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藝術設計 藝術理論
 
 
 
 
小顧聊印象派^tn
 作  者: 顧爺
 出版單位: 北京聯合
 出版日期: 2019.10
 進貨日期: 2020/1/9
 ISBN: 9787559637352
 開  本: 16 開    
 定  價: 510
 售  價: 408
  會 員 價: 374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一 前方預警,藝術界超級大IP顧爺/印象派重磅來襲!“小顧藝術宇宙”第三部暌違兩年,整裝出發。仍然是一本正經卻笑料不斷,依然是拋開理論卻言之有物,依然是聚焦傑作卻顛覆想象,依然是能讓你一口氣讀完的……一本書。

?二 從神話到文藝復興,從古典再到印象派。三本書,三部曲,輕鬆搭建一部簡明西洋古典藝術史,打開現代藝術的大門。時至今日,印象派依然是大眾喜歡的畫派。它既不像古典畫那麼古板,也不像當代藝術那樣新潮到讓人看不懂。這個世界出現過印象派,對全人類來說都是一種幸運。

?三 梵高為何自割耳朵?莫奈為何鍾情睡蓮?德加為何迷戀舞女?這究竟是藝術的淪喪還是審美的扭曲,這一次,跟顧爺一起,走出博物館,走近印象派。

?四 希望大家能對印象派有個大概的了解,以後再去印象派畫展,除了偷拍和分享朋友圈,還能談出一些自己的看法,提升一點格調。——顧爺


內容簡介:

改變時代的人,皆由時代造就。

整個時代都在變,藝術怎能一成不變?

1874年,一個名叫莫奈的傢伙登高一呼,他的畫家兄弟們拎起手中畫筆,就跟著他幹革命。從此,印象派出現了!開個玩笑,這又不是水泊梁山,莫奈的那些畫家朋友也不是亡命徒,自然不會“該出手時就出手”。可印象派確實顛覆了過往的一切。戶外寫生,描繪自然,捕捉瞬間,記錄真實。短短十幾年,文藝復興以來風光了四五百年的古典藝術就被這群藝術家親手終結。從此,藝術從“看得懂”變成了“看不懂”。

印象派畫家個個身懷絕技,卻又風格迥異。

他們有著共同的目標:跳出官方沙龍,幹一票大的!

十二年間,八屆畫展。一個個超級ju星在此誕生,一場場精彩好戲在此上演,一百五十年來,有關審美的一切,也從這裡開始……

印象派到底是什麼?它是怎麼形成的?又為何會迅速分崩離析?印象派到底有什麼魔力,以至於在一百多年後的今天,它依然是大眾zui喜歡、zui熟悉的畫派?在這本書裡,顧爺就來聊聊對印象派的“印象”,聊聊這群在一個翻天覆地的時代裡活得多姿多彩的“印象人”。


印象派畫家小傳

?“印象派人力總監”畢沙羅:判斷一個畫家火不火zui簡單粗暴的方法,就是看畢沙羅有沒有模仿他。

?“怪人”莫奈:人們總說莫奈愛畫草堆,愛畫睡蓮,或許他zui愛畫的,是光。

?“奇人”巴齊耶:如果活得夠久,巴齊耶的藝術成就絕不會低於莫奈。可惜,普法戰爭爆發後,身高2米的巴齊耶迅速參加戰鬥,然後迅速陣亡。

?“原始人”高更:幾百年來,第一位離開文明社會活成原始人的畫家。

?“我與父親”馬奈:如果印象派運動是一次大爆炸,馬奈就是導火線。春節放鞭炮,爸爸點煙,兒子放炮。塞尚:“馬奈是所有印象派畫家的爸爸。”

?“胸懷理想的美女”莫裡索:外表溫文爾雅的女神,畫起畫來其實比所有印象派都要野。

?“理想是畫美女胸懷的大師”雷諾阿:如果這世上沒有乳房,我不知道該如何畫畫。

?“打死不承認自己是印象派的真·印象派”德加:德加是變態嗎?這得分從什麼角度看。可是,無論哪個角度看,他似乎都是一個變態。

?“我與父親2.0”塞尚:父親:“孩子,也許你並沒有繪畫天賦。”塞尚:“也許是我太厲害,普通人無法理解,也許我是個天才!”畢加索:“塞尚是我們所有人的爸爸!”

