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文學小說 中國文學 中國小說
 
 
 
 
西夏咒(全2冊)
 作  者: 雪漠
 出版單位: 中國大百科全書
 出版日期: 2017.05
 進貨日期: 2017/7/9
 ISBN: 9787520200776
 開  本: 32 開    
 定  價: 435
 售  價: 348
  會 員 價: 319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這是埋藏於西夏一個古老岩窟——金剛亥母洞堛漱K本神秘書稿,書稿堮I藏著一個令人著迷的巨大寓言——

“金剛家”與“明王家” 歷經幾世的爭鬥無休無止,誅咒術、打冤家、遛皮子、人骨法器……那些鮮為人知的西部民俗景觀令人瞠目。

“現實”如同“夢魘”,寄身其中的瓊與雪羽兒穿越時空,身份多歧——他是破戒的僧侶,亦是內證極高的修行人;她是涼州有名的飛賊,也被人稱為空行母的化身。

二人命運的交錯、靈魂的追索,是芸芸眾生的困惑緣起,也映照出永恆的追問者“執”與“破執”的修行印記。

那混沌一片的,是真實還是虛幻?

一切,由你來評說。


內容簡介:

《西夏咒》是作家雪漠的“靈魂三部曲”之一,是作者在“大漠三部曲”之後著意突破自己的力作。作品通過對從西夏神秘岩窟金剛亥母洞媯o掘出的歷史秘笈的解讀和演繹,展示了諸多鮮為人知的西部人文景觀。金剛家和明王家為水源而進行的諸多爭鬥,瓊、雪羽兒、阿甲等人物不同的精神求索,神秘莫測的西夏與老山,虛虛實實的夢境與囈語,構成了先鋒魔幻又充滿形而上色彩的文化隱喻和生命寓言。

該書在形式內容、精神內涵等多個層面都極具探索性和創新性,作者自如穿梭於不同時空,獨特的想像力在超越敘事的筆力中縱橫彌漫,對生與死、光明與黑暗、無常與永恆等諸多命題的探討也非常深入,透露出耀目的詩性光芒。


作者簡介:

雪漠,原名陳開紅,甘肅涼州人。國家一級作家,文化學者,甘肅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廣州市香巴文化研究院院長。三度入圍“茅盾文學獎”,榮獲“馮牧文學獎”“上海長中篇小說優秀作品大獎”等獎項,連續六次獲敦煌文藝獎,作品入選《中國文學年鑒》和《中國新文學大系》。代表作有西部小說系列:《野狐嶺》《大漠祭》《獵原》《白虎關》《西夏咒》《西夏的蒼狼》《無死的金剛心》《深夜的蠶豆聲》等;西部文化系列:《一個人的西部》《特別清涼》《光明大手印》《空空之外》系列等;詩集:《拜月的狐兒》;入選“2015年中國品牌文化十大人物”,復旦大學腫瘤研究所“人文導師”,甘肅省委省政府授予其“甘肅省優秀專家”“德藝雙馨文藝家”“拔尖創新人才”“領軍人才”等稱號。


圖書目錄:

第一章 本書緣起 / 1

第二章 西夏的鐵鷂子 / 17

第三章 阿番婆 / 27

第四章 偷青 / 36

第五章 《夢魘》之“誅法” / 55

第六章 飛賊的來歷 / 71

第七章 天外的老山 / 86

第八章 憤怒的烏鴉 / 96

第九章 朝聖的僧侶 / 118

第十章 青龍煞 / 132

第十一章 夜堛瘍豆聲 / 150

第十二章 罪惡 / 166

第十三章 《夢魘》之“剃度” / 175

第十四章 吳和尚的羊心 / 194

第十五章 落網的飛賊 / 204

第十六章 護法神牛 / 216

第十七章 《夢魘》之“怙主” / 235

第十八章 老山 / 253

第十九章 《夢魘》之“涅槃” / 263

第二十章 朝聖之旅 / 277

第二十一章 雞毛傳帖 / 292

第二十二章 西夏的走水 / 302

第二十三章 寺門上的破鞋 / 314

第二十四章 金剛家的木驢 / 329

第二十五章 屠夫的心靈 / 349

第二十六章 《夢魘》之五:阿甲的詛咒 / 356

第二十七章 雪羽兒或是她媽的另一種死法 / 369

第二十八章 做法器的皮子 / 389

第二十九章 破戒的僧侶 / 407

第三十章 紅蝙蝠棲息的洞窟 / 419

第三十一章 瘸拐大遛皮子 / 439

第三十二章 初冬的陽光 / 447

第三十三章 菩薩 / 459

第三十四章 施咒者 / 472

第三十五章 尋根或是預言 / 479

第三十六章 命運的空樂 / 486

第三十七章 靈魂的歷程 / 502

第三十八章 來自亙古的禮儀 / 509

第三十九章 尾聲 / 522

談“打碎”和“超越”(代後記) / 529

靈魂的流淌(《西夏咒》番外篇) / 547


章節試讀:

靈魂的流淌 《西夏咒》番外篇

雪漠



沿著漫長的時空隧道,

我苦苦尋覓。

我歷經漢唐的繁華,

我沐浴明清的煙雨,

生命的扁舟,

在生死中漂泊不已。

歲月的大風強勁地吹來,

吹走我一個個軀體,

卻掠不去靈魂的尋覓。



1

春天,醒來了,這是個戀愛的季節,纏綿而又充滿了詩意。如《拜月的狐兒》中的那些情詩,堶悸熒R情多美,美得令人心碎;也如書中的那些道歌,道出了世上的滄桑變化和詩意。

不過,我的那些小說,雖也有浪漫,但總是在浪漫中顯得沉重,有時,還沉重得如一座座大山,令人望而卻步。即使偶爾調侃一下,也像那駱駝的叫聲,即使在笑,卻也像沉重的歎息。沒辦法,這也是基因所致。

2000年,《大漠祭》出版之後,我就開始了《西夏咒》的創作。同時創作的,還有《獵原》《白虎關》等。其實,我的很多小說都是同步進行的,其構思都是在二十多歲時播下的種子,隨著成長,慢慢地在發芽、開花、結果。

《西夏咒》和《大漠祭》《獵原》《白虎關》一樣,寫作初期,它就成了我活著的理由。我覺得,要是不完成它們,這輩子就白活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四本書,佔據了我人生中的二十多年時光。它們成了記錄我“成就”的另一種版本,一直伴隨了我的成長。

自2010年《西夏咒》初版以來,已經過去七年了,期間,《西夏咒》還獲得了“第四屆黃河文學獎”和“第七屆敦煌文藝獎”。在中國作家協會舉辦的《白虎關》《西夏咒》研討會上,北京大學的陳曉明教授說:“讀了《白虎關》,有一種感動;讀了《西夏咒》,則讓我意識到,雪漠不但是一個被低估了的作家,而且是被嚴重低估了的作家。雪漠是大作家。”目前,《西夏咒》已被美國紐約洲立大學陳李凡平教授翻譯為英文,她對這部作品非常喜歡。她說,這是最讓她感到震撼的一部作品。

《西夏咒》和《西夏的蒼狼》《無死的金剛心》一起,構成了我的“靈魂三部曲”,標誌著我的寫作進入了一個大的轉折期,從展示生活進入了靈魂求索,從現實世界進入了靈魂世界。在這三部書堙A讀者會看到很多陌生的人物、陌生的事件,有種魔幻的感覺,甚至會隨著主人公進入另一時空,體驗另一世界。是真實?是夢幻?說不清。它如大自然一般,一片混沌,卻不乏壯美。

我寫《西夏咒》時,完全就是一種混沌狀態。因為那時,我感受到一種比人類更偉大的存在,說不清這個存在到底是什麼。無論你用什麼樣的標準、什麼樣的定義去界定它,都不對,它不是能被定義的東西,也不是語言所能企及的境界。這就是所謂的“不可說,不可說,一說就錯。”

