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歷史傳記 世界史
 
 
 
 
 
勝者王冠:從荷馬到拜占庭時代的競技史
 叢書名稱: 啟真•人文歷史
 作  者: (美)大衛•波特
 出版單位: 浙江大學
 出版日期: 2017.11
 進貨日期: 2018/3/10
 ISBN: 9787308170871
 開  本: 32 開    
 定  價: 390
 售  價: 312
  卡 友 價 : 286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什麼是競技體育?我們又為什麼熱愛它?體育的根源在哪里,如何發展至今?

本書講述了古代世界的體育競技,以生動有趣的筆法向讀者介紹體育,尤其是奧林匹克運動在古典時代的起源、發展以及社會作用。作者的書寫橫跨幾個世紀,從古希臘時代一直到晚期羅馬以及早期拜占庭。大衛·波特寫道,對古人而言體育競技不僅關乎宗教信仰以及政治鬥爭,還很可能是一種社交手段與權利,展示出與現代體育競技有所不同的競技風貌。是一本風趣的文化讀物。


內容簡介:

大衛·波特著的這本《勝者王冠(從荷馬到拜占庭時代的競技史)》講述了古代世界的體育競技,以生動有趣的筆法向讀者介紹體育,尤其是奧林匹克運動在古典時代的起源、發展以及社會作用。作者的書寫橫跨幾個世紀,從古希臘時代一直到晚期羅馬以及早期拜占庭。大衛·波特寫道,對古人而言體育競技不僅關乎宗教信仰以及政治鬥爭,還很可能是一種社交手段與權利,展示出與現代體育競技有所不同的競技風貌。是一本對象明確、風趣的文化讀物。


作者簡介:

大衛•波特,密歇根大學歷史教授,主要研究領域為古希臘與羅馬時代,著述眾多,並多次在電視節目上為觀眾講述相關古代歷史。近年來的著作主要關注古希臘羅馬時期與現代共通的娛樂、體育專案等,試圖用較新的視角來審視古代歷史。著有:《古羅馬:一段新的歷史》《君士坦丁大帝》《勝者王冠:從荷馬到拜占庭時代的競技史》《羅馬諸王》等。


圖書目錄:

序言
歷史與現狀
第一部分 塵埃、亞麻以及運動的起源
1.導言
2.荷馬和銅器時代
3.荷馬與體育
第二部分 奧林匹亞
4.從神話到歷史
5.西元前480年的奧林匹亞
6.西元前476年的奧林匹亞競技會
7.盛典形態
8.巔峰時刻
馬術比賽
五項全能和競走比賽
赤裸上陣
痛苦煎熬
9.殊榮難忘
競技英雄
10.泛希臘圈的興起
第三部分 競技館的世界
11.競技與公民道德
12.貝羅亞
13.身強體健職業競技
第四部分 羅馬競技
14.希臘遇上羅馬
15.國王與遊戲
16.羅馬與義大利
17.演員與角鬥士
18.愷撒、安東尼、奧古斯都與競技會
第五部分 皇家競技
19.觀賽
20.觀眾體驗
21.期待
22.人群的聲音
23.競技之夢
24.競技圖像
25.女子競技
26.角鬥士
角鬥士生涯
訓練與排名
死亡
角鬥士之路
27.戰車英豪
28.競技者
競技協會
自欺欺人
29.好戲開場
行政管理
競技
後記 塵封已久的時代
注釋
索引


章節試讀:

歷史與現狀



那是2006 年7 月9 日夜晚。在柏林,法比奧· 格羅索的罰球騙過了法國隊守門員法比安· 巴特斯。羅馬大競技場前巨大的人群沸騰了。義大利在兩億六千萬觀眾面前第四次獲得世界盃冠軍,全世界的觀眾都守候在電視機或是競技場上大螢幕的前面,見證這一時刻的到來。之前從未有任何一次活動吸引到如此多的觀眾。但我們首先要談論的正是羅馬競技場前聚集的人群。是他們將我們的世界與另一個世界連接起來,雖然那個世界早已消失在歷史中,但在許多方面,它仍然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自己。

建築不僅是人們活動的場所,也是故事的載體。正是通過觀察其中的故事,我們才開始發現,“iPod 與手機”的世界和“鐵筆與莎草紙”的世界之間竟有那麼多的共通之處。羅馬競技場的故事正是一例。就在這古代羅馬競技場之上,一千多年來,每年有成千上萬的羅馬人彙聚於此,觀看戰車在六百米賽道繞行七圈、全程最終賽程可達四英里的比賽(這一距離讓美國和英國最具挑戰性的鞍馬賽也望塵莫及),感受戰車激烈的衝擊與碰撞,欣賞那些令人窒息的競技盛宴。