?“瘋子”梵高:我夢見了畫,然後畫下了夢。

?“點王”修拉:別人在我的作品中看到詩意,我卻只能看到科學。

?“大財主,對不起,是超級大財主”卡耶博特:卡爺受到印象派的注意,不僅是因為他過人的繪畫才華與人格魅力,更因為他的……錢。而且,他還巨有錢。


作者簡介:

顧爺,本名顧孟劼,一般文藝青年、藝術愛好者。因在微博上連續發布《小顧聊繪畫》系列長微博一炮而紅。關於藝術,一切的熱情都源於單純的喜愛。非科班出身,更沒有教授頭銜,因此,與其說在談藝術,倒更像是嘻嘻哈哈地在聊天。

現任上海古野文化傳播有限公司CEO,把做藝術、玩廣告、搞視頻和樂此不疲地折騰一切認為有趣的事當作正業,著有《小顧聊繪畫一》《小顧聊繪畫二》《小顧聊神話》《小顧聊繪畫·文藝復興》。


圖書目錄:

?一 序:新寫的老書

?二 什麼是印象派?

?三 睡蓮·莫奈

?四 幸福畫家·雷諾阿

?五 舞女控·德加

?六 萬人迷·馬奈

?七 黑色的眼睛·莫裡索

?八 蘋果男·塞尚

?九 瘋子·梵高

一? 失敗者·高更

一一 “……”·修拉


章節試讀:

一、什麼是印象派?



這兩年,只要是印象派的畫展,可以說開一次火一次。所以,在本書的開篇,我想先占用一點篇幅和各位聊一下究竟什麼是印象派。希望大家在看完這段文字後能對印象派有個大概的了解,以後再去印象派畫展,除了偷拍分享朋友圈外,還能談出一些自己的看法,同時提升一點格調。

我們的故事始於加勒比海上的一個小島——聖托馬斯(Saint Thomas)。這一天,一個名叫畢沙羅(Pissarro)的猶太人來到了小島上。他來自法國,到這個小島是為了繼承剛去世的叔叔留下的生意,在接管叔叔生意的同時,連自己的嬸嬸也一起接管了。

沒過多久,畢沙羅的兒子(兼堂弟)小畢沙羅誕生了……

時間跳到1855年,成年後的畢沙羅來到了巴黎,追逐他的畫家夢。

當時法國流行的畫風可以稱為“在畫室坐不住,背著畫板去寫生畫風”,主要是以巴比松畫派的一群鄉巴佬為代表,他們倡導畫家們去郊外畫鄉村風景。

剛到巴黎的畢沙羅,為了入鄉隨俗,也背起了小畫板,跑到鄉下寫生。如果你上網搜索“什麼是印象派”,相信10篇文章裡有9篇會提到四個字:戶外作畫 (plein air painting)。其實戶外作畫根本就不是印象派發明的,巴比松畫派的藝術家在郊外支畫架的時候,印象派的畫家還在學著怎麼調顏料,這就好像歸國四少和偶像練習生之間的關係。

但是畢沙羅跑到戶外畫畫,其實並不是單純的模仿和跟風。

他有他自己的原因——家裡太吵。

畢沙羅來巴黎發展的時候,隨行人員裡有他的老娘,他同母異父的姐姐(也可以算是姑姑)和她的5個孩子,加上保姆和傭人,一共有5個女人和5個小孩,畢沙羅與他們同住一個屋檐下。

在這種嘈雜的環境下,別說搞創作了,不被作死就不錯了。

所以說,畢沙羅在戶外繪畫很有可能是因為逼不得已。

但是,作為一名畫家,畢沙羅也不可能整天都在森林裡喂蚊子,於是他報了一個繪畫培訓班。

有一天,班上來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小子,留著一臉絡腮鬍,時不時會蹦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而且還會畫一手麼麼嗒漫畫。

這個怪小子迅速引起了畢沙羅的注意,後來才知道他的名字——莫奈(Claude Monet)

巧合的是,莫奈也很喜歡到戶外去畫畫,他到戶外畫畫的原因比畢沙羅還要簡單——窮。

莫奈當時連麵包都買不起,更不用說租畫室了,兩個臭味相投的人可以說是一拍即合。

之後,莫奈又向畢沙羅推薦了也很喜歡在戶外畫畫的雷諾阿。

雷諾阿當時從事的工作是畫瓷器。可千萬別小看這項技能,畫盤子小能手雷諾阿就是靠著這項技能,成功為家人買了一棟房子!