我的所有小說,在藝術追求上,也許《西夏咒》最有價值。寫作時,我的心中總噴湧著一種詩意,讓我欲罷不能。北京大學中文系的一位博士稱之為“神作”。直到今天,從文學、藝術及各個方面來看,我認為最值得研究的就是《西夏咒》。

但是,《西夏咒》也總讓國內的一些批評家失語。原因在於,這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期待和經驗,一般人進不去。但陳曉明教授對它評價非常高。他在《文本如何自由:從文化到宗教——從雪漠的〈西夏咒〉談起》一文中說:“這部作品可能會讓大多數讀者摸不著頭腦,但只要讀進去,這部作品無疑是頗具內涵品質的。如此多的歷史文化思考、宗教信仰、生與死的困苦、堅韌與虛無、時間之相對與永恆等等,這部名為小說的作品居然涉及這麼多的內涵,這顯然是當代小說中的一部奇書,可能小說這樣的概念都要隨之變化,至少對我們當今小說的美學範式提出了嚴峻挑戰。”因此,陳曉明教授將這種寫作稱為“附體的寫作”。同時,還有人將這種寫作狀態,稱之為“天啟寫作”“神性寫作”等。

在我的所有作品中,藝術的探索,思想的高度,以及激情的飽滿,都集中體現在《西夏咒》中。作為一個小說家,作為一個作家,它是讓我感到自豪、覺得沒有白活的一部作品。比起“大漠三部曲”來,它毫不遜色,雖然讀懂它的人不多,但它是一個閃爍著巨大光芒的寓言。其中,諸多的生命體驗、詩意的描述,以及諸多的思想火花,都是不可替代、不可複製的。



2

很多讀者都知道,我在文學上的“頓悟”,源於我的苦修和靈魂重塑。那苦苦的追求和尋覓,在我的長篇自傳體散文《一個人的西部》堨i窺見一斑,其艱難程度被人視為實現了一個“神話”。現在看來,那個過程,是我生命中必須經歷的,少了這個過程,我的作品不會那麼飽滿和厚重。

我在《無死的金剛心》婸﹛G“世上欲建大功,先須有大破。沒有打碎,哪有超越?”我說的打碎,也即打碎自己的貪執,實現無我,實現一種真正的大超越、大昇華。這一切,都體現在《西夏咒》中瓊的尋覓和追問中。

瓊,也是《大漠祭》中靈官的生命延展。靈官走出大漠之後,一直走,一直走,就走進了《西夏咒》。本來,寫《西夏咒》時,我還沿用著靈官的名字,但是,後來有人說,雪漠,你再不要寫靈官了,讀者會有審美疲勞的。於是,我就將靈官換成了瓊。而在寫瓊的時候,我心中晃動的,卻是另一個人物,他就是《無死的金剛心》堛疑ㄙi浪覺。從靈官到瓊,從瓊到瓊波浪覺,其實都是我成長過程中的一個載體而已。所以說,《西夏咒》同樣投入了我全部的靈魂。

沒有追問就沒有尋覓,沒有尋覓就沒有成長,沒有成長也就沒有超越。沒有超越,我也就寫不出《西夏咒》。能寫出《西夏咒》的雪漠,必定是實現了超越的雪漠。與其說,靈官實現了人類生存層面的一種超越,那麼,瓊便實現了形而上的精神層面的超越。你看,書中充滿了諸如此類的“夢魘”和神奇,如“夢魘”之“誅法”,“夢魘”之“剃度”,“夢魘”之“怙主”,“夢魘”之“涅槃”等,這些有著宗教名相的辭彙,卻滲透了真正的宗教精神,讀來,或是很有趣,或是在挑戰讀者的智力。

可見,《西夏咒》演繹著世上另一出大戲。戲中有逍遙自在的久爺爺,有忍辱負重的吳和尚,有尋找光明的瓊,有大愛化身的雪羽兒,他們或入世,或出世,或隱或顯地演著一個個靈魂如何在濁世中曆練的故事。

同樣的,我也是演戲者。只是,我的角色有時固定,有時不固定,隨機應變。世界需要什麼,我就是什麼。我說過,我是一縷風,隨緣遷入心。充當的每個角色,我都是認真的。往往因為太認真,反而總是被人神化,於是,我就趕緊再糟蹋一下自己,讓自己和光同塵。

同時,我又自號“大癡”。有人曾問我,為啥叫“大癡”?我告訴他,我想在無常中創造永恆,我想在虛無中建立存在,我想在虛幻中實現不朽。我知其不可為而為之。這不是大癡,又是啥?

