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文學小說 外國文學 歐洲文學
 
 
 
 
 
莎士比亞的九種人生
 作  者: (英)格雷姆•霍德尼斯
 出版單位: 黑龍江教育
 出版日期: 2018.01
 進貨日期: 2018/6/11
 ISBN: 9787531696131
 開  本: 16 開    
 定  價: 443
 售  價: 354
  會 員 價 : 325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現存六個莎士比亞真筆簽名,為何拼寫不盡相同?

他在“丟失的年月”堙A到底去做了些什麼?

《哈姆雷特》與莎士比亞的兒子哈姆尼特,有哪些關聯?

《十四行詩》中的黑夫人,究竟指的是誰?

……

關於這些封存了400年的謎團,本書將為您一一揭曉。


內容簡介:

本書將敘事體和傳記體相結合,以歷史資訊為基礎,以一種全新的評論方法,重新拼出一套莎士比亞的人生和作品的概貌。本書共分為九個章節,每個章節都以“事實”“傳說”“推測”三個角度來再現莎士比亞一生中所扮演的不同角色,包括“作家莎士比亞”“商人莎士比亞”“演員莎士比亞”“天主教徒莎士比亞”“戀愛中的莎士比亞”等。此外,本書還包括與莎士比亞的不同身份相對應的九個“故事”或“回憶錄”,用虛構的方式“還原”了莎士比亞真實的人生。


作者簡介:

格雷姆·霍德尼斯(Graham Holderness),赫特福德大學英語教授,有創造力的作家、小說家和詩人,著有很多關於近現代文學、現代文學和喜劇的研究文章。


圖書目錄:

前言
人生之一 作家莎士比亞
人生之二 演員莎士比亞
人生之三 屠夫的兒子莎士比亞
人生之四 商人莎士比亞
人生之五 戀愛中的莎士比亞:“夫君,我來了”
人生之六 戀愛中的莎士比亞:“俊友”
人生之七 戀愛中的莎士比亞:“女惡鬼”
人生之八 天主教徒莎士比亞
人生之九 莎士比亞的臉:“心靈的構造”


章節試讀:

故事:莎士比亞戒指歷險記
關於莎士比亞愛情生活的證據很少,給猜測、傳聞留下了極大的虛構空間。在以下兩個章節中,莎士比亞直接被勾畫成同性戀者。故事脫離通常的歷史傳記中的背景,通過類比及滑稽的模仿,間接地刻畫了莎士比亞的愛情人生。故事“莎士比亞戒指歷險記”,模仿了阿瑟·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探案全集》中的一個故事:“巴斯克維爾的獵犬”。故事對哈維先生的大衣所進行的鑒定分析,仿效了《福爾摩斯》中莫蒂默醫生的法醫分析方法。因此,這中間會有著名的小說偵探的分析方法與文學傳記作家分析的對比,這些我都留給對此極有興趣的讀者去發現、甄別。在偵探小說故事堙A福爾摩斯常引用莎士比亞的經典名句,其中,他最喜歡引用的名句是—“好戲登場了。”這句話出自《亨利五世》;在“空房子的歷險”這個故事堙A我們也可以看到,福爾摩斯引用了莎翁戲劇《暴風雨》(比如“通風的情話”)和《奧賽羅》(比如“我們的生涯是斷送了”)。這些引語在“莎士比亞戒指歷險記”堙A也都可見到。這堻怢膃雪N義的是,根據我的構思意圖,在這個故事中,福爾摩斯還從喜劇《第十二夜》中摘錄了一句名言,並說道:“正如那部老戲婸﹛弗﹞H的相聚便是路程的盡頭’”。同時,我們還以奧斯卡·王爾德作為小說人物,出現在“莎士比亞戒指歷險記”中。他在故事中的人物對話都是從他自己的文學作品,還有接受審判時他的一番肺腑之言中摘錄的。然而,王爾德在這媢鵅m十四行詩》所持的觀點並不如生活中的奧斯卡·王爾德在他聞名遐邇的大作《W.H.先生的肖像》中那般深思熟慮。故事中的一些描寫模仿了王爾德的小說《道連·格雷的畫像》,還有一些引語來自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
夏洛克·福爾摩斯先生早上一般起得很晚,這些天,他更是徹夜難眠。然而,今天早上,當我走進倫敦貝克大街我們同租的那套公寓的精美餐廳時,發現他已經準時坐在餐桌前了。顯然,好奇心促使他早起,他一直在琢磨一件舊的晚披風;我到時,他已把披風掛在房子中間的燈具架上,想利用早晨從窗外射進來的強烈的陽光仔細尋找線索。
“嗯,華生,你有什麼線索嗎?”
“除了留在這堛熙o件披風,沒有其他任何線索。我想這一定是昨天晚上我們看歌劇時,來訪的那位客人遺留在這堛滿A他大約等了有一個小時,然後離去,就這些。不過,他留下了披風,卻沒有留名片,因此,對他或他和你的生意關係,我們一無所知。不過,如果沒有其他什麼別的原因,他一定還會回來取他的衣服的。”
“但是,從這件披風上,難道得不到一點主人的資訊嗎?很不幸,我們錯過了他,到現在,我們連他來這兒幹什麼都不知道。這件無意識中留給我們的紀念品,成了我們手中最重要的線索。現在,你仔細檢查一下這件衣服,看看能不能重新勾畫一下這個人的模樣。”
受福爾摩斯好奇心的感染,我也來了興致,仔細觀察起這件披風來。這是一件沒有什麼特徵的普通衣服,深色的布料,老掉牙的式樣,有些地方已穿得很舊了。不過,從紅色絲綢內襯來看,這件披風和它的主人也曾有過風光無限的過去。披肩套袖的外延處沾著點點斑跡,面料已經褪色,顯得陳舊。褶邊周圍有許多幹泥點,結成了棕黃色的硬殼,除此之外,這件披風看起來打理得不錯,兩肩部分看上去也時常刷洗。
這件衣服最令人感興趣的地方是它的扣子,連接領口的一條簡潔的鏈條上,有枚精巧奇異的徽章或者胸針,看上去像是盾形紋章。紋章上有個盾形圖案,中間交叉著一把長矛,它的上面是一只獵鷹,舉著另一把長矛,下麵的橫幅寫著一句箴言:“並非無權。”