每一場在羅馬競技場舉行的競賽都會伴隨自己的傳說,而羅馬競技場的故事本身又是羅馬傳說的一個篇章,是羅馬開始統治強大帝國時這座城市發展的縮影。羅馬競技場象徵著凝聚人民的力量。曾幾何時,它還僅是巴拉汀和阿文丁山之間山谷堛漱@條小道。巴拉汀曾是皇室和貴族權利的核心,俯視著一旁的政治生活心臟——羅馬大廣場。阿文丁山上建著一座供奉穀物女神的神廟,後來成為限制貴族權力運動的前沿陣地。坐落於兩地之間的這篇偉大競技場的里程碑式的意義在於,它取代了大廣場,成為人們聚集的新場所,這一點羅馬人民並沒有忘記。很自然地,當時會有一些貴族希望名垂青史,希望證明自己的成就不僅僅能光耀門楣(羅馬貴族主要目的之一),也能造福羅馬城的一方百姓。因此,到了西元前5 世紀初葉,羅馬的貴族成員斷定,如果能夠繞著賽道設置永久的觀眾座席,他們的善舉將更加為人傳頌。這些觀眾座席後來成為該地區首批永久建築物,其存在證明了體育娛樂史上的永恆主題:觀眾盡可能與表演融為一體,而體育將以某種方式讓人們聚集在一起,這是其他活動不可能做到的。傑克· 尼科爾森和大衛· 貝克漢姆絕不是第一個在競技場所就座的名人,在那兒,他們關注著比賽,也為人們所關注。然而,不管他們是否願意承認,他們都體現著一種社會學現象,而這一現象能幫助我們解釋為什麼他們所熱衷觀看的比賽是一場全民盛宴。

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戰車比賽的盛行,競技場逐漸被更為永固的建築群所佔領——最重要的便是那座盡善盡美、設備齊全的入場大門——它是確保所有人乘興而來的關鍵。但是,一般觀眾只能坐在臨時的小木椅上。這樣做一是有現實原因——賽道需要排水,如果不先設置排水渠,就不能設置長期座椅;二是有意識形態上的考量——用石塊搭建永久的建築以供享樂,這是希臘人的做法。希臘人是“自甘墮落”的,而羅馬人並非如此,他們的主要特點一直是他們的“美德”或者說是“陽剛之氣”。所以羅馬人認為:力量高於一切,對事物的理解可以是多角度的。

因此,在成就非凡的將軍龐培於神廟旁建設劇場,從而使其威名永遠銘刻在城市景觀中之後,在羅馬偉大的石制建築群中,石頭競技場的出現才成為可能。龐培的勁敵、最終的勝利者尤堹Q斯· 愷撒開鑿了所需的下水道,並開始在賽道周圍建設大理石座椅。後來愷撒決定無視“3 月15 日駕崩”的預言,大計劃也因此擱淺,直到數年內戰後,他的繼承人奧古斯都大帝才讓其最終成形,並將建築的一部分改造成勝利紀念碑。奧古斯都大帝還增設了形如海豚的全新計數器(海豚的鼻子指著比賽的起點,當競技者飛馳而過的時候,它們會逐一下降),立起埃及的方尖碑,以提醒世人:埃及豔後克婁巴特拉和她愚蠢的羅馬情人馬克· 安東尼是聖戰最後一場戰爭中對抗的對象。

在大競技場內完成剩餘工程的時間可能要超過一百年,而這次的執行者是圖拉真。圖拉真憑藉養子身份登上寶座,他的養父涅爾瓦曾被自己手下叛亂的帝國衛隊所包圍。因此,作為名將的養子,掌控了龐大部隊後的圖拉真對競技場的修繕(他完成了用大理石改造競技場座椅的工程),體現了對羅馬人民的忠誠。他的做法不僅是在效仿奧古斯都,也是在效仿涅爾瓦的舊主韋帕薌(另一場內戰中的勝利者),這位帝王拆毀了之前皇帝恢宏行宮的一部分,建造了幾乎同樣規模的圓形劇場,也就是現在的羅馬競技場。它也是勝利的象徵,因為一部分建設費用源自韋帕薌之子提圖斯在西元前70 年摧毀耶路撒冷猶太神廟時所掠奪的財富。

