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文學小說 中國文學 中國小說
 
 
 
 
 
儒林外史全鑑(典藏版)
 作  者: (清)吳敬梓
 出版單位: 中國紡織
 出版日期: 2018.03
 進貨日期: 2018/7/4
 ISBN: 9787518046973
 開  本: 16 開    
 定  價: 360
 售  價: 288
  會 員 價 : 264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儒林外史》是中國古代諷刺文學的典範,《儒林外史 全鑒》對該名著進行了鑒賞、賞析。魯迅說:“迨吳敬梓《儒林外史》出,乃秉持公心,指摘時弊,機鋒所向,尤在士林。其文又戚而能諧,婉而多諷,於是說部中乃始有足稱諷刺之書。”


內容簡介:

《儒林外史》是我國古代諷刺文學的典範,清朝小說家吳敬梓對生活在封建末世和科舉制度下的封建文人群像的成功塑造,以及對吃人的科舉、禮教和腐敗事態的生動描繪,使它成為我國文學史上批判現實主義的傑出作家之一。《儒林外史》不僅直接影響了近代譴責小說,而且對現代諷刺文學也有深刻的啟發。《儒林外史 全鑒》是對該名著的鑒賞、賞析。


作者簡介:

遲雙明筆名 東籬子,男,1968年生,河北省邯鄲市人。1992年畢業於吉林大學中文系漢語言文學專業,曾在邯鄲鋼鐵公司任子弟中學教師、《邯鋼報》編輯等。主要作品有:《首席執行官》(中國商業出版社,2002年)、《諸葛亮日記》(九州出版社,2004年)、《邊讀邊悟菜根譚》(中國華僑出版社,2006)、《素書全鑒》(中國紡織出版社,2009)等。


圖書目錄:

第一回 說楔子敷陳大義 借名流隱括全文


【原文】

第一回 說楔子敷陳大義 借名流隱括全文 / 1
第二回 王孝廉村學識同科 周蒙師暮年登上第 / 10
第三回 周學道校士拔真才 胡屠戶行兇鬧捷報 / 17
第四回 薦亡齋和尚契官司 打秋風鄉紳遭橫事 / 25
第五回 王秀才議立偏房 嚴監生疾終正寢 / 30
第六回 鄉紳發病鬧船家 寡婦含冤控大伯 / 38
第七回 範學道視學報師恩 王員外立朝敦友誼 / 44
第八回 王觀察窮途逢世好 婁公子故里遇貧交 / 49
第九回 婁公子捐金贖朋友 劉守備冒姓打船家 / 53
第十回 魯翰林憐才擇婿 蓬公孫富室招親 / 58
第十一回 魯小姐制義難新郎 楊司訓相府薦賢士 / 63
第十二回 名士大宴鶯脰腹溯 俠客虛設人頭會 / 68
第十三回 蘧夫求賢問業 馬純上仗義疏財 / 73
第十四回 蘧公孫書坊送良友 馬秀才山洞遇神仙 / 80
第十五回 葬神仙馬秀才送喪 思父母匡童生盡孝 / 84
第十六回 大柳莊孝子事親 樂清縣賢宰愛士 / 90
第十七回 匡秀才重遊舊地 趙醫生高踞詩壇 / 92
第十八回 約詩會名士攜匡二 訪朋友書店會潘三 / 95
第十九回 匡超人幸得良朋 潘自業橫遭禍事 / 99
第二十回 匡超人高興長安道 牛布衣客死蕪湖關 / 103
第二十一回 冒姓字小子求名 念親戚老夫臥病 / 106
第二十二回 認祖孫玉圃聯宗 愛交遊雪齋留客 / 109
第二十三回 發陰私詩人被打 歎老景寡婦尋夫 / 114
第二十四回 牛浦郎牽連多訟事 鮑文卿整理舊生涯 / 119
第二十五回 鮑文卿南京遇舊 倪廷璽安慶招親 / 123
第二十六回 向觀察升官哭友 鮑廷璽喪父娶妻 / 128
第二十七回 王太太夫妻反目 倪廷珠兄弟相逢 / 136
第二十八回 季葦蕭揚州入贅#8195;蕭金鉉白下選書 / 143
第二十九回 諸葛佑僧寮遇友 杜慎卿江郡納姬 / 149
第三十回 愛少俊訪友神樂觀 逞風流高會莫愁湖 / 155
第三十一回 天長縣同訪豪傑 賜書樓大醉高朋 / 161
第三十二回 杜少卿平居豪舉 婁煥文臨去遺言 / 167
第三十三回 杜少卿夫婦遊山 遲衡山朋友議禮 / 172
第三十四回 議禮樂名流訪友 備弓旌天子招賢 / 178
第三十五回 聖天子求賢問道 莊征君辭爵還家 / 184
第三十六回 常熟縣真儒降生 泰伯祠名賢主祭 / 190
第三十七回 祭先聖南京修禮 送孝子西蜀尋親 / 197
第三十八回 郭孝子深山遇虎 甘露僧狹路逢仇 / 200
第三十九回 蕭雲仙救難明月嶺 平少保奏凱青楓城 / 205
第四十回 蕭雲仙廣武山賞雪 沈瓊枝利涉橋賣文 / 211
第四十一回 莊濯江話舊秦淮河 沈瓊枝押解江都縣 / 219
第四十二回 公子妓院說科場 家人苗疆報資訊 / 225
第四十三回 野羊塘將軍大戰 歌舞地酋長劫營 / 231
第四十四回 湯總鎮成功歸故鄉 餘明經把酒問葬事 / 238
第四十五回 敦友誼代兄受過 講堪輿回家葬親 / 244
第四十六回 三山門賢人餞別 五河縣勢利熏心 / 251
第四十七回 虞秀才重修元武閣 方鹽商大鬧節孝祠 / 258
第四十八回 徽州府烈婦殉夫 泰伯祠遺賢感舊 / 265
第四十九回 翰林高談龍虎榜 中書冒占鳳凰池 / 270
第五十回 假官員當街出醜 真義氣代友求名 / 276
第五十一回 少婦騙人折風月 壯士高興試官刑 / 281
第五十二回 比武藝公子傷身 毀廳堂英雄討債 / 285
第五十三回 國公府雪夜留賓 來賓樓燈花驚夢 / 292
第五十四回 病佳人青樓算命 呆名士妓館獻詩 / 298
第五十五回 添四客述往思來 彈一曲高山流水 / 305
第五十六回 神宗帝下詔旌賢 劉尚書奉旨承祭 / 307