就此,印象派的三個核心人員全部到齊:畫漫畫的莫奈、畫盤子的雷諾阿

,以及來自加勒比海的外來人口畢沙羅。

這裡先插播一段時代背景。

在那個時候想要成為一名畫家,就得按照當時的遊戲規則來玩,那麼規則是誰制定的呢?

拿破崙三世(Napoleon III),當時的當權者拿破崙一世的侄子。

整個遊戲規則是圍繞著他設立的“權威藝術機構”官方藝術沙龍制定的。

基本上,想要成為一個官方認可的畫家,需要經過的流程,且是唯一的流程,是這樣的:通過藝術沙龍的考試——獲得展出的機會——拿到一筆獎金——成為藝術沙龍的一名老師。

然而,莫奈三人遇到的最大問題,恰恰就是無法完成這套流程。

這和現在“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藝考制度差不多,唯一的不同是現代藝考生畢業後還不一定能找到工作。

按你胃(Anyway),三個人意識到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商量來商量去,一拍大腦,得出一個結論——“要不咱自己制定一套規則?”

三個“落榜生”操起手中的畫筆,雄赳赳、氣昂昂打算“鬧革命”!

結果……還就真的成了!

怎麼成的,這是後話,一會兒詳聊。

先聊聊他們當初有沒有預料到這個結果?

我想應該沒有。

而且,這幫“十三點”很有可能在搞之前根本就沒想好!感覺對了,就上了!

為什麼這麼說?

以下是我的觀點。

首先我認為,改變時代的人都是這個時代所造就的。

聽起來有點拗口,其實就是“亂世出梟雄”的意思。

法國皇阿瑪拿破崙三世當權後,開始為巴黎日益增長的人口和住房問題感到頭疼。

19世紀中期,隨著法國工業革命的進行,大量人口涌入巴黎,原先擁擠、髒亂的中世紀街區明顯無法承受如此巨大的負荷,急需新建大量住宅解決居住問題。

於是,拿破崙三世下令對巴黎進行大改造,成千上萬的古代建築和街區就這樣被摧毀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實用衛生的小戶型公寓和寬敞明亮的街道。

今天我們嚮往的許多巴黎小資情調、香榭人文情懷,其實大多都是那時候用來解決基本住房條件的建築,和我們現在那種六層樓的“老公房”差不多一個意思,只不過巴黎那會兒的設計師還留著一絲審美的底線。

那時的巴黎就像現在的“北上廣深”,正經歷著一個蓬勃發展、拆舊蓋新的時代,於是……挖掘機就來了。

整個城市都在變,藝術怎能一成不變?

印象派畫家古斯塔夫•卡耶博特(Gustave Caillebotte)的《巴黎:雨天》畫的就是當時新建過後的巴黎街景。

畫中的林蔭大道就是在巴黎大改造時拓寬的,這在當時應該是一個很時髦的街區,有點像上海的陸家嘴。而卡耶博特的畫法也很新穎,你會發現,畫面右邊有個人被切掉了一半,整個畫面也不是傳統的對稱構圖,顯得很隨意,這讓人想起了當時的一種新技術——照相術。

再看這幅作品,是不是有種“街拍”的感覺?

用最新的技術(照相術)畫最時尚的街區,這就好比帶著VR眼鏡看陸家嘴,這在當時是一種很時髦的表現手法。

在印象派繪畫的內容中,許多都是當時的先進技術和時髦場所,比如莫奈的“復興號超音速列車”(《巴黎聖拉扎爾火車站》)、雷諾阿的“紅磨坊嗨吧電音節”(《紅磨坊街的舞會》)、畢沙羅的“18車道高速公路”(《法蘭西劇院廣場》)、馬奈的“CEO專享會員制高端會所”(《女神遊樂場的酒吧》)、德加的“嫩模夜總……咳咳”(《舞台上的芭蕾彩排》)。

所以,印象派的這批怪咖說白了就是趕上了好時候。回過頭想想,這也正是為什麼今天會有那麼多朋友願意在這兒看我瞎掰的原因吧,要放20年前,誰有心思理我啊?