就如有人問我那個“見人落水”的問題,自己不會游泳,周圍又無任何助緣,那麼,作為一個修行者,是眼睜睜看著落水者沉底,還是義無反顧地跳入水中去救人?我告訴他,當然要救人,還要想盡一切辦法去救人!

我就是這麼做的,我自稱“大癡”,就是因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否則,修行也罷,菩提心也罷,都是在自欺欺人。救不救得了,另當別論,就算你沒有救人的能力,也要有一顆救人之心。人活著,要有一種精神。

和我一樣想法的,還有《西夏咒》堛熄幫楔。在那個人吃人的饑荒年代,雪羽兒為了不讓村人餓死,冒著被槍斃的危險去偷村堛瑣堀ぞ部A放在每戶人家的門口,但在最後一次偷糧時,卻被諞子抓住了。在全村沒有一人說情的情況下,她被罰用車?轆砸斷腿。這個使命就落在了黃健牛的身上,因它心生一善念,不想讓雪羽兒成為第二個瘸拐大,所以它故意裝瘋賣傻,驚了,連同那輛破車一起滾了窪,沒去碾壓雪羽兒。雖然黃健牛最終沒有救了雪羽兒,但自己的腿卻被折斷了。後來,雪羽兒成道之後,黃健牛被人稱為“護法神牛”。

面對整個瘋了的世界,《西夏咒》中有大段大段的心理描寫,寫了當時拉車的黃健牛,它的力量很弱,很有限,面對強大無比的人類,它救不了世界,但它仍有一顆救世的心。它的這種精神,讓它從畜生群堬瞈o而出,昇華了自己,贏得了敬仰。它的選擇和行為,讓它實現了一種超越,成了圖騰般的一種存在,被人畫入唐卡供奉。它用短暫的死,換來了相對永恆的生;它用短暫的失,得到了其他耕牛所不能實現的尊嚴。

我的小說堙A寫了很多動物,它們和人一樣,都是“活”的。我同樣寫出了它們的靈魂,如“大漠三部曲”堛漕葅N、駱駝、白狐、狼、老山狗;如“靈魂三部曲”堛犖窗B黃健牛、大蟒、棗紅馬、蒼狼,還有《野狐嶺》堛獄X駝、漢駝。曾經,有個評論家看完我的《獵原》初稿後,對書中描寫的母狼灰兒——一個失去孩子的母親——提出了強烈的抗議,他感到不可理解。理由是,雪漠又不是狼,他咋知道狼的想法。

那麼,動物的靈魂世界,我又是怎麼進入的呢?

這得益於我的靈魂修煉。當我破除了執著,破除了二元對立,跟大自然達成一味時,我沒有了自己,我是無我的,我能進入任何我想進入的世界。寫沙漠時我就是沙漠,寫駱駝時我就是駱駝,寫狼時我當然就是狼。當無數的聲音、無數的靈魂,都一起向我湧來時,我就成了它們,我和它們是一味的。不是我在寫它們,而是它們自個兒在跳舞,我僅僅是大自然的出口而已。我所有的作品,都是這樣噴出來的。西北師範大學的張明廉教授,稱我的創作像火山噴發一樣,真是這樣的。

我寫作的過程中,總有無數的東西湧來,湧進我的心,湧進我的靈魂,不是我在編造什麼,也不是我想表達什麼,而是它們通過我的手指噴湧而出。我的心靈可以進入任何一個時空,可以跟自己希望與之交流的任何一個個體對話。這不是我的想像,而是在那種狀態中,我自然就會覺得萬事萬物都是有生命的,我可以和它們任意交流,甚至交融,我也可以變成它們。這種交流不一定通過語言,更多的是心靈與心靈的觸摸、品味、撞擊、膠著。我感受到的那種巨大存在,是當代文學無法表達,無法定義的。