參考文獻 / 311


章節試讀:

前言

《儒林外史》是康、乾年間安徽全椒名人吳敬梓所著。吳敬梓(1701一1754),字敏軒,一字粒民,晚號文木老人。他出身於歷代顯宦之家,十八歲中了秀才。吳敬梓淡薄名利,厭惡官場的鬥爭,是清代具有文人風骨的名士。
《儒林外史》是一部諷刺小說,內容寫的是秀才舉人、翰院名士和市井細民等。他把民間口語加以提煉,以樸素、幽默、本色的語言,寫科舉的腐朽黑暗,腐儒及假名士的庸俗可笑,貪官汙吏的刻薄可鄙,刻畫了一幅活生生的社會面貌圖。
《儒林外史》通過對封建文人、官僚豪紳、市井無賴等各類人物無恥行為的真實生動的描寫,深刻地揭露了封建制度的腐朽性,它鞭撻科舉制度,譴責官僚集團,揭露封建禮教,同情人民群眾,被魯迅先生評為“如集諸碎錦,合為帖子,雖非巨幅,而時見珍異。”“迨吳敬梓《儒林外史》出,乃秉持公心,指摘時弊,機鋒所向,尤在士林。其文又戚而能諧,婉而多諷,於是說部中乃始有足稱諷刺之書。”但是,由於時代的局限,作者雖然批判了黑暗的現實,卻把理想寄託在“品學兼優”的士大夫身上,宣揚古禮古樂,看不到改變儒林和社會的真正出路,這是本書思想的一個局限。
《儒林外史》以“功名富貴為一篇之骨”,貫穿全文,全書的思想內容主要分為兩個部分:一是對科舉制度及儒林人士的嚴峻批判和辛辣諷刺,二是對理想社會和道德楷模的熱切渴求。清代前期的小說領域出現了曹雪芹的《紅樓夢》和吳敬梓的《儒林外史》,他們兩人共同把中國古典小說推向了巔峰,被譽為“南吳北曹”。《儒林外史》在白話文方面取得的成就是同時代其他任何小說無法企及的。
本書編者對原著中的難字難句做了注音注解,以掃除讀者閱讀障礙,讓讀者能讀懂原文。因為版面限制,編者對原著內容酌情略有刪減,望讀者見諒。

