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文學小說 外國文學 亞洲文學
   
   
   
 
世紀末的漱石
 作  者: (韓)尹相仁
 出版單位: 新星
 出版日期: 2017.01
 進貨日期: 2017/7/18
 ISBN: 9787513323697
 開  本: 16 開    
 定  價: 435
 售  價: 348
  卡 友 價 : 319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韓國著名文評家、日本文學研究專家尹相仁——留學八載學術結晶

  夏目漱石是文壇“雙刀客”,一手大刀闊斧開展辛辣的文明批判,一手小刃細琢書寫浪漫的夢幻故事。兼具莊嚴與唯美是夏目漱石的雙面性。本書從“唯美”的源泉——“世紀末”思潮出發,回到明治末期的歷史現場,重新解讀夏目漱石,展現國民大作家的別一種形象。

  該書1994年度“三得利學藝獎”獲獎學術專著,被收入岩波書店精選人文叢書·現代名著系列

  該書闡釋韓國學者眼中的日本文學、世紀末視角下的夏目漱石。

  國民大作家只有橫眉冷對、辛辣批評?

  NO!

  夏目漱石也有他浪漫、前衛、唯美的一面。

  不是天馬行空的“腦洞大開”,

  而是將他留學期間的文化行旅足跡、私人日記與作品結合,

  並放在王爾德、戈蒂耶、梅特林克等唯美派作家的譜系中,

  打破“夏目漱石神話”,

  重塑世紀末“陰暗的漱石”形象!


內容簡介:

現代文學的開啟者,中國有魯迅,日本有夏目漱石。魯迅橫眉冷對之外有“頹廢”,漱石嚴辭批評之外有“唯美”。一直以來,漱石研究始終圍繞著“國民大作家”“高蹈”“餘裕”進行,對他“黑暗”“虛無”與“夢幻”的一面卻鮮有涉及。尹相仁的《世紀末的漱石》挑戰“夏目漱石神話”,探究漱石的陰暗面、夢幻面,發掘被忽略了的夏目文學新領域——世紀末與夏目漱石。

  本書結合夏目漱石日記,詳細爬梳他留學倫敦期間的讀書筆記、參觀的美術館、觀看的劇碼,詳實地論證了作家接受的“世紀末”洗禮帶來的創作影響。


作者簡介:

作者尹相仁

  1955年生於韓國,現任韓國漢陽大學國際文化學院日本語言文化學科教授,擔任“近現代日本文學”與“比較文學”課程。

  畢業於西江大學韓國文學科,1985年至1991年,留學於東京大學研究生院,專攻比較文學與比較文化,獲學術博士學位。爾後任倫敦大學客座研究員,自1992年開始,執教於韓國漢陽大學國際文化學院日本語言文化學科,並歷任日本東海大學特任講師,國際日本文化中心外國人研究員,現任漢陽大學世界地域文化研究所所長,並任首爾大學日本研究所主辦的雜誌《日本批評》主編。

譯者劉立善

  畢業於大連外語學院日語系,留學日本國立岡山大學等,師從著名學者赤羽學教授,獲日本文學碩士與博士學位,現任遼寧大學日本研究所教授、遼寧省外國文學研究會副會長等。研究方向為日本文學、中日比較文學、日本文化。


圖書目錄:

緒論 關於“世紀末”

第一節 “世紀末”——爛熟與變革

第二節 “世紀末”的起源

第三節 頹廢傾向

第四節 進步與衰頹之間

第五節 作為“世界觀”的頹廢傾向

第六節 復活的邏輯

第七節 唯美的構想



第一章 近代日本文學與“世紀末”

第一節 “世紀末”的生涯

第二節 頹廢傾向與日本的“近代”

第三節 “世紀末”的繁榮與自然主義的全盛

第四節 “世紀末”與渾融的美學



第二章 夏目漱石文學作品中的“世紀末”

第一節 “世紀末”與夏目漱石

第二節 時代認識

第三節 形形色色的“頹廢傾向”

第四節 “世紀末”的背景



第三章 “世紀末”藝術與美的體驗

第一節 英國留學與美的體驗

第二節 邂逅“新藝術”,對“日本藝術情趣”大開眼界

第三節 “書籍藝術”——世紀末的裝幀藝術

第四節 觀賞都市的眼睛——印象主義

第五節 弗蘭克•布朗溫的繪畫情趣



第四章 拉斐爾前派的想像力——女主人公的圖像學

第一節 畫中的女人

第二節 亂髮的“新藝術美人”