“我想,”我儘量用我這位朋友的觀察方法說,“我們這位拜訪者是位長者,出身於貴族家庭,但現已落魄。他曾經錦衣玉食,但是現已淪落低微:也許是由於和家庭鬧翻,或者是什麼醜聞,迫使他告別了原來榮華富貴的生活。只有一位老用人照顧著他。我想,他住在貧困破舊的倫敦東區,從那兒一路走到這兒的。他性格孤僻,不善社交,生性有點心不在焉。至於他為什麼找你,我只能瞎猜猜,這點從這件披風上看不出什麼。我們只有等著他回來給我們一些啟示了。”
“告訴我,你是如何得出這些結論的。”
由於福爾摩斯對我的法醫分析能力表現出欣賞,我便繼續說道:“這件披風做工極好,當時一定是很昂貴的。不過現在看來,它已過時,他一直穿到今天,說明它的主人今不如昔了。這扣子上的盾形紋章,我猜測是表示貴族權利或頭銜的飾章。他也許是顯赫家族埵閉蛪磽a位的貴族後裔,或許是家中的小弟弟,繼承了紋章頭銜而非金錢財產。”
“嗯,繼續。”
“從褶邊周圍的幹泥點來看,我推斷他是從城市衛生惡劣的地域,經過那些未被清掃、佈滿灰塵的街巷一路走來的。我想,他付不起計程車錢,而且從這件過時而老舊的披風上,也可以推斷出他此時已貧困落魄,身無分文。可他沒有留下任何有關他的身份的痕跡;像他這樣的人如此精心設計,不留姓名,必然另有隱情,不過,如果他一貫做事心不在焉的話,他也可能是在離開時,忘了帶走自己的衣服了。”
“很棒!華生,你分析得很棒!有你這麼一個靈敏又優秀的學生,我真感榮幸。我必須承認,你的分析幫了我大忙。”
他從未如此讚揚過我,我不得不說,他的讚美之詞讓我極為興奮,以前,他對我在言語間表現出的羡慕之意都視若不見,讓我感到有點受傷害。現在,我能將從他那兒學到的方法運用到實際案例中並得到他的認可,這實在讓我感到自豪。此時,他又轉回去,仔細觀察著這件披風。他先看了幾分鐘後,又用凸透鏡從上到下看了一遍。
“有意思,儘管是些基本的線索,”他說著,回到他喜歡的沙發的角落。“但基於此,我們可以推出其他幾條線索。”
“有什麼地方,我沒有注意到嗎?”我帶著點自負地問道。“我相信,我沒有忽略什麼線索。”
“我親愛的華生,你大部分的結論都是錯的。但是,你錯誤的結論卻引導我走進了真相。這位男士的確是徒步而來,也不富有。除此之外,你對他描述的所有特徵都不正確。”
我聽了後,有點灰心喪氣,但再次定位自己柏拉圖的習慣立場,面對著我那蘇格拉底老師的福爾摩斯,開始聆聽和記錄,而不再提出見解、運用智慧。
“那麼,讓我聽聽您的分析吧,福爾摩斯。”
“自然,我親愛的朋友。這件披風的確老舊而過時,但一開始它並不是從薩維爾街男士頂級西服店買的新裝。你仔細看看它的領子,堶惘麻_了的縫線,縫進去的名字或者是字母,已被拆掉,所以這件衣服是在二手店媔R的。”
我仔細看了看襯堙A的確如此。
“這件披風顯然被打理得很好,但不是被他的用人打理的。如果你好好觀察,會發現它兩肩上的細毛。毛刷從不同的方向反復拉拽著,而一位受過訓練的用人會從一個方向來刷,由此看來,是他自己刷的。再者,一位像樣的用人必定會把披肩套袖外的斑跡去掉。看看這兒,華生,戴上你的眼鏡。墨水斑跡,還有蠟燭滴上去的痕跡,證明這衣服的主人是位作家,在一個冰冷的房間堙A借著燭光寫作,披著披風禦寒。一位兢兢業業的學者,也是位窮學者。”
“那麼,這些泥點是怎麼回事?”
“這些不是東部倫敦帶來的泥點,華生,不是如你所說在懷特查佩爾未清理過的路面上粘上的污泥。倫敦的泥土只要粗略鑒定一下就能認出,因為它含有倫敦特有的成分:倫敦街頭的泥土、沙子,磚頭上的灰塵、煤煙,還有到處亂撒著的稻草和馬糞,再加上人糞、狗糞。而這件衣服上的泥土是田野堛滲簡b土壤,我們這位客人衣袍上的泥土就是這些泥巴,因為他來自農村。從這土的顏色來看,像是英國中部,比如沃塈J郡鄉村的泥土。”