那麼,我如何在這種狀態下創作呢?我僅僅是安住於一片明空,安住於和大自然融為一體的清明,讓文字從自性堿y淌出來,真像火山爆發那樣,不可遏制。在流淌的過程中,我的腦中沒有一個文字,我不知道自己要寫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會寫出什麼,我所做的一切,就是打開電腦,把手放在鍵盤上,然後任由手指隨著心中巨大的詩意跳舞。這個過程非常快樂。它是一種大樂。

《西夏咒》就是這大樂的產物。



3

二十多年前,有一天傍晚,我正走在涼州的街上,突然,有一種濃濃的感覺湧上心頭,我不由自主地開始唱歌——



出了西部最大的都城長安,沿絲綢之路,繼續西行,你就會看到一位唐朝詩人。千年了,他總在吟唱大家熟悉的歌:“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



這是《西夏咒》開頭的第一段文字。

當時,我仿佛能看到天空中無數的西夏女人,她們都是母親,還有大批大批遭到屠殺的孩子。母親們正在哭泣,哭得非常悲痛,我也和她們一起哭泣。我心中湧動著巨大的悲憫,把所有的時空都衝垮了,把“自己”也衝垮了。我感受到了那一顆顆無助的靈魂,我不能控制自己,無法漠視那些母親和妻子們撕心裂肺的嚎哭,也無法忽略那些還沒懂事就失去父親的孩子們迷茫的眼神。

於是,我快步回到家堙A打開電腦,飛快地在鍵盤上敲了起來,“噠噠噠噠”,我的手指根本停不下來,連飯都沒法吃,家人只好坐在我的旁邊,給我削蘋果,一片一片地喂。我一邊寫,一邊吃,腦中一片光明,也非常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心埵酗@種巨大的詩意在湧動,很難用邏輯和理性去解釋。那種力量,給我帶來了一種身心的大樂。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了很長時間,我幾乎停不下來。

曾經,在一次訪談中,有人就問,一個作家在感受到底層的痛苦時,他有可能是不快樂的。那麼,我既然感受到如此巨大的苦難,為什麼說還是快樂的呢?我告訴他,那些痛苦其實也是快樂的。你要知道,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寫《白癡》時,即使在寫人類的苦難,他也是快樂的。為什麼是快樂的?當想到人類巨大的苦難時,通過自己悲憫的心在筆下流淌出來的時候,他感受到的,仍然是一種快樂,固然這堶惘陬h苦,有焦灼,但還有一種東西,就是老祖宗說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其實,那種巨大的悲憫,本身就是一種快樂。

比如,一個女孩的生命中出現了磨難,需要我們的幫助,我在悲憫她的時候,會流淚。但在幫助她的時候,我又會很快樂。因為幫助了她,減輕了她的痛苦,就是一種快樂。發現苦難之後的快樂,在於你可能會改變這種苦難,這個事實本身是快樂的。

所以,在《西夏咒》堙A我譴責戰爭,詛咒罪惡,赤裸裸地揭示那些血腥和暴力。甚至,我還抨擊了一些自古以來被人們公認的“英雄”——當然,我在《西夏咒》中談的,不是某個歷史人物的功與過,不是在給歷史人物貼標籤,我反對的是屠殺這種行為本身。所以,我在書中說:“有時的展覽暴力,是為了消除暴力。醫者只有在洞悉某病的症狀和病因之後,才可能找到良方。”

寫這些的時候,我是流著淚的,有時我還會情不自禁地痛哭。“為了潤濕他暗啞的嗓門,瓊在人跡罕至的西夏岩窟媯h哭了許久。”這是我曾經真實的經歷。對那些陷入苦難中的人們,我會為他們流淚,我的心會痛。

也許,有人會問,雪漠不是成就了嗎?為什麼會痛呢?我回答說,雪漠會痛,而且有大痛。那痛,也是大慈悲。如果我如木石一般的話,也就寫不出《大漠祭》《獵原》《白虎關》,寫不出《西夏咒》《西夏的蒼狼》《無死的金剛心》《野狐嶺》來,小說中人物的痛,我都受過,並且仍在受。每次寫作時,我總是在承受小說中人物的那種苦難,所以,我總是說,我的文字,是蘸著血淚的。那一段段文字,是有重量的。

