經科學家們不能通過丈量或稱重的方式來對心

智進行測量,只能通過科學數據和經過個人知覺

過濾的故事對心智進行解讀。那如果他們用來獲

取科學數據的演算法有誤,或者其個人知覺因時而

異呢?我們又如何能確定科學家們依此得出的結

論是對的?

08 鏡像神經元是洞悉心智的聖杯嗎

09 神經科學能預測未來嗎

10 神經科學能證實意識的存在嗎

11 神經科學能解剖我們的思維嗎

12 神經科學能解釋善惡之源嗎

13 不會講故事的科學家不是好的神經科學家

致謝

譯者後記


章節試讀:

神經科學能預測未來嗎

在我60 歲生日時,妻子和我帶著我媽去三藩市一家非常高檔的酒店吃午餐。我們不常去那兒吃飯,酒店有很方便的免下車入口,乘坐輪椅的媽媽還可以使用電梯。儘管我和媽媽一直關係親密,但我們的情感表達方式是比較含蓄的。然而在那次吃完飯後,我以一種不常見的、表達愛與感激的姿勢靠近她,輕輕地觸碰著她的胳膊說道:“要不是因為你,我今天不會在這堙C”她立即面無表情地答道:“我們也可以在其他地方吃飯。”

當她97 歲在醫院堨糽R垂危時,我喃喃地說些毫無意義的話,想讓她高興起來:“你很幸運,你的病房正好在護士站的對面。”我媽媽回答說:“是啊,位置決定一切。”完全沒有開玩笑的意味。

據說人類最獨一無二的特徵是心智解讀能力,即知道另一個人在想什麼。在哲學領域中,這被稱為心理理論。但是作為一個閱讀哲學、研究心智的神經科學家,時至今日我依然不知道媽媽到底是在幽默、譏諷、開玩笑、麻木、專斷、異想天開,還是在表述事實。她面無表情的言語常常讓她的親朋好友無從分辨她是在逗趣還是在諷刺挖苦,或者她是真的不知道這是一語雙關。最後,我們把她那特有的評論解釋為,那是她自己看待世界的獨特方式。因此她成了我們家的傳奇人物,給大家製造了諸多困惑。

暴力、自殺、說謊能通過儀器預測嗎

如果我們不能確定某人是否在跟我們開玩笑,那麼我們能準確地預測行為嗎?在1993 年的研究中,匹茲堡大學醫學院(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School of Medicine)精神病學系的師生對市精神病院急診科的病人進行了評估。在病人準備離開醫院時,他們會對病人潛在的暴力性進行評估,根據評估結果將他們分為兩組——暴力組和非暴力組。在6 個月的追蹤研究中,被歸在暴力組的成員有一半發生了暴力行為,而被歸在非暴力組的成員有超過三分之一的人發生了暴力行為。在這個測試組中,對女性病人暴力行為的預測並不比碰運氣更好。拋硬幣決定暴力或非暴力,與精神科醫生的評估具有相同的準確性。而另一項研究則證明,即使像口頭威脅和實施暴力行為這樣從直覺上看顯然可以用於區分暴力與非暴力人群的因素,也無法準確地預測研究對象接下來的暴力行為。

精神科醫生在預測自殺上似乎也遇到了同樣的挫折。在艾奧瓦大學醫院和診所進行的一項研究涉及1 900 名重度抑鬱症患者。在研究中,精神科醫生試圖預測出誰在未來有可能自殺。他們沒有找對任何一位潛在的自殺者。研究得出的結論是:“即使是對於高風險的住院病人,預測自殺也是不可能的。”