“你真的敢這麼確定嗎?”我狐疑地問道,懷疑我的朋友是不是在和我開玩笑。
“如果是這樣,其他兩個線索就可以引導我作出結論了。一個是那個別針扣。這並非是哪位在世的貴族家族的紋章,而是一個傑出的人的家族徽章,一個你聲稱熟悉的人。難道你從未見過嗎?”
“看起來有點熟悉,不過在這方面我可不是行家。”
“很顯然。”
福爾摩斯一邊諷刺地說,一邊走到他身後圖書室的一排書架前,從上面取下一本綠色皮制封面的書,拿到我面前,指著封皮上鑲在金色葉子上的盾形徽章給我看。
“為什麼它們一模一樣!”我驚訝地叫了一聲,“可這是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一卷啊!”
“這一點好像在你觀察時忽略了。這盾形徽章是紋章院在1596年頒發給莎士比亞家族的。我們相信這位客人不會是復活的莎士比亞,不會斷言他是莎翁作品的原創作者,而這紋章只能說明他對莎士比亞的興趣。無論怎樣,我們的好奇很快便會有答案,再過5分鐘,他就會出現在門口了。”
“這只是你的猜測嗎?”
“我說‘絕不會錯的’,華生,你注意到沒有,昨天我們離開劇院時,是下著雨的?我們這位客人不可能在雨中走得太遠,不管怎樣,他會回來拿他的披風的。我懷疑他是不是真的心不在焉,為了不被打擾,專心研究,學者們通常假裝這樣。他就住在附近,許多小旅館7點就開始用早餐了,我們給他半個小時的時間吃早點,很快他就會到這堥茪F。在他來之前,我們再歸納一下對他的認識。我們知道,他是個作家。如果他是大學的學者,在天寒地凍的冬天寫作時,他應該可以付得起炭火錢。或者他是對寫作懷有激情的業餘作家,一生都在學習、寫作。總之,我相信,我們很快就會發現,我們這位朋友來自伯明翰大學,是一位致力於研究莎士比亞的退休的副教授。”
“就是因為他身上帶著的沃塈J郡泥土?”
我問道,覺得這個結論過於牽強,同時認為,福爾摩斯對我所做的推斷的否定沒有道理。
“一部分吧。”福爾摩斯點了根煙,很冷靜地說。“泥土,還有與莎士比亞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沃塈J郡。如果你翻開他的口袋,你會發現有一張皺巴巴的火車票,表明這位來訪者乘坐的是昨天從伯明翰出發的火車。”
我還沒有來得及對這種過於揚揚自得的推測表示反對,正如福爾摩斯預料的,門鈴響了。
“看,命運中那戲劇性的一幕來了,華生,當你聽到這踏上樓梯的腳步聲,無論是好事還是壞事,反正那腳步正走進你的生活。”
這時,哈德遜太太領進一個小個子男人,身著花呢套裝,裝束得體。看上去,他比我們想像得年輕。他的頭髮剪得異常的短,下巴刮得很乾淨,他的上嘴唇被濃厚的鬍鬚覆蓋著。他鎮定、自信地看著我們。他伸出小手,與準備跟他打招呼的福爾摩斯握手,並禮貌地向我鞠躬。
“很抱歉,昨天晚上我來探訪,沒有見到你,福爾摩斯先生。”話中帶著一絲英格蘭中部地區的口音,他坐了下來。“我本不想打擾你,不過我非常需要你的幫助,因為這個案件符合公眾的利益。我沒有太多的錢可以付給你。”
福爾摩斯揮了揮手,沒有在意他的道歉。
“如果這個案件有意思,付多少都可以。”
小個子男人邊介紹自己,邊用他閃爍的目光打量著房間,注意到掛在燈架上的那件披風以及放在桌子上的《十四行詩》。
“我看到了,你實際上已經開始進行案情分析了。我的名字是威廉·哈維。”
“W.H.先生?”
福爾摩斯平靜地說道,同時指著桌上的那本書。
“偶然的巧合。”
客人微笑地回答。
“我是斯特拉特福文法學校的老師,現在已經退休了,正在專心致志地研究莎士比亞。”