編者
2017年8月9日
文摘

插圖:



元朝末年,也曾出了一個?(q?n)崎磊落?的人。人姓王名冕,在諸暨縣鄉村居住,七歲時死了父親,他母親做些針黹(zh?)?,供給他到村學堂堨h讀書。看看三個年頭,王冕已是十歲了。母親喚他到面前來,說道:“兒啊!不是我有心要耽誤你,只因你父親亡後,我一個寡婦人家,只有出去的,沒有進來的;年歲不好,柴米又貴,這幾件舊衣服和些舊傢夥,當的當了,賣的賣了。只靠著我替人家做些針黹生活賺來的錢,如何供得你讀書?如今沒奈何,把你雇在間壁?人家放牛,每月可以得他幾錢銀子,你又有現成飯吃,只在明日就要去了。”王冕道:“娘說的是。我在學堂塈今菕A心堣]悶,不如往他家放牛,倒快活些。假如我要讀書,依舊可以帶幾本去讀。”當夜商議定了。


【注釋】


? ?(q?n)崎磊落:比喻品格卓異出群。同“?崎曆落”。


? 針黹(zh?):指縫紉、刺繡等針線活。


? 間壁:隔壁。


【原文】


第二日,母親同他到隔壁秦老家,秦老留著他母子兩個吃了早飯,牽出一條水牛來交給王冕。指著門外道:“就在我這大門過去兩箭之地,便是七泖湖,湖邊一帶綠草,各家的牛都在那堨景峞C又有幾十棵合抱的垂楊樹,十分陰涼。牛要渴了,就在湖邊上飲水。小哥,你只在這一帶玩耍。我老漢每日兩餐小菜飯是不少的。每日早上,還折兩個與你買點心吃。只是百事勤謹些,休嫌怠慢。”他母親謝了擾,要回家去,王冕送出門來,母親替他理理衣。說道:“你在此須要小心,休惹人說不是。早出晚歸,免我懸望?。”王冕應諾,母親含著兩眼眼淚去了。


【注釋】


? 懸望:牽掛、掛念。





【原文】


王冕自此在秦家放牛,每到黃昏,回家跟著母親歇宿。或遇秦家煮些醃魚臘肉給他吃,他便拿塊荷葉包了回家,遞與母親。每日點心錢,他也不買了吃;聚到一兩個月,便偷個空,走到村學堂堙A見那闖學堂的書客?,就買幾本舊書。逐日把牛拴了,坐在柳蔭樹下看。


【注釋】


? 闖學堂的書客:到學堂、私塾兜售書籍、文具的小販。


【原文】


彈指又過了三四年。王冕看書,心下也著實明白了。那日,正是黃梅時候,天氣煩躁。王冕放牛倦了,在綠草地上坐著。須臾,濃雲密佈,一陣大雨過了。那黑雲邊上,鑲著白雲,漸漸散去,透出一派日光來,照耀得滿湖通紅。湖邊山上,青一塊,紫一塊。樹枝上都像水洗過一番的,尤其綠得可愛。湖埵酗Q來枝荷花,苞子上清水滴滴,荷葉上水珠滾來滾去。王冕看了一回,心媟Q道:“古人說:‘人在圖畫中’,其實不錯!可惜我這堥S有一個畫工,把這荷花畫他幾枝,也覺有趣!”又心媟Q道:“天下那有個學不會的事?我何不自畫他幾枝?”