“當羅馬競技場矗立的時候,羅馬屹立不搖;當羅馬競技場坍塌的時候,羅馬也將搖搖欲墜;當羅馬崩潰的時候,世界也將永無寧日。”這是拜倫勳爵引述英國清教徒的說法,這句話曾出現在一部向比德(8 世紀德高望重的學者)致敬的作品中。1954 年,當裂縫開始出現在羅馬競技場的表面時,許多人認為末日已經不遠了。但我們還在,羅馬競技場還在,而且這座舉辦競技的偉大場館依舊意義非凡。對我們來說,競技並不只是成功、失敗或者比賽的刺激,它們也可以訴說我們的現在、過去或者將來。2004 年雅典奧運會大規模的建設計畫以及北京無與倫比的場館設施是國家走入世界舞臺的象徵,氣勢非凡的開幕式是文化和榮譽的體現,運動員們也在此時熠熠生輝。

2008 年棒球賽季結束時,紐約有兩座體育場永久地關閉了,接下來的賽季開始時,它們被更為現代化的場館取代。揚基體育場關閉時舉行了盛大的紀念儀式,大都會(Mets)的球迷因此抱怨自己的主場謝亞球場沒有得到如此鄭重的告別。然而,謝亞球場不是“魯斯之屋”,不是喬伊· 路易斯戰勝馬克斯· 施梅林、文明對抗希特勒“印歐意識形態”的所在,也不是全國橄欖球聯盟一戰成名的地方。切實地說,揚基體育場代表的不僅僅是揚基隊:它代表了職業運動在美國的興起。拆除揚基體育場的決定曾引發巨大的爭議,不僅因為花費巨大(一部分要攤到紐約納稅人的頭上),還在於場館的歷史地位。讓揚基球迷不是滋味的是,在揚基體育場等待被拆除的時候,競爭對手波士頓紅襪隊卻決定保留芬威公園破敗的主場,而只作簡單修葺(雖然門票漲價了)。

這些故事引出了體育在整個社會中發揮何種作用的核心問題:簡單而言,為什麼人們樂此不疲地投入到這些花費不菲的比賽中,投入到參與者各有百分之五十失敗概率的遊戲堙H最突出的問題是:為什麼時至今日還有那麼多人如此重視體育?在人類歷史長河中,除了如今,過去只有兩個時期出現過這樣的情況,一個是羅馬統治地中海世界的數百年間(西元前1 世紀到西元7 世紀),另一個是西元7 世紀以來的希臘和義大利。

古代競技與當代體育之間有著直接而又特殊的聯繫,這一聯繫來自下麵這三個人:埃萬傑洛斯· 紮帕斯、威廉· 佩尼· 布魯克斯博士和皮埃爾· 德· 顧拜旦男爵。詩人、新聞人士帕納約蒂斯· 索托蘇斯主張恢復古代奧林匹克運動,在這一主張的啟發下,紮帕斯贊助了1856 年雅典舉辦的第一屆“現代”奧運會。這是一項創舉。古代奧林匹克運動的專案——競走、拳擊、摔跤、戰車賽等——已經不再是正規田徑運動的專案。實際上,除了在學校中舉行的競賽(主要是英國學校),板球是這些年唯一有著國際影響的比賽專案。英格蘭人從中世紀起就開始參與這項運動(1661 年人們會因玩板球不去教堂而被拘捕),之後開始輸向英國的殖民地,在那堛O球被極大程度地本地化了,以至於第一屆國際板球比賽實際上是1841 年在美國和加拿大之間舉行的。在希臘之外,唯一一個像索托斯和紮帕斯那樣對這一運動感興趣的人是布魯克斯博士(1809 年生於什羅普郡的馬奇文洛克)。他開創了文洛克奧林匹克班,將一些古代專案和板球及新興的足球運動結合在一起,不僅如此,他還“提倡文洛克鎮以及周邊地區的居民提升自己的道德、體能以及知識水準”。布魯克斯一直是位名副其實的翩翩紳士,在希臘專案的影響之下,他為1859 年第一屆比賽設立了十英鎊作為獎勵資金,還將雅典的運動專案融合到自己在文洛克舉辦的比賽中。