“啊,那真糟糕,真糟糕。”福爾摩斯嘟囔著。
“為什麼糟糕?”
“沒什麼,沒什麼。你給的資訊攪亂了我們的一些推論。上帝保佑,希望接下來的資訊能吻合。”
“我是莎士比亞出生地基金會成員,負責在埃文河畔的斯特拉特福展出莎士比亞文物的收集工作。一周前,發生了一場盜竊案,我來你這奡M求幫助,希望你暗中幫我們偵破這個案子。”
他從西裝堶悸漱f袋堭ルX一張《沃塈J郡先驅報》遞給福爾摩斯,指出他在頁面上標出的一篇文章:
非法闖入莎士比亞出生地的作案被擊敗
由於我市薩德勒警長的警覺,在亨利街莎士比亞的出生地防止了一起偷盜案的發生,避免了莎翁重要文物的損失。薩德勒警長晚上巡邏時,注意到鎖著的空房子埵雪L弱的亮光,於是走近探查。他繞房子轉了一圈,聽到房子後面有聲音,這時他發現,罪犯正向花園逃去,準備穿過田地。他緊追不放,但在黑暗的掩映下,罪犯還是逃走了。他回過頭來看到,房子的後門被撬開,便警覺起來。最後,對房內物件一一檢查之後,沒有發現丟失任何東西。這說明由於警長的出現,才阻止了他們的偷盜。目前被破壞的後門正在維修,期間停止遊人參觀。
“有意思,”福爾摩斯說著,把報紙扔在桌子上,“但這不是全部的事實。你不會大老遠來這堙A僅僅讓我對發生在小鎮的未得手的盜竊案產生興趣吧?‘重要文物避免損失’‘沒有任何東西丟失’,我在市警察局可敬的同僚們,肯定會處理好後門損壞引發的一切後果的。”
“當然,你是對的,先生,報紙上的報導並不準確,堶惘釭F西被偷了。”
福爾摩斯坐在椅子上,身子向前傾了傾,露出極為感興趣的神情。“繼續。”他說。
“你明白,任何對這起犯罪的調查都必須保密。”
“我已經猜到,你來告訴我所有資訊,就是想對媒體保密,或許也不想將此事讓警察局知道。”
“沒錯,先生。我只把這個秘密告訴你,在這世上只有兩個人,哦,對不起,還有你,華生先生,我們三個人知道這件事,當然,除了這個賊和他的同夥以外。”
“我們會給你保密的,先生。”福爾摩斯說:“請繼續講。”
哈維先生慢慢地從他的口袋堮野X一個綠色的摩洛哥皮制首飾盒,打開放到桌子上。堶惇O一枚帶著印章的金戒指,一看便知是古董。表面上有個倒置的字母W.S.,字母被一串流蘇圍起來裝飾著,上面的連接中,有一個心形的形狀。
“莎士比亞的戒指。”福爾摩斯喃喃道。
“你知道這個?”我問道,對我這位朋友這方面知識的涉獵很是驚訝。
“是的,一些年前人們都在談論這件事。這已被交到莎士比亞出生地,永久珍藏以供展覽,這麼說,這枚戒指沒有丟?”
“不,它丟了,福爾摩斯先生。現在你手上拿著的這枚是仿真複製品。盜竊者用它替換了真品。”
福爾摩斯用他的放大鏡從不同的角度仔細觀察著這枚戒指。“複製品?”他若有所思地說,“你怎麼知道?”
“因為原件的堶惘野y銘文,而這個,你看,什麼都沒有。這枚戒指放在展示盒堙A盒子被這金屬箍占滿,所以堶悸漯F西就不容易被看見。”
福爾摩斯小心地將戒指放回盒子。“所以,你想找回那枚真的戒指?”
“是的,”哈維說,“我不在乎罪犯是否會繩之以法,我就是想把戒指找回來,但是我希望這一切都能在秘密中進行。莎士比亞的戒指應該放回莎翁家宅,那間他出生的屋子堙C”
福爾摩斯抬起頭來,目光從戒指轉到這位客人身上,冷靜地,甚至是有些令人尷尬地直視他。“那句銘文是什麼?”他問道。
“念著我。”
福爾摩斯點了點頭。“念著我。”他突然看著我,臉上的神情是我從未見過的,交織著好奇、恐懼和擔憂,他問我:“你覺得我們應該接這個案子嗎,華生?”
我不知所措,他從未問過我這樣的問題。“這自然是件複雜而有趣的案件。解決它也是,像某人所說,為了公眾的利益。”