自此,聚的錢,不買書了;托人向城媔R些胭脂鉛粉之類,學畫荷花。初時畫得不好,畫到三個月之後,那荷花精神、顏色無一不像:只多著一張紙,就像是湖堛曭滿F又像才從湖媞K下來貼在紙上的。鄉間人見畫得好,也有拿錢來買的。王冕得了錢,買些好東西孝敬母親。一傳兩,兩傳三,諸暨一縣都曉得是一個畫沒骨花卉?的名筆,爭著來買。


【注釋】


? 沒骨花卉:國畫的一種畫法,不用墨線勾勒輪廓,直接用水墨繪製。


【原文】


到了十七八歲,不在秦家了。每日畫幾筆劃,讀古人的詩文,漸漸不愁衣食,母親心媗w喜。這王冕天性聰明,年紀不滿二十歲,就把那天文地理、經史上的大學問,無一不貫通。但他性情不同:既不求官爵,又不交朋友,終日閉戶讀書。又在楚辭圖上看見畫的屈原衣冠,他便自造一頂極高的帽子,一件極闊的衣服,遇著花明柳媚的時節,乘一輛牛車載了母親,戴了高帽,穿了闊衣,執著鞭子,口堸蛣蛜q曲,在鄉村鎮上,以及湖邊,到處玩耍。惹的鄉下孩子們三五成群跟著他笑,他也不放在意下。


只有隔壁秦老,雖然務農,卻是個有意思的人;因自小看見他長大,如此不俗,所以敬他、愛他,時常和他親熱地邀在草堂塈今蛬☆雰遄C一日,正和秦老坐著,只見外邊走進一個人,頭戴瓦楞帽,身穿青布衣服。秦老迎接,敘禮坐下。這人姓翟,是諸暨縣一個頭役,又是買辦。因秦老的兒子秦大漢拜在他名下,叫他幹爺,所以時常下鄉來看親家。秦老慌忙叫兒子烹茶、殺雞、煮肉款留他,並要王冕相陪。彼此道過姓名,那翟買辦道:“這位王相公,可就是會畫沒骨花的麼?”秦老道:“便是了。親家,你怎得知道?”翟買辦道:“縣堣H那個不曉得?因前日本縣老爺吩咐要畫二十四幅花卉冊頁送上司,此事交在我身上。我聞有王相公的大名,故此一徑來尋親家。今日有緣,遇著王相公,是必費心畫一畫。在下半個月後下鄉來取。老爺少不得還有幾兩潤筆的銀子,一併送來。”秦老在旁,再三慫恿。王冕屈不過秦老的情,只得應諾了。回家用心用意,畫了二十四幅花卉,題了詩在上面。翟頭役稟過了本官,那知縣時仁,發出二十四兩銀子來。翟買辦扣克了十二兩,只拿十二兩銀子送與王冕,將冊頁取去。


時知縣又辦了幾樣禮物,送與危素,作候問之禮。危素受了禮物,只把這本冊頁看了又看,愛玩不忍釋手;次日,備了一席酒,請時知縣來家致謝。當下寒暄已畢,酒過數巡,危素道:“前日承老父臺所惠冊頁花卉,還是古人的呢,還是現在人畫的?”時知縣不敢隱瞞,便道:“這就是門生?治下一個鄉下農民,叫做王冕,年紀也不甚大。想是才學畫幾筆,難入老師的法眼。”危素歎道:“我學生出門久了,故鄉有如此賢士,竟然不知,可為慚愧!此兄不但才高,胸中見識,大是不同,將來名位不在你我之下,不知老父臺可以約他來此相會一會麼?”時知縣道:“這個何難!門生回去,即遣人相約;他聽見老師相愛,自然喜出望外了。”說罷,辭了危素,回到衙門,差翟買辦持個侍生帖子?去約王冕。