那麼,我的痛與常人的痛又有何區別呢?我在《雪漠為什麼會痛?》一文中說:常人之痛,可能會亂了方寸。雪漠卻能安住在那個不痛的東西堶情A去觀察那痛。這樣,便能了了分明那痛,卻又如如不動這心。何以故?當你能安住於那個不痛的堶情A去觀察那無窮無盡的痛時,你的心就像那明鏡,能朗照萬物,鏡子本身卻如如不動。

所以,痛歸痛,卻昧不了雪漠的心智,影響不了其明空智慧和悲心。我也可能流大悲之淚,但絕不會亂了方寸。這便是我在那大痛中仍能寫出智慧文章的原因。

再說了,我若不痛,叫誰去痛呢?



4

我常說,語出真心,打人便痛。很多時候,當我說了真話時,很多人會受不了。所以,面對一些人,我很想說實話,但又怕那話太實,太真,而刺傷了他的心。但是,我如果不說實話,不說真話,明哲保身,雪漠也就沒意義活了。所以,在我應該說真話時,我還是要說真話。

比如,某人臉上有髒物,但他自己根本就看不到,當我給他指出來的時候,卻惹得他不開心。我明明知道某人身上有病毒,而他自己渾然不知。如果不告訴他的時候,病毒就會發作,就會蔓延。一些人因為心的障礙太深,心量不大,反而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蛇不知自毒。當然,這堛滿妞r”,我指的是欲望和執著。這也是《西夏咒》中“咒”的含義,很多人都困在自己的魔咒中走不出來。

在《西夏咒》堙A那些諞子、寬三們,就是這樣的。雪羽兒的很多遭遇,生活中我也經常遇到,深受其害,但我仍然待“諞子”們很真誠,稱他們為“逆行菩薩”。因為他們在以另一種方式幫我,讓我更加自律、自強,讓我去戰勝自己,讓自己趨向完美。

《西夏咒》出版之後,有個記者採訪時曾問我,書中的雪羽兒,那麼一個愛家鄉、愛土地的女子,為什麼村堣H就不能容忍她呢?那塊土地為什麼要扼殺她呢?我說,所有想拯救人類的人,最終都會被人類處死,這也是人類非常可怕的魔咒。書中的阿甲也被村堛漱H燒死了,就因為他想拯救人類。在饑荒年代,當村堣H都去偷戰備糧的時候,吳和尚卻要守戒,他不偷,那麼他就是整個村莊的公敵,就要遭受後來的諸多磨難。這就說明,大多時候,人類中總是愚者佔據了話語權。

在西方,耶穌就是被“人民”選舉後弄上十字架的,人們寧願赦免一個盜竊犯,也不願赦免耶穌。為什麼呢?當一個人非常真的時候,世界上的假就會非常仇恨這個真。當時,耶穌真想把心中的大愛傳播給整個人類,但那種真,絕不為猶太教中的那些拉比所理解,有些人就會把這種真當成洪水猛獸。因為,真的存在,會讓假顯出一種醜陋,這時候假絕不會容忍真的存在,一定會把真送上十字架。蘇格拉底、聖雄甘地,也是被“人民”弄死的。人類歷史上,總在上演著這樣一種悲劇。所以,西方也罷,東方也罷,許多時候,這些擁有大愛和博愛的人,反而成了對沒有愛心的那些人的一種擠壓。

經濟學上有“假幣驅趕真幣”的理論:當社會上同時流行真幣和假幣時,人們都會收藏真幣,而將手中的假幣花出去,久而久之,假幣就會在社會上流通,而將真幣驅出市場。

人類也是這樣。當真善美為了保持一種高貴,不屑與假惡醜計較時,這個世界就會被假惡醜和愚昧無知所佔領。在這樣的環境中,一旦出現脫俗的真善美,假惡醜就會集體扼殺它。所以,當整個群體都墮落時,要是你不墮落,就會成為那個群體的敵人。這是很可怕的!