那能否預測說謊呢?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心理學家兼細微面部表情方面的專家保羅· 埃克曼(Paul Ekman)錄製了一盤錄影。錄影的內容是對10 個人的採訪,以瞭解他們對死刑的觀點。艾克曼讓觀看錄影的人評判哪個人在撒謊。大多數人評判的準確性和碰運氣差不多或者略好一點。那些你認為應該優於平均水準的人,比如警官、法官、聯邦調查局和中央情報局的特工,並不比隨機選出的公共汽車司機或管道工判斷得更準確(對120 項類似研究進行的綜述顯示,只有兩項研究中被試的謊言偵破率達到了70%)。首席大法官丹尼斯· 欽(Dennis Chin)對判處伯納德·麥道夫150 年監禁的推理過程是這樣解釋的:“麥道夫案的9 名受害者說他徹底毀了他們的人生。麥道夫站起來說了很多道歉的話,並說他‘感到自己罪孽深重’。他轉過身面對受害者,再次致歉。”欽繼續描述著麥道夫如何顯得很難過,就好像他在哀悼。但是最後欽說:“我不相信他是真心悔過。”大多數人會贊同欽的看法,但不太鼓舞人心的是,我們可能都錯了。如果有準確的方法來判斷麥道夫是在法庭上表演,還是在為自己感到悲傷,或者是感覺很糟糕但自己並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又會怎樣呢?

鑒於這樣糟糕的判斷力,難怪我們會求助於科學。或許神經科學能夠幫你發現那些造成各種行為的心理狀態的神經相關物。事實上,一些神經科學家認為我們要麼已經實現了心智解讀,要麼很快就能做到。卡內基梅隆大學的神經科學家馬塞爾· 賈斯特(Marcel Just)正在研究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來進行“思維識別”。他告訴新聞節目《60 分鐘時事》的萊斯利· 斯特爾(Leslie Stahl)說,自己的團隊已經在大腦中發現了仁慈、虛偽和愛的神經“標誌”4。來自伯恩斯坦計算神經科學中心(Bernstein Center for Computational Neuroscience) 的約翰- 迪倫· 海恩斯(John-Dylan Haynes)在此基礎上又向前邁了一步。海恩斯相信,某一天我們可以通過查看人們的大腦活動來確定他們的意圖5。蘇黎世大學的托馬斯· 鮑姆加特納(Thomas Baumgartner)想像,在未來,腦掃描能夠幫助精神科醫生決定是否給保證不再違法的犯人批准假釋。

為了探討這些主張在理論上是否具有可能性,讓我們先探討一下功能性磁共振成像這樣的技術具有哪些優缺點。假設在未來的某個時刻,我們已經擁有了完美的大腦記錄設備,讓我們稱之為超級掃描器吧,它能夠每時每刻追蹤每個突觸、每個神經元、每個電位和每種神經遞質,按一個按鈕我們便能夠擁有大腦活動的完整時空地圖。這樣我們就能夠準確地知道他人在想什麼嗎?我們就能夠理解他人的心理狀態嗎?

為了回答這些問題,讓我們先思考一下理解心理狀態需要什麼。所有科學研究共同的基本原則是確立基線水準,這樣便能夠偵測出人體的生理變化。記得在老電影中,犯罪嫌疑人常會接受測謊儀的測試。為了建立說真話或說假話時自主神經系統反應的基線水準,研究者會先問被試一些事實性的問題,比如他的住址、出生日期和就讀的高中等,來獲得自主神經系統各種功能的數據,比如心率、皮膚出汗的情況。通過瞭解被試在說謊或在說真話時神經系統的反應,你便有了衡量的標準,可以評判他對更具刺激性的問題的回答是真是假,比如“是不是你殺了瓊斯太太”。

儘管測謊儀已經徹底名譽掃地了,但確立基線水準的原則並沒有改變。無論我們的測量工具變得多麼先進,我們仍需要知道我們所研究事物的基線狀態。為了發現大腦伴隨著新刺激而產生的改變,完美的細胞內電子記錄設備仍需要確定細胞放電的正常模式。在擁有了超級掃描器的情況下,我們仍需要獲得對大腦靜息狀態的描繪,然後讓被試完成一項心理或身體任務,看一看在基線測量值之上和之下出現了什麼活動。基線測量值可以被看成隨機研究中控制組的水準。不同之處在於,對於個體被試來說,他的基線測量值成了他自己的控制數據。