“可是誰知道最後的真相會是什麼呢?”福爾摩斯輕聲說,幾乎是在自言自語。
“念著我。”然後,他以慣有的雷厲風行的風格說道:“我接這個案子了,這枚戒指留在我這堙A行嗎?還有這張報紙?案子結束後,這兩樣東西都會完璧歸趙。明天,我們會和你一起去斯特拉特福,如果方便的話,去勘察犯罪現場,尋找線索。”
“謝謝你,福爾摩斯先生。我們非常信任您的辦案能力。”哈維站起來,將要離開,此時,福爾摩斯正忙著將那件披風拿下來。當這個小個子男人快走到門口時,福爾摩斯突然說,“你走前,我有個問題想問你,員警常巡查街道嗎?”
“是的,每天晚上的同一個時間。”
“謝謝!”福爾摩斯說道,“真有意思。”然而,當哈維的手剛要碰到門把時,福爾摩斯突然又問:“那你為什麼要打開展示櫥櫃呢?”
這位客人有一絲,幾乎是覺察不到的猶豫,答道,“這枚戒指是陳列物品中最具有價值的,它很容易被拿走或藏匿。我想這很可能就是竊賊要偷的。”
“謝謝你,哈維先生。到現在為止,這就是我想問的,我們明天在斯特拉特福見。”
我送哈維先生下樓,在門口,他轉過身對我說話。他看著地板,似乎有點窘迫。
“華生先生,聽說你的朋友有著近乎超人的本領,是嗎?”
“這樣形容他,毫不誇張。”
“那麼,你和我一樣,是一個能幹的人,沒有任何非凡的天賦。是這樣嗎?”
“為什麼這麼問?不過,是的。”我興趣盎然地說著,“這是一個公平的評估。”
“那你對你這位朋友無比欽佩,對嗎?”
奇怪的是,我被這位小個子男人好奇的課堂式提問弄得有點心神不寧。“就是到天涯海角,我也會一直跟隨他。”我鄭重其事地說。
“謝謝你!”哈維終於抬起了頭,看著我說,“這就是我希望知道的。”
在上樓時,我聽到客廳的門關上了。
福爾摩斯依然坐在沙發上,琢磨著報紙和戒指。“到這兒來,華生,過來。”他搓著雙手說,“今天早上,我敢更恰當地說,‘這個遊戲已經開始了。’”
“那麼,我們早上去斯特拉特福?”我問道。
“不,華生。你去斯特拉特福,對現場進行法醫檢測。我相信在那兒沒有什麼可發現的,但是我們不能放過哪怕是一丁點的線索。我會在倫敦,我肯定,無論是戒指還是賊,都在這堙C今天剩下的時間,我親愛的朋友,請快點準備你的行程吧。我腦子埵陬L數個假設,我得去驗證了,就不陪著你了。我們晚飯時再討論一下各自的看法。”
“好吧,華生,”那天晚上,福爾摩斯問我:“到現在為止,你發現了什麼?”
“這個竊賊很聰明,偷竊行為非常狡猾。罪犯事先準備了一枚複製的戒指,毫無疑問是廉價的紀念品,以此偷換了那件真品。當時,他可能還想順帶偷點其他物品,但因被巡查的警官察覺,沒有繼續。他已經聯繫好了黑貨市場的同夥,打算將戒指估價。顯然,他希望戒指的消失不會引起注意,至少在一段時間堙A直到此案的關注度慢慢變冷。”
“分析得頭頭是道,華生。”福爾摩斯說。“你在正確的軌道上。只不過,這不僅僅是一個狡猾的地方盜賊實施的詭計多端的盜竊案,絕不是。”
“那麼,你是怎麼想的?”我問道,他對我這顯而易見的解釋不滿意,讓我深感困惑。
“我們現在來回想一下這個案件吧。我們手中有三個線索:戒指,報紙上的這篇報導,還有哈維先生的故事。”
“都是確鑿的證據,都很連貫,也能相互印證。”
“不,華生,這三個線索都有偽造的地方。當然,戒指是仿品,我們知道的。可是,這報紙上的報導掩蓋了一些事實,我們的客人講的故事至少一部分是謊言。”
“你在和我開玩笑吧?說說,你有什麼證據?”