雪羽兒的遭遇,包括她母親最後被村人集體性煮食的悲劇,都是這樣的。即便如此,對諞子們,雪羽兒仍然很平靜,很超然。對金剛家的人,她的心中沒有任何的怨恨,只有濃濃的悲憫。經歷的那些磨難和厄運,反而成了她成道的助緣。她之所以能夠超越痛苦,超越磨難,源於她的人格修煉。在大手印行者眼中,世上沒有磨難。所有的磨難,都是上天最好的恩賜。所以,我常說,在磨難中綻放的花兒最美。



5

《西夏咒》被人稱為魔幻小說,因為堶掉g了一個魔幻的世界、一個夢魘的世界,現代人讀了之後,感到無所適從,無法言說。

實際上,這不是魔幻,只是一種一言難盡的未知。當人的心靈超越了現實與功利,就會實現一種靈魂的飛翔和自由。這時,你會發現,世界上除了人類之外,還有許多值得敬畏的存在。當你用一種現代的方式將其表達出來時,好多人都會覺得很魔幻。

《西夏咒》埵酗@件事看起來很荒誕,但卻是真的:“你三歲那年,你不是還能看到一個麻臉老漢嗎?他向你伸出手,手埵釣夾尿},你總是叫爺爺豆豆糖爺爺豆豆糖。你就是吃著爺爺的豆豆糖度過童年的,你並不知道爺爺已死了多年。”這堛滿壯A”,就是童年時的我。

再比如,好多人都把《西夏咒》堛漲u護神阿甲當成我的想像,但事實不是這樣。西部的某個小村子堙A確實有個叫阿甲的人。他的修行非常精進。後來,還沒破執,他就死了,因為神識不滅,在村堣H的眼中,就變成厲鬼或土地神那樣的存在——藏人稱之為“贊”——在村媢C來蕩去。村子發生糾紛時,他經常出來幫忙。而且,他總喜歡戲弄一些高僧大德。人家走過山溝時,他就一只腳踏著一座山頭,讓人家在不知不覺中鑽他的褲襠。後來有一次,他就跟某座寺廟的僧人發生了衝突。最後,我的一位上師幫忙調停,讓他們簽訂了類似於和平協議那樣的東西——他說,你們不要再誅殺我。僧人們則說,你不要再搗蛋。

諸如此類的故事,我都寫進了《西夏咒》。西部農村有很多這樣的故事,它已經成為當地文化的一部分,老百姓們覺得很正常,不覺得有多麼神奇,可是讀者們在書堿搢麭o些情節,就會認為是虛構。其原因在於,很多現代人的眼睛和心靈,已經被條條框框和各種經驗限制了。他們是唯物的、科學的、機械的,不是鮮活的、能包容未知的。西部人不是這樣,他們有一種人們稱之為“魔幻”的思維,這種思維不是表面化的,而是他們生命的一部分。在他們的心堙A沒有“相信與不相信”,只有“本來就這樣”。

當你的靈魂曆練到一定境界時,就會發現一些比人類更偉大的存在。量子力學和現代物理學已經證實了某種存在。在生活原型的基礎上,我進行過藝術處理,但那些事情都是真實的。比如,母親一直認為,我死去的弟弟和父親還活在我們身邊。他們真的活著嗎?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確實活在我們的心堙C

一次,兩個孩子鬧著玩,其中一個突然頭疼,出現一種很奇怪的症狀。這時,母親就會對另一個看不見的存在說:“你再不要問候孩子了。你活著為人,死了為神,你一問候,娃娃們受不了。”母親的意思是,娃娃們一鬧,祖宗都不高興了。然後,母親做一個特殊的儀式,孩子的症狀馬上就消失了。

在西部大地上,這樣的事情太多了,西部人的思維、生活都滲透了這種神秘文化。它對西部人來說,根本就不是虛構或想像。所以,讀我的作品時,一定要瞭解這種文化背景。瞭解後,你就會明白,很多東西不是作家的虛構,而是中國西部的一種常態文化。