紮帕斯和布魯克斯對體育的態度引發了巨大的爭議,因為他們認為,所有人不論其社會地位如何都應該獲准參與比賽。1859 年布魯克斯那場開放公平的運動會引發的不滿,導致了1866年英國業餘體育俱樂部(ACC)的誕生,這個俱樂部設置規定只有“業餘者和紳士”才能參與到體育之中。這實際上和奧林匹克運動一樣,是“希臘習慣”的復蘇(雖然ACC 的成立者當時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在古典時代,只有古代“紳士”才能參與到體育中,這些紳士期望的是風光受賞,而且當時也沒有英國人所說的“業餘者”這一概念。布魯克斯繼續在國內大無畏地傳播體育面前人人平等的理念,並在1866 年(即紮帕斯去世後第二年)成功地在水晶宮舉行了一系列全國奧林匹克運動會。

1870 年,雅典的一個新的奧林匹克委員會再次舉辦紮帕斯的運動專案,地點選在新的泛雅典娜體育館,該館建在古代希羅德· 阿迪庫斯競技場的舊址之上,工程開銷大多來自紮帕斯的財產。但之後不久,委員會於1875 年決定停止舉辦這些專案,並宣稱只有紳士才有資格參加比賽。1888 年,奧林匹克委員會在雅典國家花園新建成的紮皮翁宮集會,並決定再嘗試一次(這一次同樣也由紮帕斯遺產資助,紮帕斯的頭顱即葬於紮皮翁宮)。在一系列失敗之後,皮埃爾· 德· 顧拜旦開始參與進來。1870 年法國敗在了德國人手堙A德· 顧拜旦希望體育能夠使法國的教育制度更“英國化”,從而達到重振法國士氣的目的。《湯姆求學記》及布魯克斯的奧林匹克運動會激發了他的靈感,但他的社交圈子已經和先驅者的社交圈子大不相同,這些人包括一位美國學者(時為常春藤院校教工委員會的主席)、斯德哥爾摩體操協會的創始人、一位英國貴族、英國業餘體育聯盟的秘書,以及一名德國人、一名捷克人和一名俄國人。德· 顧拜旦的合夥人試圖將教育和體育結合進行,這種做法表明他們也傾向於將參與許可權定在“紳士”手中。正因如此,奧林匹克委員會才堅持參與者必須是“業餘者”。基於錯漏百出的調查,他們甚至堅稱自己正在努力復興的是古代社會的真實情況。

在大量精力和金錢(這是所有工作得以開展的關鍵因素)的推動之下,德· 顧拜旦憑藉自己的社交關係在巴黎成立了一個新的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他的朋友們都極其支持“紳士業餘體育”這一概念。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會第一次會議召開之時,顧拜旦感謝紮帕斯對於這一事業所做出的貢獻,還說服了希臘王儲資助體育運動,並於1896年在雅典舉辦了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會。

從一開始,德· 顧拜旦就做了布魯克斯不願做的事:他編寫的參賽條款體現出他和這個時代的人對於古代希臘“業餘性”這一概念的理解。在美國“鍍金時代”的高峰期,這也許是不可避免的,那時宣導平等等同於社會主義,諸如足球這樣的團體運動被看作工人階級的遊戲,是不應該被紳士們的官方機構核准的事物,紳士們只願意為那些跟他們價值觀相同的人設置獎項。1863 年英格蘭足球聯盟成立了,之後的第三年,業餘體育俱樂部應運而生,這也許並不是偶然。布魯克斯為了推廣工人階級的遊戲而努力,他的做法似乎有點離經叛道,但是,如果不是工人階級遊戲的興起勢如破竹,布魯克斯的做法還會引發這樣強烈的反彈嗎?

像德· 顧拜旦那樣的成功人士也無法控制奧林匹克運動帶來的影響。奧林匹克的“國際性”讓學校運動迅速得到了全國的追捧(例如美式足球,即橄欖球),使“工人階級”的運動發展出了自己的職業聯盟(好比歐洲的足球以及美國的棒球)。也是同樣的“國際性”使得奧林匹克運動變成一些人宣導民族主義的絕佳場所,而這種民族主義是20 世紀產生的最致命的影響。從1956 年到1986 年,奧林匹克成為冷戰兩大陣營——蘇聯集團以及北約成員國——之間的臨時媒介,雙方都希望在運動場上一決高下來證明自己的社會制度更勝一籌。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為什麼體育盛事應該成為國際政治的戰場?為什麼毫無運動天賦的阿道夫· 希特勒妄圖把柏林奧運會變成展示雅利安人種優越性的工具呢?回答這些問題,我們需要再一次回顧當今體育世界和希臘羅馬時期體育世界的共通之處。