“首先,這枚戒指並非一枚便宜的戒指,放到那堿O為分散人們的注意力,等到什麼人——比如說清潔工——湊上去仔細看才發現。我帶著它去訪問了專業珠寶商:這是由一位極有才華的首飾藝人用純金打制的。複製這枚戒指所花的錢,遠遠超過它的真品在黑市能賣出的價格。這枚戒指沒有丟失前,一定有人仔細研究過它的製作,以便讓金匠按照原樣完美複製。如果不是我們這位朋友輕易地看出,從外面看,是不易發現戒指堥S有銘文的,那麼,這個計謀就成功了。第二,是關於報紙上這篇戒指被竊的報導。哪個竊賊會在盡責的員警日常巡邏的時間出來偷竊?哪個竊賊又會冒著引起整街人警覺的危險,在燈光下偷竊?如被發現,他會到哪里寄放這人人都認識的偷盜品?不,《沃塈J郡先驅報》的記者似乎輕易就相信了這些難以置信的描述。最後是我們這位客人。他告訴我們的所有的事情經過都是真實的,但對於一件重要的事情,他卻隱瞞了。”
“那是……?”
“當得知這堻Q盜時,他就知道竊賊的目的就是換這枚戒指了。於是他立刻檢查了一下,儘管展示盒沒有被動過的痕跡,戒指看上去也在其位,但是他心知肚明,真的戒指已經丟了。”
“那麼,你從這一切中得出了什麼結論呢?”
“在這個階段,一切都沒有。這枚戒指的意義超過了它的商業價值。有人渴望得到它,於是付錢找了專業的竊賊,通過這樣的方式得到了它,並使作案現場看起來像是一次沒有成功的盜竊。支付這樣的盜竊費用是昂貴的:遠超過這枚戒指本身的價格。誰會買這麼有名的被盜珠寶?不,華生,一定有比我們眼前看到的這些事實更重要的東西。”
“你打算怎麼做?”
“去斯特拉特福,把這枚戒指還給哈維。告訴他,為了不讓公眾察覺,把它放回展示盒堙C然後去勘察偷盜現場。我想知道罪犯是怎樣找到入口的,怎樣拿到戒指的,然後又是怎樣逃離的。你去和哈維再聊聊,盡可能地把你們談話內容的點點滴滴都記錄下來。”
“那麼,你……?”
“我這兒還有幾個線索要調查,我們今晚就到這塈a,明天將是忙碌的一天,再見!”
我按照福爾摩斯的吩咐做了,然後乘火車去了伯明翰,中午到達斯特拉特福。我和哈維在福爾肯吃了午飯,下午在亨利街出生地勘察了犯罪現場。我發現後門已被撬開,竊賊就是從這媔i去,也是從這堸k跑的。我查了一下竊賊逃走的這條小路,發現有兩個截然不同的腳印:一個是巡邏警長的靴子留下的,另一個小一點的腳印是竊賊的。很顯然,他趁著黑夜很輕鬆地就穿過田野逃脫了,正如福爾摩斯認定的那樣,他在逃到倫敦之前,也許就藏在附近的穀倉或草垛堙C房間堥S有被動過的痕跡。我仔細檢查了展示櫃,玻璃櫃的頂部似乎牢固地連接在結實的木底座上。但從它的底部看,發現很容易就可以用杠杆撬動面板,將堶悸漯F西拿走。
哈維住在離出生地不遠的一個漂亮的小屋堙A在那堙A我們又聊了一會兒。顯然,他是一個單身漢,他唯一的僕人是一個面孔稚氣、體格健壯的年輕人,他招呼著我。和前一天與福爾摩斯的會面比,哈維這次似乎對我存有更多的戒備,儘管我的出現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威脅。他重申著是他首先發現這枚戒指的丟失,強調戒指是多麼珍貴以及追回它的重要性。想起福爾摩斯說的話,我對戒指非同尋常的意義多問了幾句。他帶著學者的疑慮,解釋說,儘管對莎士比亞遺囑中的細節進行了考證,這枚戒指的歸宿依然存有爭論,這枚戒指對於莎士比亞的重大意義也只是一種猜測。這也可能就是他用在法律檔上的印章,也或許是父親贈予他的禮物。我問他這枚戒指會不會和莎士比亞的妻子有什麼關聯,因為我在哪里聽說過這是他訂婚或結婚的戒指,他顯示出令人驚訝的小興趣。他說,只是聽說這是訂婚時安妮·海瑟薇送給莎士比亞的戒指,但是沒有任何證據來證實這個
假說。
我覺得,我們之間的談話令人沮喪,繼續下去,對於福爾摩斯所說的超過它本身價值的意義沒有任何結論。通過這次談話,原先在我腦海堛疑h疑越來越深,我覺得哈維有什麼事情在瞞著我們。我發了份電報給福爾摩斯,總結了一下我的發現,並對我的直覺深信不疑,即這件事情的某些方面被他隱瞞了,有些證據不敢出示,有些真相不敢公佈於天下。