【注釋】


? 門生:科舉時代,中舉者對選拔自己的考官自稱“門生”。


? 侍生帖子:明清時晚輩對長輩自稱“侍生”,地方官員拜見鄉紳或名人,在帖子上寫“侍生××拜”,表示對對方的尊重。


【原文】


翟買辦飛奔下鄉,到秦老家,邀王冕過來,一五一十向他說了。王冕笑道:“卻是起動頭翁?,上複縣主老爺,說王冕乃一介農夫,不敢求見;這尊帖也不敢領。”翟買辦變了臉道:“老爺將帖請人,誰敢不去!況這件事原是我照顧你的;不然,老爺如何得知你會畫花?照理,見過老爺還該重重的謝我一謝才是!如何走到這堙A茶也不見你一杯,卻是推三阻四,不肯去見,是何道理!叫我如何去回復老爺?難道老爺一縣之主,叫不動一個百姓麼?”王冕道:“頭翁,你有所不知。假如我為了事,老爺拿票子傳我,我怎敢不去?如今將帖來請,原是不逼迫我的意思了,我不願去,老爺也可以相諒。”翟買辦道:“你這說的都是甚麼話!票子傳著,倒要去;帖子請著,倒不去!這下是不識抬舉了!”秦老勸道:“王相公,也罷;老爺拿帖子請你,自然是好意,你同親家去走一回罷。自古道:‘滅門的知縣。’你和他拗些什麼?”王冕道:“秦老爺,頭翁不知,你是聽見我說過的。不見那段幹木、泄柳?的故事麼?我是不願去的。”翟買辦道:“你這是難題目與我做,叫我拿甚麼話去回老爺?”秦老道:“這個果然也是兩難。若要去時,王相公又不肯;若要不去,親家又難回話。我如今倒有一法:親家回縣堙A不要說王相公不肯;只說他抱病在家,不能就來。一兩日間好了就到。”翟買辦道:“害病,就要取四鄰的甘結?!”彼此爭論一番,秦老整治晚飯與他吃了;又暗叫了王冕出去向母親要了三錢二分銀子,送與翟買辦做差事,方才應諾去了,回復


知縣。


【注釋】


? 頭翁:對衙役的尊稱。


? 段幹木、泄柳:人名。段幹木,戰國時人;泄柳,春秋時人。他們都拒絕當時君王的邀請去做官。


? 甘結:古代個人或多人聯名向官府出具的保證書,類似現在的擔保文書。


【原文】


知縣心媟Q道:“這小斯那堮`什麼病!想是翟家這奴才,走下鄉,狐假虎威,著實恐嚇了他一場;他從來不曾見過官府的人,害怕不敢來了。老師既把這個人托我,我若不把他就叫了來見老師,也惹得老師笑我做事疲軟?;我不如竟自己下鄉去拜他。他看見賞他臉面,斷不是難為他的意思,自然大著膽見我。我就順便帶了他來見老師,卻不是辦事勤敏?”又想道:“堂堂一個縣令,屈尊去拜一個鄉民,惹得衙役們笑話。……”又想道:“老師前日口氣,甚是敬他;老師敬他十分,我就該敬他一百分。況且屈尊敬賢,將來志書上少不得稱讚一篇;這是萬古千年不朽的勾當,有甚麼做不得?”當下定了主意,次早傳齊轎夫,不用全副執事?,只帶八個紅黑帽夜役軍牢?。翟買辦扶著轎子,一直下鄉來。


【注釋】


? 疲軟:辦事不得力。


? 執事:儀仗。


? 軍牢:在衙門站班或官員出行時開道的衙役。


【原文】


鄉堣H聽見鑼聲,一個個扶老攜幼,挨擠了看。轎子來到王冕門首,只見七八間草屋,一扇白板門緊緊關著。翟買辦搶上幾步,忙去敲門。敲了一會,堶惜@個婆婆,拄著拐杖,出來說道:“不在家了。從清早堬o牛出去飲水,尚未回來。”翟買辦道:“老爺親自在這媔ロA家兒子說話,怎的慢條斯理,快快說在那堙A我好去傳!”那婆婆道:“其實不在家了,不知在那堙C”說畢,關著門進去了。說話之間,知縣轎子已到;翟買辦跪在轎前稟道:“小的傳王冕,不在家堙F請老爺龍駕到公館堬之中@坐,小的再去傳。”扶著轎子,過王冕屋後來。


屋後橫七豎八幾棱窄田埂,遠遠的一面大塘,塘邊都栽滿了榆樹、桑樹。塘邊那一望無際的幾頃田地,又有一座山,雖不甚大,卻青蔥樹木,堆滿山上。約有一埵h路,彼此叫呼,還聽得見。知縣正走著,遠遠的有個牧童,倒騎水牯牛,從山嘴邊轉了過來。翟買辦趕將上去,問道:“秦小二漢,你看見你隔壁的王老大牽了牛在那媔慾繾龤H”小二道:“王大叔麼?他在二十婺竷~王家集親家那埵Y酒去了。這牛就是他的,央及?我替他趕了來家。”翟買辦如此這般稟了知縣。知縣變著臉道:“既然如此,不必進公館了!即回衙門去罷。”知縣此時心中十分惱怒,本要立即差人拿了王冕來責懲一番,又恐怕危老師說他暴躁,且忍口氣回去,慢慢向老師說明此人不中抬舉,再處治他也不遲。知縣去了。