問題的答案乍一看似乎特別簡單,這在於關鍵字“athlete”(運動),它在希臘文中寫作athletes,字面上的意思是一個人為了獎項而競爭。不像其他形式的體育活動可以當作消遣,運動是比賽,誰將是當日最終贏家的不確定性將競技體育與其他活動區分開來。在理想世界堙A參賽者要獲得獎項需要揮灑汗水、付出努力、錘煉技巧,甚至可能負傷流血,結果從一開始就必須是不確定的(或者至少應該是形式上的不確定)。事前,觀眾根據自己的判斷猜測哪位選手會勝出,觀眾也可以參與到比賽之中——通常情況下是通過在賽事中下注的方式。對一些人來說,這也許是他們唯一一次公開表達自己真實的想法。只有觀眾認為勝利者實至名歸的時候,他才能夠獲得榮譽。體育作為活動組織者和觀賽人之間持續對話的一種途徑而不斷發展。如果比賽很無聊或者團隊表現欠佳,觀眾完全可以起身走人。

離場的自由是一種自主選擇,也是一項十分重要的自由。在古代社會,當競技比賽開始的時候,真實的自由也遺失殆盡。具體來說,古代社會正是在這樣一個不受貴族勢力影響的地方才孕育出了獨立的競技文化。即使法老有觀賞暴力運動作為消遣的傳統,即使美索不達米亞留有記錄說明體育比賽曾是統治者的娛樂專案,但“運動”的誕生地是希臘,而不是埃及。當競技體育不斷發展,統治者、獨裁者、君主們就會出於各自的目的開始限制競技體育的發展,就像希特勒舉辦柏林奧運會時的做法一樣。但即使在那個時代,最高統治者也必須將場地讓給運動員,甚至是讓給觀眾。希特勒可以拒絕出席偉大的非裔美國籍田徑明星傑西· 歐文斯的頒獎儀式,但是他不能剝奪獎牌。事實上,在參賽之間理論上的平等性、專業性(雖然和當代社會一樣,古代也有一些跨界運動員,但通常並不普遍)、官僚化、詳盡的規則體系以及對於體育歷史的熱情等方面,現代體育和古代體育都有著相通之處。

“體育的對話”一直被三個不同利益群體所推動:能夠贊助體育運動,但彼此暗中較勁的金主(我們暫時稱他們為“所有者”,金主間的彼此制衡是限制他們操控比賽結果的關鍵因素)、運動員和粉絲。因為金主間的互相較勁,所以他們願意贊助那些讓自己臉上有光的比賽專案。為了達到這一目的,他們有時候會讓運動員也嘗嘗甜頭(通常是支付更高的傭金),偶爾也會對粉絲做出讓步,一般情況下是讓運動員嘗試一些新的、不同以往的甚至是危險的活動。這使得粉絲們覺得自己也有話語權,他們對於誰該參加比賽以及運動員應該怎樣比賽的看法也越發強烈。不論運動員意願如何,無論實際情況怎麼樣,運動員永遠不可能只代表他們自己,這一點高爾夫運動員泰格· 伍茲深有體會,因為他的業餘活動的細節就曾經暴露在公眾視野之中。運動員往往也代表粉絲,而且必須呈現出粉絲所重視的特質。這些特質通常指正直、堅韌以及技巧,有時甚至還包括化腐朽為神奇的大無畏精神。

然而,體育的一個關鍵特徵在於,它不僅是比賽本身,而且是作為比賽使得體育場內和場外的人們融為一體,並通過這樣的方式獲得力量(至少能獲得些許力量)的一種形式。正是體育的這一特徵創造並啟動了一種共存感,讓人們覺得自己也是比賽中的一員。然而恰巧也是這些特性激怒了一些人,他們認為體育就是對時間和金錢的巨大浪費,不論出於何種理由,他們都感覺自己與體育絕緣。同樣地,體育能夠把人們團結在一起,也能夠把人們分開,或者說,一個群體會因體育分裂出不同的小團體。羅馬的戰車賽和默劇舞蹈引發過兩方忠實粉絲之間的衝突,就像足球比賽帶來了足球流氓一樣。足球流氓有時將極端的政治觀點和極端的粉絲結合起來,在美國橄欖球比賽中,這些人在一些大學校園周邊的賽後暴亂已經常規化,俄亥俄州的哥倫布市就曾經發生過類似事件。