基線大腦活動不等於沒有大腦活動。即使在我們認為自己無所事事時,大腦也在從事著各種各樣無意識的認知活動。我們如何對沒有反映在有意識心理狀態中的認知活動進行識別和分類?在處理複雜的心理狀態之前,我們應該從剖析心智解讀最基本的方面開始,對於這些方面我們擁有客觀的標準,即對單一運動行為的預測。

如果你敲擊手指,對應敲擊手指的特定運動區域會被啟動,這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上會顯現出來。我們把這稱為運動模式A。你瞭解輸入——敲擊手指的意願,並且通過測量速度、頻率和相應肌肉纖維的收縮力度,也能夠準確地記錄輸出。在每個個體中建立了這種相關關係後,你便能通過研究成千上萬的被試來驗證你的發現。運用這種技術,你便可以很有信心地認為,敲擊手指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上會顯現為模式A。但是反過來不一定成立:看見掃描圖上的模式A 並不能保證你敲擊了手指。舉一個例子:被動地觀察行為和主動地做出這個行為都會啟動鏡像神經元,使它表現出相同的模式。單單是發現了這種模式並不能讓我們判斷出猴子是在觀看抓握的動作,還是在做出抓握的動作。把這些神經元鼓吹為心智解讀的基礎並不比用拋硬幣的方式來預測行為更準確。

現在要增加賭注了。我們不再試圖理解容易量化的運動行為,而是想要理解無意識的認知活動。想像在未來,你作為一名神經科學家,正在用超級掃描器研究被麻醉(但並非已癱瘓)的病人的心理狀態。在某些病人的大腦中你發現了相當獨特且可複製的大腦活動——模式B。手術期間你對病人進行了細緻的行為觀察,但沒有發現存在模式B 和不存在模式B 的病人之間有運動行為方面的差異。由此你得出結論:模式B 不代表特定的運動行為,它一定與某種心理狀態有關。病人清醒後對他們進行的詳細訪談並沒有得到有價值的資訊,因為他們已經不記得手術時的經歷了。人格剖析同樣沒有帶來什麼發現。你相信自己已經發現了心理狀態的神經相關物,但你不知道那是什麼。

無論新的腦成像設備多麼卓越,如果不知道發生模式B 時每個被試有什麼感受,神經科學都無法解釋模式B。我們只能通過被試對自己感受的報告,來推測大腦狀態與心理狀態之間的關係。我們所知道的是,我們很難始終充分感知到自己的心理狀態,更不用說恰當地描述我們的所感所思了。大多數人承認,對心理狀態的心理學研究始終不夠完美,因為它不可能完全克服主觀描述所固有的問題。然而,評估潛意識心理狀態則會遭遇額外的困境。如果某種心理狀態是被試沒有意識到的,可能因為他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其他地方,或者因為他忘記了時間和感受,或者因為這種心理狀態被表達時他沒有覺察,那麼神經科學家便無法將這種模式與特定的反應聯繫起來。

是潛意識在唆使你實施報復行為嗎

為了瞭解主觀描述問題是如何適用於無意識心智活動的,請想一想判斷他人意圖的過程,這是心智解讀的一個主要目標。有意識思維的作用之一是,將意圖輸入到無意識的大腦機制中。例如,上床睡覺時你想不起來一首流行歌曲的名稱了,第二天早上那個名稱卻突然跳入你的意識。回憶歌曲名的有意識意圖被轉移到了潛意識中,並在潛意識中被執行。無論潛意識認知是什麼,我們都會贊同,它受到了某種意圖的指引,即使在我們沒覺得自己有什麼意圖的時候。意圖常常在我們不知不覺中被執行。