第三節 拉斐爾前派的想像力

第四節 另一個“莪菲利亞幻想”



第五章 世紀末的感受性——水底幻想

第一節 世紀末特色的“圍繞水的想像力”

第二節 水與女人

第三節 蒙娜•麗莎——“宿命的女人”之原型

第四節 女性形象的兩極

第五節 厄洛斯的領域

第六節 水的靈魂



第六章 浪漫靈魂的去向——從《薤露行》到《漾虛集》

第一節 鏡子之謎

第二節 “鏡子”的變容

第三節 作為寓意的《夏洛特小姐》

第四節 藝術想像力與“高塔神話”

第五節 天鵝的去向

第六節 高塔中的作家



第七章 繪畫與想像力——以《夢十夜》為中心

第一節 關於豬的繪畫

第二節 隱蔽的主題——“喀爾刻”

第三節 欲望的修辭學

第四節 “怪異”的夢想



補論 住宅的風景——論《門》堛漯韃▲H徵描寫法

第一節 安樂窩——住宅的原生態風景

第二節 傢俱的秘密

第三節 煤油燈的含義

第四節 莫奡窗E梅特林克與象徵劇

第五節 存在之中的“風聲”

第六節 “靜劇”的世界



參考文獻

後 記

寄語“岩波人文圖書”精選系列


章節試讀:

戰後,夏目漱石研究的浩蕩潮流之一,就是探究夏目漱石文學作品中隱秘的“暗部”。“人活在世間,心中必存在著原罪性的不安”(伊藤整語)、“陰暗的實感”(勝本清一郎語)、“陰暗的夏目漱石”(平野謙語)、“陰暗的部分”(荒正人語),這些發出莊嚴聲響的語句,都被動員起來了,活用於探尋夏目漱石文學作品中的深層礦脈。然而,日本當代一流的評論家們,在從事重新構建“陰暗的夏目漱石形象”的過程中,對構成夏目漱石文學作品“暗部”的源泉——“世紀末”因素,卻不想予以關注。關於這一事實,無論做如何思考,都令人覺得實在不可思議。針對夏目漱石與世紀末的關係,進行鄭重其事的探究,這一點首先得益於評論家江藤淳(1932—1999)的論文《夏目漱石與英國世紀末》(載《國文學》1968年2月號)。但筆者不得不認為,爾後又過了20餘載,今天的研究者們,依舊沒能完全擺脫“對夏目漱石文學作品中的 ‘世紀末’傾向毫不關注”這一現象。

  將“夏目漱石”與“世紀末”並列起來時,倘若有人感到這是不均衡不協調的組合,那麼,筆者認為,這一定是由於該人對這兩個對象抱有先入為主之觀。首先是來自對夏目漱石的誤解。夏目漱石是“國民作家”,是“低徘趣味”的文人,是“則天去私”的思想家,是通曉古今東西文明的文明批評家。這些不同層面的夏目漱石形象,為構築“夏目漱石神話”發揮了作用。夏目漱石的如此姿態,在喜愛他的文學作品的讀者眼中,確實是情深意長的肖像,但僅止於此,就認定完成了夏目漱石的整體形象探究,那麼,研究者的頭腦就顯得過於簡單了。

  另一方面,“世紀末”這個概念,似乎面臨著來自基於反面立場的偏見之責難。如果有人認為“世紀末”的意義表現為病態的、墮落的價值觀,對“世紀末”負面內涵反應得敏感,那麼,這樣的人面對將“世紀末”與“國民作家”並列起來的事,或許會甚有抵觸感。如此說來,難道《夏目漱石文學作品中的“世紀末”》僅僅是所謂“好事者”的論題嗎?

  倘若嘗試著重新排列組合的順序,可否變成這樣——《(明治文學)世紀末中的夏目漱石》?如果可以,那麼即使沒讀過本書第一章的讀者,或恐也會有人對這一論題稍感興趣吧?以下,針對這一論題,展開闡述。

  自俳句雜誌《杜鵑》連載夏目漱石的長篇小說《我是貓》的時候開始,“餘裕派”與“低徊趣味”就成為被人們用來頻繁表達夏目漱石作品傾向的兩個重要概念。其實,與此相異的另一側面,也已經引人關注,這堨窺其一端如下:



  而尤具夢幻派特質的、世間所謂帶有浪漫派色彩之詞語,最適合用於解答疑難。該詞語內涵特色是重視空想與情意。其超現實的所觀所想,能夠刺激讀者的興趣,在夢幻世界縱情飛翔,有的地方卻又能深徹觸及現實,莫名其妙地傳達沉痛的資訊,凡此種種,是夢幻派的本領。泉鏡花、夏目漱石都是具備這種不可思議的詩魂與才筆之人 。



  此文作者小山鼎浦(1879—1919),將泉鏡花與夏目漱石定位於“夢幻派”。這堥洏峈滿完琱菗ㄐ角妓[義,未必十分明確。原文是“??????”(romantic),令人似乎覺得“夢幻派”即“浪漫派”的異稱。然而,針對上述評論,人們容易產生如下猜疑:當時接近這一現象的人之中,是否真的有泉鏡花?關於這一點沒人知道;至於針對《我是貓》的作者夏目漱石,“空想”、“超現實的”、“不可思議”之類的評語,究竟又能精准到何種程度?平心而論,出現如此猜疑,可謂是必然的反應。作者小山鼎浦是否考慮到這一點?他承接前論,還列舉出夏目漱石的《倫敦塔》或《薤露行》等早期短篇作品,並做如下闡述:



  雜誌《杜鵑》的讀者們,早已知曉夏目漱石的詩歌才華,至於文壇開始尊敬夏目漱石,卻是最近一年有半的事。《倫敦塔》、《幻影之盾》、《一夜》、《薤露行》、《趣味的遺傳》,這些作品行文雖有長短巧拙之別,但總體上閃耀著相同的藝術色彩。夏目漱石的作品情調,不像泉鏡花的作品那樣濃豔,那樣豐麗。莫如說,夏目漱石的作品帶有簡約質素的色調,含有閑寂清雅韻致,自然流露著俳諧趣味。夏目漱石獨特的幽默感,或許因為他那本來就具備的俳諧趣味而得到了滋潤。一言以蔽之,儘管泉鏡花與夏目漱石並非完全相同,但在或者追求空想,或者遵循直感,於現實中觀察奇異,於夢幻中觀察真實等方面,二人堪稱同類選項中的作家。



  小山鼎浦終於在這堳出了夏目漱石與泉鏡花的文學風格相異之處。與前一段“大膽”的論調相比,儘管令人窺見小山鼎浦的立場似乎略顯後退,然而縱觀整體,小山鼎浦做出的結論,確實有其道理:夏目漱石與泉鏡花“在才氣方面,雖有高下之差,不過均系有著優秀詩魂”的作家。

  當時,泉鏡花被評價為天賦頗高的浪漫主義作家。眾所周知,面對如此泉鏡花,夏目漱石暗中對他懷有競爭對手的意識。即便在當時的文壇,無論夏目漱石本人喜歡還是討厭,人們好像有一種共同的審美傾向,習慣於將夏目漱石與泉鏡花劃歸同類作家來看待。對這一事實,如下引文,示出一例:



  夏目漱石的作品可分成三種:第一,令讀者觀看人的本質的作品;第二,令讀者觀看人的神秘力量的作品;第三,令讀者觀看某種意象傾向的作品。《我是貓》與《哥兒》屬於第一種;《幻影之盾》與《旅宿》屬於第二種;《颱風》與《虞美人草》則屬於第三種。(中略)第二種作品與泉鏡花的傳奇作品大同,只是文辭相異。在傳奇性這一點,總括看來,可以說二人作品風格是相同的,這類作品的主觀性彰明較著。(瑞穗之屋著《小說界的時代創始者》,載《文章世界》1908年6月號)



  瑞穗之屋的此文與前述小山鼎浦的粗略概論不同,顯示出條分縷析的扎實功底。將夏目漱石作品歸納劃分為如上三個傾向,這個灼見,縱然在今天也毫不過時。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將《幻影之盾》與《旅宿》都歸類於是“令讀者觀看人的神秘力量的作品”,換言之,即將其均列入“幻想性系列的作品”,然後以這兩篇作品與泉鏡花的“傳奇性作品”進行比較,活用如此做法進行探究,如此思路可謂卓爾不群。

  針對夏目漱石初期作品明顯表現出的浪漫主義傾向之探究,並未僅僅止於和泉鏡花作品進行比較與論述。拉甫卡迪沃•赫恩 與比利時象徵派作家莫奡窗E梅特林克 ,都是以神秘性和幻想性作品風格而遐邇聞名的作家,根據如以下文章所論,可見有人還將夏目漱石界定為與這兩位作家屬於同一譜系,然後加以評述:



  關於所謂非現實傾向的文學作品,這媮|出一兩個實例。遙遠的例子,有西方比利時的莫奡窗E梅特林克的作品,以及加入日本國籍的拉甫卡迪沃•赫恩(即小泉八雲)的作品;近在眼前的例子,有夏目漱石先生的一部作品,以及小川未明先生的作品,都應歸屬於非現實傾向的文學體系。(中略)小川未明理應想到,如此神秘性與夢幻性,儘管存在於非現實傾向之中,但它仍舊帶有近世性的文學色彩。(片上天弦:《近世性的神秘夢幻》,載《秀才文壇》1908年4月號)



  片上天弦的評論指出,夏目漱石的“一部作品”(恐怕片上天弦腦子婺邞漪O夏目漱石的《漾虛集》)流露出“神秘性與夢幻性”,在非現實傾向中非常具有“近世性”(即近代性)。人們認為,在反自然主義系列作家中,夏目漱石佔據一席之地,以雜誌《早稻田文學》為自然主義的根據地、氣勢不凡的論客們,將夏目漱石視為走在時代最前頭的“前衛作家”之一,這不能不說是饒有趣味的事實。自然主義是文學進入理想主義境地之前的一段過程,片上天弦正是明示這種特色的自然主義立場之一人,他十分重視自然主義文學中存在的主觀性要素,換言之,即重視“浪漫精神” 。後來,片上天弦對亞瑟•西蒙斯或威廉•勃特勒•葉芝的象徵主義,展示出為之傾倒的姿態。如此片上天弦,關注夏目漱石文學作品中的“浪漫”領域,超越文壇流派之間文學主張差異的界線,對夏目漱石的作品世界表示贊同,這或許可謂理所當然。

  《漾虛集》與《旅宿》大大地凸出了夏目漱石的浪漫性特質。其後,夏目漱石繼而發表了《夢十夜》與《永日小品》。這時他作為前衛作家的形象,變得愈發鮮明起來,夏目漱石的前衛作家特點是,“以人世間的實驗為素材,然後對如此素材添加藝術形象,進而描寫人世間可能發生的出人意料的事件” 。

  此外,夏目漱石的長篇小說《其後》於《東京朝日新聞》連載結束之際,人們認為,夏目漱石作為“唯美派作家”的形象——“漱石形象”,明顯浮現出來了。關於這一點,從德田秋江 的以下短評中,可窺其一斑:



  永井荷風先生的《冷笑》流露出的唯美色彩,是現實中的人營造不出的唯美色彩。夏目漱石先生著《其後》中的主人公長井代助的唯美色彩,有稍施技巧力求刺激美感之處。夏目漱石先生也好,永井荷風先生也罷,其作品中都閃爍著最新的英國唯美派的輝芒,趣味盎然。(德田秋江著《文壇廢話》,載1910年1月16日《讀賣新聞》)



  德田秋江指出,夏目漱石與唯美派代表作家永井荷風(1879—1959),均具備類似“英國唯美派”的風格。然而,所謂“英國唯美派”,具體指的是英國哪一位作家?德田秋江並沒明確齒及。一般認為,或恐指的是指奧斯卡•王爾德與亞瑟•西蒙斯等作家吧。明治42年(1909年)至翌年,相當於日本自然主義全盛期。也就在這個時期,與之抗衡的日本唯美派作家們,各自打下了一己的文學陣地。明治42年(1909年)12月開始,遊學法國歸來的永井荷風,於剛剛連載完《其後》的《東京朝日新聞》上,繼而連載作品《冷笑》。另一方面,上田敏連載於《國民新聞》上的思想小說《漩渦》,帶有瓦爾特•霍雷肖•佩特 的文學風格,謳歌興趣主義(dilettantism)與藝術至上主義。上述引文作者德田秋江,毫不猶豫地將夏目漱石存在的位置,歸類於“唯美”系列。

  綜上所述,筆者上溯時代,對夏目漱石的文學姿態進行了考察,這是映在同時代視野中的“漱石的文學姿態”,他是一位“浪漫作家”、“前衛作家”與“唯美派作家”。人們認為,至少,從《漾虛集》到《其後》的問世這一期間,夏目漱石的想像力有著“浪漫”的“詩魂”特色,是一位有著“現代式”文學風格的作家。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