言歸正傳,印象派究竟搞了些什麼呢?

印象派一共搞了8次展覽,8次改變世界的展覽。

在聊這8次展覽之前,我先來介紹一下印象派的三大神器。

這三樣東西在今天看來是沒什麼稀奇的,但在那時絕對是“高科技產品”,它們分別是:顏料管、隨身攜帶畫架、扁頭筆刷。

這三樣神器是為了一個目的:戶外寫生。

先說前兩樣神器:試想一下,如果沒有顏料管和便攜式畫架,“印象咖”出門寫生會是個什麼情況——一隻手拎著幾桶顏料,另一隻手拿著畫架,背上還得背一塊畫布,如果只是去家裡附近寫生那倒還好,但通常這幫人都是哪裡遠往哪裡跑,從來不走尋常路。

舉個例子,莫奈畫過一幅《大岩門》,也就是法國的象鼻山,這幅畫是他爬到對面一座山的山洞裡面畫的,而且還有一點值得注意:那個年代是沒有運動衫和登山鞋的,當時的城裡人即使爬山也是西裝筆挺的。有了這兩樣神器,那就真的意味著,任何時候都能來一次說走就走的寫生。

接下來,也是最重要的一樣神器:扁頭筆刷。

在扁頭筆刷發明之前,只有圓頭筆刷。倒也並不是說它不太好用,只是它不太適合印象派。用圓頭筆刷,畫大範圍時用粗的,精細時用細的。而一支扁頭筆刷可以同時畫出大色塊和流暢的線條,這大大提高了畫圖時的效率。要知道,印象派最大的特點就是拼速度,和時間賽跑。如果你在太陽下山前,或者光線改變前畫不完,那就只能明天同一時間不見不散了。

有了這樣的新式武器,才能誕生這樣的作品。

就這樣,印象派的三大核心成員決定脫離體制,自行“創業”。

嘉布遣大道35號,這個地方是莫奈的一個攝影師朋友納達爾的工作室,也是印象派舉辦第一次展覽的地方。

這次展覽有一個很拗口的名字叫做“無名畫家、雕刻家、版畫家協會展”。有的朋友可能會問:直接叫它第一屆印象派大展不就好了?

其實,“印象派”(Impressionism)這個稱呼是在這次大展之後才正式出現的,至於為什麼要取印象派這個名字,我在後面還會詳聊,這裡就先賣一個關子。

按你胃(Anyway),辦畫展光靠三個人肯定是不夠的,三大核心成員也一早就分頭髮展起了各自的團隊。

先說莫奈和雷諾阿這邊,他們一上來就找到一朵奇葩——巴齊耶(Jean Frederic Bazille)。

這小子從身材到家世都很奇特。

第一,他身高2米!

第二,這小子家裡還很有錢!

他是法國一個大酒莊的少東家,認識沒多久後,“窮逼”莫奈就和巴少成為了好朋友。由於請不起模特,巴齊耶還經常充當莫奈筆下的模特。

有一次,莫奈在意外中弄斷了腿,學過醫的巴齊耶就為他搭制了一個簡易的醫療裝置,並畫下了這幕場景,這幅親密的作品也被看作是兩位畫家友誼的象徵。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巴齊耶基本上就成了莫奈的長期飯票。

可惜,好景不長。

1870年,普法戰爭爆發,巴齊耶迅速參加戰鬥,然後迅速陣亡。

有些人是真的不適合當兵,想想巴少這種身材,要蹲進戰壕都有點困難,到了戰場上就等於是給對方狙擊手練手感的移動活靶子。

據說,在巴齊耶的葬禮上,莫奈是哭得最傷心的一個。

莫奈和雷諾阿這哥倆實在不擅長拉幫結派,發展來發展去都是些配角,好不容易找來個牛人,還被普魯士狙擊手爆頭了。相比他們的搭檔“老畢”,他倆簡直弱爆了!