6

在《西夏咒》堙A我也寫到了愛情,那就是瓊與雪羽兒的宿命大愛。這種愛,不是小愛,是大愛,是出世間意義上的一種愛。

瓊是一位修行人,也是朝聖者。他從尼泊爾走來,歷盡艱辛,到達中國西部,一直在尋找他命中的空行母。於是,他走了千年,走了多世。即使生命不斷輪回了幾劫幾世,也在所不惜。生命沒了,但他的靈魂一直在走,一直在尋找。於是,書中就出現了多個角色的“瓊”,一會兒是屠夫的兒子,一會是諞子的兒子;一會是首領,一會又是破戒的僧人。看起來,甚是荒唐,不可思議,又摸不著頭腦,分不清他到底是誰,沒個清晰的頭緒,但是,這也許是生命最真實的一種存在。

每個人都有可能是這樣的。按老祖宗的說法,生命是一個管道,如果你超越不了的話,就會永遠在這個管道婼回,忽而是男,忽而是女;忽而昇華,忽而墮落;忽而是人,忽而是獸……就這樣,總在不停地折騰。於是,《西夏咒》堙A就呈現了一片混沌,說不清,也理不清,但它是真實的存在。

我們知道,一般的俗愛有執著,有佔有欲,它是一種很強的欲望。在世間,人類的愛情如果得不到昇華的話,會成為巨大的麻煩和痛苦。很多人的愛情就是這樣的,是有條件的,需要對方有所回報,需要獨佔,一旦得不到滿足,便會產生怨恨和熱惱。如果分離,彼此還要承受愛別離的痛苦。而且,這種愛是短暫的,不會長久,它是以肉體為依託的。環境一變,心一變,人也就變了。

讀過“大漠三部曲”的讀者,都知道,其中最出彩、最動人的,就是瑩兒和靈官的愛情,很美,很有詩意,雖然結局是淒美的,但在讀者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靈官出走了,去尋他的夢了,而瑩兒,在守不住愛的時候,毅然殉了情,她是為愛活著的女子。他們的愛情,是人類最美的一種情感。包括後來的猛子和月兒的愛情,也是很美的。所以,我用文字定格了這樣一種存在。我不知道,現代的人,還有沒有這樣的愛情?

現在,性最能吸引人的眼球。很多人還因寫性一炮走紅。有人便問我如何看待這種現象。我告訴他,我也寫性,但我筆下的性,不會讓讀者覺得齷齪、墮落,也不會讓讀者生起欲望,讀者還會覺得它很美。因為,我一直覺得,性愛是上帝送給人類最美的禮物。在《大漠祭》中,我寫到了瑩兒與靈官的偷情;在《白虎關》堙A我寫到了猛子和月兒的愛情。它們雖然有著世俗的表像,但卻表達了人世間最美的詩意。

在《西夏咒》中,瓊和雪羽兒的那段雙修經歷,更是寫出了一種出世間法意義上的大愛。讀者從中讀出了昇華靈魂的快樂,進而生起了一種聖潔的嚮往,而不是墮落的欲望。瓊和雪羽兒的愛是一種大愛,無執著、無我,是對眾生的愛,而不是個人私欲。僅從這一點上看,我的《西夏咒》就已經超越了“大漠三部曲”。靈官昇華為瓊之後,他的愛,也就從對瑩兒的愛昇華為了對眾生,對所有人類的愛。這種愛,在佛教中也稱為慈悲。

所以,好的作品,好的文學,應該喚醒人性中最美的東西,而不是加重人性中的貪婪、欲望、嗔恨、愚昧,以及對肉體享受的貪戀等。

《西夏咒》中的瓊與雪羽兒,他們的愛情遠沒有結束,他們實現了超越之後,偷偷跑到我的下一部小說堣F,正醞釀著另一出更為驚心動魄的生死戀呢!

——2017年3月22日寫於沂山雪漠書院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至2018年起,因中國大陸環保政策,部分書籍配件以QR CODE取代光盤音頻mp3或dvd,已無提供實體光盤。如需使用學習配件,請掃描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