【注釋】


? 央及:央求。


【原文】


王冕並不曾遠行,即時走了來家。秦老過來抱怨他道:“你方才也太執意了。他是一縣之主,你怎的怠慢他?”王冕道:“老爹請坐,我告訴你。時知縣倚著危素的勢,要在這婸躑h小民,無所不為;這樣的人,我為甚麼要結交他?但他這一番回去必定向危素說;危素老羞變怒,恐要和我計較起來。我如今辭別老爹,收拾行李,到別處去躲避幾時。──只是母親在家,放心不下。”母親道:“我兒!你歷年賣詩賣畫,我也積聚下三五十兩銀子,柴米不愁沒有;我雖年老,又無疾病,你自放心出去,躲避些時不妨。你又不曾犯罪,難道官府來拿你的母親去不成?”秦老道:“這也說得有理。況你埋沒在這鄉村鎮上,雖有才學,誰人是識得你的?此番到大邦?去處,或者走出些遇合?來也不可知,你尊堂?家下大小事故,一切部在我老漢身上,替你扶持便了。”王冕拜謝了秦老。


【注釋】


? 大邦:泛指大城市。


? 遇合:機遇。


? 尊堂:對別人母親的尊稱。


【原文】


秦老又走回家去取了些酒肴來,替王冕送行。吃了半夜酒回去。次日五更,王冕天明起來收拾行李,吃了早飯,恰好秦老也到。王冕拜辭了母親,又拜了秦老兩拜,母子灑淚分手。王冕穿上麻鞋,背上行李。秦老手提一個小白燈籠,直送出村口,灑淚而別。秦老手拿燈籠,站著看著他走,走得望不著了,方才回去。


王冕一路風餐露宿,九十堣j站,七十堣p站,一徑來到山東濟南府地方。這山東雖是近北省份,這會城?卻也人物富庶,房舍稠密。王冕到了此處,盤費用盡了,只得租個小庵門面屋,賣蔔測字,也畫兩張沒骨的花卉貼在那堙A賣與過往的人。每日問蔔賣畫,倒也擠個不開。


【注釋】


? 會城:省城。


【原文】


彈指間,過了半年光景。濟南府埵陷X個俗財主,也愛王冕的畫,時常要買,又自己不來,遣幾個粗夯小斯,動不動大呼小叫,鬧的王冕不得安穩。王冕不耐煩,就畫了一條大牛貼在那堙A又題幾句詩在上,含著譏刺。也怕從此有口舌,正思量搬移一個地方。


那日清早,才坐在那堙A只見許多男女,啼啼哭哭,在街上過,也有挑著鍋的,也有籮擔內挑著孩子的,一個個面黃饑瘦,衣裳襤褸。過去一陣,又是一陣,把街上都塞滿了。也有坐在地上求化錢的。問其所以,都是黃河沿上的州縣,被河水淹了。田廬房舍,盡行漂沒。這是些逃荒的百姓,官府又不管,只得四散覓食。王冕見此光景,過意不去,歎了一口氣道:“河水北流,天下自此將大亂了。我還在這堸筋し礡I”將些散碎銀子收拾好了,拴束行李,仍舊回家。入了浙江境,才打聽得危素已還朝了。時知縣也升任去了。因此放心回家,拜見母親。看見母親健康如常,心中歡喜。母親又向他說秦老許多好處。他慌忙打開行李,取出一匹繭綢,一包耿餅?,拿過去謝了秦老。秦老又備酒與他洗塵。


