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文學小說 中國文學 中國小說
   
   
   
 
大宋帝國之中原亂(1211-0109年終慶)
 作  者: 丁牧
 出版單位: 現代
 出版日期: 2017.01
 進貨日期: 2017/1/5
 ISBN: 9787514353938
 開  本: 16 開    
 定  價: 488
 售  價: 260
  卡 友 價 : 260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1.“大宋帝國”系列圖書《東風破》《中原亂》《殘陽烈》系丁牧教授歷史小說作品。丁牧教授是《百家講壇》之“宋徽宗之謎”主講人,對大宋三百年的歷史認識角度新穎,以正史為綱、與野史對照,深受讀者喜愛。



2.《中原亂》系“大宋帝國”系列第二部,空前鼎盛的偉岸王朝在數十年間急劇衰敗,孱弱腐朽,經不住北方半農半牧國家的蠻橫一擊,那個值得我們每一個中國人都引以自豪的朝代,*終成為一曲發人深省的挽歌。



3.“大宋帝國”系列圖書《東風破》《中原亂》《殘陽烈》同名影視劇正在籌拍中。作者丁牧教授系北京電影學院教授,創作發表及投拍影視劇本多部。《中原亂》小說語言流暢好讀,情節曲折動人,能讓讀者一氣呵成讀完。



4. 《中原亂》小說中,趙佶禪位,太子趙桓即位,“靖康”走進了恥辱史,徽欽二帝異國不歸,趙構黃袍加身,面南而坐,放棄了中原之地。李綱剛直不阿,國難來臨力主抗金,大敗金軍卻屢遭彈劾,被遠謫。驅虜複國雄心,終成難圓之夢。金軍壓境一向求和,張邦昌受金人擺弄,成為偽朝的皇帝。



5. 在大歷史大環境的背景下,上至帝王,下至布衣,皆為歷史裹挾,成為滾滾洪流中的一個個鮮活的見證。


內容簡介:

《百家講壇》之“宋徽宗之謎”主講人丁牧教授,

大宋帝國三百年歷史拐點剖析

同名影視劇籌拍中!



一件黃袍加身,

苟安南國,

哪管父兄被虜,捨棄大宋中原土。



他氣節挺拔,

揮劍抗金,

屢遭彈劾,空有一腔報國志。



他陰險卑賤,

賣國通盟,

“大楚”皇帝,終成千古罪人。









高尚與卑鄙,正義與邪惡,陰謀與愛情,苟活與犧牲

——照見亂世中的人性!





靖康年間,堂堂大宋面對強敵,趙佶棄位逃離,丟盔卸甲,太子趙桓被推上皇位,胸無綱長。太原告急,汴京臨危,宋朝的黃河防線於一夜之間土崩瓦解,不堪一擊,徽欽二帝被虜,國破民病。

國無良君,朝廷無綱,孱弱腐朽,民不聊生。李綱氣節挺拔,剛直不阿,國難來臨力主抗金,大敗金軍卻屢遭彈劾、被遠謫。索天雄心存大志,扶危救國,反抗朝廷輔佐英主,在金軍大舉南侵時,挺身而出發動民眾抗擊外敵。一代英雄,忠國愛民,怎奈趙構昏君面南而坐自立朝廷,李邦彥、童貫、張邦昌賣國求命!英雄氣短,曾經首屈一指、空前鼎盛的北宋,遠去了……
spanstyle=‘mso-spacerun:yes‘> 他像劉邦一樣知人善任,像曹操一樣狡詐多謀,像劉備一樣寬宏大度,像孫權一樣知人善任,但有時也會像袁紹一樣優柔寡斷。


他有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宇文泰。兩人一個老謀深算,一個堅忍果決,堪稱絕代雙驕,並世雙雄,五次大戰打得驚心動魄,盪氣迴腸,卻始終未能分出勝負。而他們兩人孰強孰弱,至今仍然眾說紛紜,未有定論。


作者簡介:

丁牧,北京電影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電影家協會會員、中國電影文學學會理事、北京影視藝術家協會會員,央視《百家講壇》欄目特邀專家。迄今發表電影、電視藝術論文數十篇,著有《電影劇本創作入門》《宋徽宗之謎》等書,並創作發表及投拍影視劇本多部,主要有《神犬的最後行動》《十字架下的魔影》《真假幽默大師》《殺機四伏》《紅嫂》《助理導演》《心網》《男大當婚》及《生死存亡》等。


章節試讀:

冬晨,寒風砭骨,薄霧未消。多數店鋪尚未開門,街頭巷尾一片冷寂。就在這畏寒的人們還懶得出窩的時辰,一隊人馬從太原知府衙門馳出。馬蹄急促地敲擊著冰冷的石板路面,順著府前大道一路向西奔去。D

  賓士在這隊人馬最前面的,是太原知府兼都總管張孝純。宋朝重文抑武,州府的軍事主官往往委授文職官員兼任。策馬其後者是太原府副都總管王稟,他就是個名副其實的軍事將領。王稟身後是隨父效力於軍中的其子王荀。再後面,是十餘騎禁軍士兵。這些人一個個皆色凝似鐵。尤其是打頭的張孝純,從他那張緊繃著的面孔上流露出來的,除了異常的沉重,還有掩飾不住的焦灼。由此一望可知,乃是出了大事。D