晚上吃飯的時候我回到了倫敦,這時福爾摩斯已經裝束停當,我注意到他的著裝比平時更為講究,在他的日常晚禮服上戴了個白色的絲質領結,穿了件前面帶著精緻褶邊的襯衫。他的手指戴著戒指,拿著平時用的海泡石煙鬥,黃金與琥珀製成的大大的煙嘴,放在他的唇齒之間。
“快點,華生。”他說,“我們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我有兩張歌劇票,是德國歌劇家瓦格納的作品《萊茵的黃金》。現在我們去曼奇尼餐廳吃飯。今晚我們要特別注意,因為這場歌劇與我們的案件有著間接的關聯。為了我們進一步的調查,看完之後,我們要走一點遠路,因此我們今晚會晚點回來。帶上你那根堶授繭蛩C的拐杖。”
當我們從劇院出來,走進考文特花園時,福爾摩斯向一輛待客的馬車打了個手勢,馬車好像已經約定好似的,立刻就到了我們跟前。他什麼都沒有對司機說,馬車就飛快地穿過擁擠的街道,向河那邊駛去。此時,公共場所都關門了,從堶悼X來的男男女女,三五成群地聚集在門口,仍未散去。醉酒的歌聲在晚上的微風中飄蕩。繼續往前走,路邊的煤氣照明燈越來越少,街道越來越狹窄昏暗了。來自河流的薄霧聚集在周圍。馬踩過水坑,污水四濺,蒸汽從地面升起。
突然,司機在一個黑暗的小巷車道上停了下來。前面有排房屋,房檐低矮,屋頂上參差不齊的煙筒,像貨船上升起的黑色桅杆。我們下了車,向碼頭的方向走去,直至到達擠在兩家工廠之間的簡陋的房屋前。福爾摩斯走到門前停了下來,用一種奇特的方式敲了門。不一會兒,我聽到走廊上的腳步聲,門鏈被取下來,我們經過大廳時,一個矮胖畸形的身影在背光處倒了下去。在走廊的盡頭,我們走進了一間狹長、低矮的房間,點著一盞昏暗的煤氣燈,幾個馬來人蜷縮在炭爐旁,玩著算命遊戲。從酒吧後面出來一個女人,和福爾摩斯打了個招呼,帶著我們上了幾層樓梯,來到一間密室。這個簡陋、煙霧繚繞的小房間堙A幾張骯髒的床,或者說是床墊上,躺著好幾個人,他們四肢扭曲,嘴巴張開,在貪婪地吸食鴉片。
福爾摩斯被這個女人領到一個角落,這個角落是用紅色串珠製成的一個骯髒掛簾隔出來的。我們走了進去,床上端坐著一位英俊的年輕人,穿著一套和福爾摩斯一樣極為講究的晚禮服,他旁邊的小桌子上擺著幾根長長的煙管,旁邊放著一些綠色的、膏狀的蠟丸,酒杯埵陶亶悀U的半杯白蘭地。我感到他很面熟,但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或許在哪里見過他的肖像,在畫廊,或報紙上。
一頭金黃色的捲髮和輪廓精美的紅潤雙唇,讓他看上去與這個地方極不相稱。如此美妙絕倫的人物怎麼會待在這污穢骯髒的小密室堙A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但當我走近一看,發現他的兩個太陽穴由於吸毒而膨脹變寬;他睜著毫無光澤的眼睛,用吸鴉片者慣有的冷漠游離的眼神,呆滯地看著我們。福爾摩斯坐在他旁邊的床上,握起他蒼白而柔軟無力的手。年輕人沒有抗拒。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部分書籍附贈配件(如音頻mp3或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出版社提供的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