【注釋】


? 耿餅:山東耿莊出產的柿餅。


【原文】


自此,王冕依舊吟詩作畫,奉養母親。又過了六年,母親老病臥床,王冕百方延醫調治,總不見效。一日,母親吩咐王冕道:“我眼見不濟事了。但這幾年來,人都在我耳根前說你的學問有了,該勸你出去作官。作官怕不是榮宗耀祖的事?我看見那些作官的,都不得有甚好收場。況你的性情高傲,倘若弄出禍來,反為不美。我兒可聽我的遺言,將來娶妻生子,守著我的墳墓,不要出去作官。我死了,口眼也閉!”王冕哭著應諾。他母親奄奄一息,歸天去了。王冕擗踴?哀號,哭得那鄰舍之人無不落淚。又虧秦老一力幫襯,製備衣衾棺槨?。王冕負土成墳,三年苫(sh?n)塊?,不必細說。


【注釋】


? 擗踴:捶胸頓足,形容非常悲傷。


? 棺槨:古代棺木有兩層,堶惜@層為棺,外面一層叫槨。


? 苫(sh?n)塊:“寢苫枕塊”的省略語。指在守孝期間,以草薦為席,以土塊作枕頭。





【原文】


到了服闋(que)?之後,不過一年有餘,天下就大亂了。方國珍據了浙江,張士誠據了蘇州,陳友諒據了湖廣,都是些草竊的英雄。只有太祖皇帝起兵滁陽,得了金陵,立為吳王,乃是王者之師;提兵破了方國珍,號令全浙,鄉村都市,並無騷擾。


【注釋】


? 服闋(que):雙親去世後守孝三年,期滿才除去孝服。


【原文】


一日,日中時分,王冕正從母親墳上拜掃回來,只見十幾騎馬竟投他村堥荂C為頭一人,頭戴武巾,身穿團花戰袍,白淨面皮,三 綹髭須,真有龍鳳之表。那人到門首下了馬,向王冕施禮道:“動問一聲,那堿O王冕先生家?”王冕道:“小人王冕,這堳K是寒舍。”那人喜道:“如此甚妙,特來晉謁。”吩咐從人下馬,屯在外邊,把馬都系在湖邊柳樹上;那人獨和王冕攜手進到屋堙A分賓主施禮坐下。


王冕道:“不敢!拜問尊官尊姓大名,因甚降臨這鄉僻所在?”那人道:“我姓朱,先在江南起兵,號滁陽王,而今據有金陵,稱為吳王的便是;因平方國珍到此,特來拜訪先生。”王冕道:“鄉民肉眼不識,原來就是王爺。但鄉民一介愚人,怎敢勞王爺貴步?”吳王道:“孤是一個粗鹵漢子,今得見先生儒者氣象,不覺功利之見頓消。孤在江南,即慕大名,今來拜訪,要先生指示:浙人久反之後,何以能服其心?”王冕道:“大王是高明遠見的,不消鄉民多說。若以仁義服人,何人不服,豈但浙江?若以兵力服人,浙人雖弱,恐亦義不受辱。不見方國珍麼?”吳王歎息,點頭稱善!兩人促膝談到日暮。那些從者都帶有乾糧,王冕自到廚下,烙了一斤面餅,炒了一盤韭菜,自捧出來陪著。吳王吃了,稱謝教誨,上馬去了。這日,秦老進城回來,問及此事,王冕也不曾說就是吳王,只說是軍中一個將官,向年在山東相識的,故此來看我一看。說著就罷了。


不數年間,吳王削平禍亂,定鼎應天,天下統一,建國號大明,年號洪武。鄉村人個個安居樂業。到了洪武四年,秦老又進城堙A回來向王冕道:“危老爺已自問了罪,發在和州去了,我帶了一本邸(d?)鈔?來給你看。”王冕接過來看,才曉得危素歸降之後,妄自尊大;在太祖面前自稱老臣。太祖大怒,發往和州守餘闕墓去了。此一條之後,便是禮部議定取士之法:三年一科,用五經、四書、八股文。王冕指與秦老看道:“這個法卻定的不好。將來讀書人既有此一條榮身之路,把那文行出處?都看得輕了。”說著,天色晚了下來。


【注釋】


? 邸(d?)鈔:古代報紙的統稱。泛指朝廷的官報。


? 文行出處:古代文人的處世準則。文,文章學業;行,品行;出,出仕;處,隱退。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部分書籍附贈配件(如音頻mp3或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出版社提供的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