粉絲們交談著、歡呼著、爭吵著、騷動著。他們眼前的比賽也會受到影響。粉絲們的訴求是推動古代社會不同體育運動向前發展的一股強大動力。在我們開始討論古代社會之前,我們可以先將體育大致分為三類:運動員獨立完成的體育運動(羅馬統治時期女性運動員才開始引人注意,該時期一直延續到西元前1 世紀);運動員需要使用器械的運動(可以是戰車或者是武器);運動員需要融合多種無器械基礎運動或者用特殊方式使用器械的運動。

第三類運動的產生是為了滿足粉絲的需求,以羅馬大競技場戰車賽為原型的“車王爭霸賽”就是其中一種形式。戰車選手被迫與陌生戰馬搭配的比賽(非常危險)以及配置超過四匹戰馬的比賽(極其危險)也屬於這一類別。又比如,羅馬的角鬥士通常使用鈍器進行決鬥,但由於比賽的贊助者屈服於觀賽人氣的壓力,會向王室申請特殊批文,要求他們使用利器進行決鬥。這還不是最糟的,在極少數的情況下,角鬥士還必須參加以生死為代價的決鬥(這需要王室的特殊授權),只要贊助人保證承擔葬禮的費用,角鬥士們就會同意應戰!其中最典型的例子也許就是希臘的“潘克拉辛”了,這是一種集體廝殺遊戲,融合了拳擊和摔跤的成分,也喜歡從這兩項運動的參與者中招募參賽者。某位作家曾指出,拳擊手或者摔跤手所接受的“潘克拉辛”基礎訓練會一直影響他們的職業生涯。其他此類討好粉絲的運動還包括:身穿盔甲的賽跑(沒有哪個正常的運動員會設計這樣一種需要扛著盾牌賽跑的比賽),以及(對我們來說)詭異的“戰車跳躍賽”,在該比賽中參賽者需要在戰車移動的同時,不停地上躥下跳。

要找到願意參加“戰車跳躍賽”“盔甲賽跑”甚至是摔跤的人,都必須先設立一個獎項,一個實實在在的可供選手爭奪的只屬於最終贏家的榮譽。這並不是參加比賽的傭金,而是運動員明知有可能失敗卻仍然要爭取的東西。成功,有時甚至失敗,都會讓他在粉絲的心目中佔有一席之地。運動員和粉絲們都知道,比賽並不局限在比賽當天,它也在續寫著之前戰績的歷史——古代運動員和當代運動員一樣癡迷於自己的成績,粉絲們對此的激情即是佐證。

總而言之,體育的發展方向就是讓比賽更危險,也更昂貴。當日漸高漲的危險係數或者開銷與其他社會價值發生衝突時,相較於加強管控、降低比賽難度或者削減開支的呼聲,社會還是傾向於看到更精彩、更豐富的比賽專案以供消遣。直到諸如作弊、暴亂或者破產等負面消息出現,人們才會開始重視所謂“管理者”的作用。在這個時候,一些監管措施似乎變得可行,但是這一般不會產生長遠的影響。古奧林匹亞保留下來的一部分最古老的資料顯示,當時禁止在摔跤中折傷對手的手指(但收效甚微),此外,降低開銷以及降低角鬥士死亡率的措施是否成功完全取決於羅馬王室監管力度的強弱。只有當觀眾徹底失去興趣,或者管理費用已經不足以支持賽事進行的時候,切實的改變才會出現。

要理解古代競技的歷史,我們必須弄清楚這種為了獎勵而戰的比賽是如何產生的,以及運動員和觀眾是如何改變最初的運動形式以滿足自己的需求的。古代競技的發展無法追溯到具體的歷史時期,但是,通過對比現代社會的體育運動,我們可以發現它是和整個社會的變遷一同變化的,沿著多角度的發展軌跡演變而來。希臘定期舉辦運動員頒獎儀式並不能說明一切,它解釋不了運動員的酬勞,解釋不了職業聯盟產生的原因,解釋不了暴亂出現的理由。但是,第一屆體育盛會的舉辦卻是至關重要的一個轉捩點,它把人們聚集到體育之中,並且讓體育成為生活中重要的組成部分,這也是當今我們所面臨的一些變化最初的根源。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部分書籍附贈配件(如音頻mp3或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出版社提供的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