在任何時刻,人們大腦中都充滿了許許多多潛意識的意圖,有些是短期的,有些則是長期的。現在你可能正在默默地回憶把護照放哪兒了,還杜撰出了新的情節點,這使你推翻了幾年前開始寫的小說。另外你還在計畫週末時填寫納稅申報表。儘管我們不知道這些潛意識意圖是如何在生理層面上運轉的,但長期意圖可能與表徵待解決問題或待採取行動的大腦地圖密切相關,或者被嵌入了這些地圖中。如果你在考慮假期去什麼地方,那麼大腦地圖中會包含各種可能的度假勝地和露營場所,也會包含你的喜惡,以及讓大腦想出最佳解決方案的內在指導。超級掃描器只能以兩種方式記錄下一個被無意識地思考著的意圖的存在:作為大腦基線活動的一部分,或者作為一種與基線不同的獨立的神經模式。如果是前面一種情況,那麼它便是不可檢測的。如果是後面一種情況,我們也無法識別出這種模式代表著什麼(對於探尋潛意識意圖,我們既沒有客觀的途徑,也沒有描述性的途徑)。無論是以上哪種情況,潛意識意圖都超出了神經科學研究的範圍。

我忍不住要把對基本大腦機制的研究與宇宙學進行一下類比。我們看到的物質大約占宇宙中所有物質的4%。大多數我們看不到的物質——暗物質和暗能量,是由它們對可見的宇宙所產生的作用來定義的。但是傳統的物理學無法直接探測到它們。或許我們應該用同樣的方式來想一想潛意識認知。我們只能通過研究它對意識狀態的作用來瞭解它。

在科學領域中,有些問題是無法用實驗方法來探究的。我們能夠得到與大爆炸非常接近的時間堬ㄔ耵爾穈T,但無法返回到時間零點。對大爆炸那一瞬間的所有理解,都是基於它的後續效應做出的推測。我們無法用實驗方法證實弦理論,因為實施必要的測量需要使用比地球還大的加速器。類似地,潛意識認知也只能通過推理來研究。

為了從實際的角度來看待潛意識意圖的問題,請想像以下的情景。皮特在奢侈的加勒比海海濱度假。這是非常美好的一天,他在海媢C完泳後,在泳池邊享受了奢華的自助午餐,現在正啜飲著一大杯熱帶飲品。他發著呆,腦子堣偵繴Q法都沒有,最多只是輕微地意識到飲料杯中的裝飾性紙傘在漫無目的地旋轉。如果你問他,他會說自己什麼也沒想。這時一個身影向他走來,那是麥克,他上大一時的室友。比起皮特記憶堛熙薛J,此人現在胖了不少,他的肚子從寬大的百慕大式短褲中溢出來。皮特迅速掃描了一下他的記憶,模糊地回憶起麥克是個不錯的傢夥。他特意不去看麥克肥胖的腰腹。麥克拉過一把椅子,他們閒聊了起來。皮特突然說道:“你的體形依然保持得那麼好。”話一出口,他的臉就變得通紅,感到非常尷尬。麥克向皮特伸出中指,氣衝衝地走開了。

皮特感到很迷惑不解。他到底為什麼要說那樣的話?他是想羞辱麥克,還是只是開了個無聊的玩笑?這是弗洛伊德式的口誤呢,還是反映了自己潛意識中對麥克的想法?他追憶著與麥克的交往,想看一看以前是否也說過這樣令人不快,甚至有點卑鄙的話。但是毫無結果。皮特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出那些話。

那是一段額外的歷史,是皮特已經遺忘的歷史:在大一最後一個週末時,麥克和皮特去參加舞會。麥克對皮特看上的一個女孩說了些挖苦皮特的話。皮特覺得很丟臉,但什麼也沒說。麥克和那個女孩走開了,留下皮特獨自舔傷口。皮特不願做一個懦夫,他發誓一定要報復麥克。在那個夏天,他幻想了一些報復的情節,但當秋天返回學校時,他發現麥克已經轉到幾千英里外的另一所大學去了。隨著時間的流逝,被侮辱的經歷漸漸淡出記憶,最後被徹底遺忘了。在皮特看來,他已經不把麥克放在心上了。

但皮特的大腦沒有忘記。皮特曾經反復告訴大腦他想報復,並且提供了一些潛在的方案——他對報復的幻想。他的大腦一直在伺機報復。但是如果皮特不告訴我們,我們怎麼能知道是這個潛意識動機促使他說出那些話的呢?是否有什麼方法能夠開啟與被遺忘的記憶相關的潛意識動機?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