我們來看看“人力資源總監”畢沙羅的成績。

1.蘋果男·塞尚(Paul Cezanne)

塞尚的作品和他的人一樣奇怪,剛加入印象派時,他只不過是一個不合群的怪人,隨著時間的推移,年齡的增長,塞尚逐漸成長為一個超級不合群的怪胎。雖然如此,塞尚始終把畢沙羅當作是自己的老師。

2.打死不承認自己是印象派的印象派·德加(Edgar Degas)

德加加入印象派的動機非常單純——錢。雖然他生於一個富裕的銀行世家,一開始學藝術也純為興趣完全不需要考慮生計。但後來他的老爸去世了,家道中落,德加只能靠變賣自己的財產為家族還債。

畢沙羅看準了這個機會,向缺錢的德加伸出橄欖枝。

德加在當時的法國畫壇已經小有名氣,他的加入間接或直接導致了另一個人的加入。

3.美女畫家·莫裡索(Berthe Morisot)

她加入的原因可能就真的是為了理想。她不缺錢,而且在加入之前就已經獲得了官方藝術沙龍的認可。

所以說,她來印象派,其實就是ZUO(作)。

莫裡索不光帶來了ZUO死的精神,還帶來了一個超級大明星。

4、超級大明星·馬奈(Edouard Manet)

馬奈雖然從未參加過印象派任何一次畫展,但卻一直在精神上支持他們。

這就好比你籌備一個活動,請來周傑倫為你站台,接下來那些一二三線明星就會像大閘蟹一樣一串串跟上,這就是所謂的明星效應。

在吸引到足夠的眼球之後,宣傳委員畢沙羅便開始著力於發展年輕力量。

5、大財主,對不起,是超級大財主·卡耶博特(Gustave Caillebotte)

卡耶博特會受到印象派的注意,絕不僅僅是因為他過人的繪畫才華或者人格魅力,更是因為他的……錢。

而且,他還巨有錢。

他不僅資助了印象派的展覽,還通過購買莫奈、雷諾阿、畢沙羅的作品來養活這些“窮逼”朋友們。

6、背包客·高更(Paul Gauguin)

高更原來是個股票經紀人,由於是高收入人群,還買了不少印象派作品。後來,他一拍腦袋,乾脆自己做個全職畫家吧,一下子從甲方爸爸變成了苦逼的乙方。

在畢沙羅的推薦下,高更參加了第四次印象派大展,並且還出席了餘下的全部四次展覽。這個出勤率是什麼概念呢?印象派扛把子莫奈一共也就參加了五次,和他持平。

7、點王·修拉(Georges Seurat)

“又”是在畢沙羅的推薦下,修拉作為剛出道的新人蔘加了第八次印象派大展。沒想到,他的參展作品《大碗島的星期天下午》搶走了所有前輩的風頭,一炮而紅。在這次展覽上,他的點彩畫法還吸引了一個剛來巴黎沒多久的紅發小子的注意,他就是後來家喻戶曉的梵高。

8、紅發小子·梵高(Vincent van Gogh)

1886年,剛學畫六年的梵高來到法國巴黎,剛好趕上參觀了第八次印象派大展。在畫展上,梵高接觸到了許多印象派畫家的作品,並對他的繪畫創作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不過,這次老好人畢沙羅並沒推薦他參加下一屆的印象派展覽,因為印象派大展一共就開了八次,沒有下一屆了!在幾年後,梵高精神病發,畢沙羅倒是給他推薦了一個療養的地方——奧維爾小鎮。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那裡也成了這位孤獨畫家命運的最後一站。

畢沙羅在印象派不能算是最有才華的一個,但絕對是最受歡迎的一個。他就像太陽,能把整個星系的行星聚攏在一起。他們個個身懷絕技,卻又風格迥異。他們有著一個共同的目標——跳出沙龍,幹一票大的!

在畢沙羅的組織下,印象派一口氣搞了八屆畫展。

這八屆畫展就是一個巨大的舞台,一個個超級巨星即將在這裡誕生,一場場好戲,即將在這裡上演。


圖片預覽: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至2018年起,因中國大陸環保政策,部分書籍配件以QR CODE取代光盤音頻mp3或dvd,已無提供實體光盤。如需使用學習配件,請掃描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