  的確是出了大事。崛起於白山黑水間的女真金邦,在以摧枯拉朽之勢掃滅了雄踞塞北二百餘年的遼朝後,揮師南下,把戰火燃燒到了宋朝的家門口。如果金軍再向前推進一步,遼闊中原便要全面地被佔領。這事於國於民,不啻石破天驚。D

  說起來,異族的入侵,對大宋王朝原本倒算不得什麼稀罕事,因為在宋朝自西元九六磞~開國至今的一百六十多年堙A外患就從未消除過。宋太祖奪取後周,平定後蜀南漢南唐諸國,宋太宗繼之拿下北漢,雖是結束了五代分裂局面,基本奠定了國朝版圖,但在其南北西三方,仍有不少異邦對中原和江南這一大片富庶之地魚米之鄉垂涎三尺虎視眈眈,逮著機會就想伸手撈上一把。D

  當年對宋朝威脅最大的,當屬北方的遼國與西北方的西夏。遼國又稱契丹,其祖為鮮卑族的一支,再上溯其脈,是漢代的匈奴。西夏國則為黨項人所建,黨項人的祖先,乃是起源於今青海一帶的羌人。契丹人與黨項人皆以遊牧狩獵為生,俱是彪悍之輩,都有對外掠奪擴張的野心。與其相鄰為國,欲求和平共處相敬如賓,是根本不可能的。況且趙宋朝廷也不是沒有繼續擴大疆域的欲望。這就導致了在這百十年堙A宋朝與遼夏的戰事此起彼伏,始終不息。D

  在這些頻繁的戰事中,曾產生過許多重大歷史事件和歷史名人。其中最著名的歷史事件,是宋遼於景德元年締結澶淵之盟;而最具知名度的人物,則為與遼寇奮勇作戰壯烈殉國的宋將楊繼業。以楊老令公為首的楊家將的故事,後來被藝術家們演繹得豐富多彩婦孺皆知,已在中華大地上傳頌千年之久,在戲臺上造就出了一代代的紅伶名優。D

  宋朝與遼夏的交戰歷年來互有勝負,但總體來看是勝少負多。尤其是在幾次重大戰役上,如宋遼於太平興國四年的高粱河之戰,於雍熙三年的岐溝關、陳家穀之戰,宋夏於寶元年間的三川口、好水川、定川砦之戰,於元豐四年的靈州、永樂城之戰等,俱是慘敗得一塌糊塗。堂堂大宋雄師,想當初平定中州掃蕩江南銳不可當,為何後來面對化外夷蠻,反而變得弱不禁風了呢?個中緣由涉及政治經濟軍事天時地利人和等多方面因素,細論起來話長,這堨B不多贅言。待讀者閱完本書,對此也就不言自明了。D

  總之,一個很明顯的事實是自宋朝開國以來,雖然軍費逐年遞增,但軍力每況愈下,在與異族鄰邦的交戰中,基本上占不到上風。D

  然而這樣一個嚴重問題,卻並未引起宋朝的高度重視。因為,歷年來遼夏兩國的進犯,除了景德元年遼聖宗與承天太后親率二十萬大軍出征的那次南侵,亦即導致宋遼締結澶淵之盟的那次戰事,遼鋒逼近汴京,形勢比較險惡外,餘者皆僅屬“犯邊”,也就是說戰事區域基本上是處於邊關一帶。以遼夏當時之實力,只能有限度地掠奪一些財富和領土。宋軍戰敗,朝廷頂多採取些割地賠款之類的手段便可了事。所以宋朝對於頻發這種性質的戰爭雖然也深感頭疼,但因其畢竟動搖不了國朝根基,而始終未樹立起真正的危機意識。戰事一來君臣一通手忙腳亂,戰事一去朝野複又歌舞昇平。仿佛那不時燃起的邊塞烽火,不過是無須多慮的癬疥之疾。D

  但是這一次的情況卻與以往大不相同。剛剛推翻了曾經稱霸塞北的大遼朝的女真金國,居然傾其精銳再接再厲,發出分別以金太祖之子完顏斡離不和國論移賚勃極烈完顏粘罕為統帥的東西兩路大軍,反戈殺向了與其訂有聯合滅遼盟約的大宋。金東路軍自其南京取燕山,西路軍則出其西京攻太原。兩路大軍的最終目標,皆為宋都汴京。這就不似通常的“犯邊”,而儼然是懷有掃滅大宋之意了。因而宋朝這次面臨的危機,顯然遠非歷史上任何一次外寇入侵。D

  金軍出手不凡,在其東路軍破澶州下薊州直逼燕京的同時,西路軍亦連下朔、武、代、忻數州,轉眼之間兵鋒直指太原。太原乃宋朝北方重鎮,其地一旦失守,金西路軍即可全師南下。因此在這堸磻M頂住和拖住金軍,對於整個戰局的發展,對於大宋王朝的存亡,都具有至為重要的戰略意義。D

  太原的主要軍政長官張孝純、王稟對這一點看得非常清楚,深感局勢嚴峻而責任重大。探馬一日數報軍情,攪得他們心急火燎,此時宋朝的最高軍事統帥童貫,正以領樞密院事兼兩河宣撫使的身份坐鎮太原。張孝純和王稟便將軍情急報童貫,期望童貫迅速做出部署,緊急調集和指揮軍隊迎敵。豈料接連幾日的軍情報上去後,童貫那邊卻毫無回音。眼看著金軍就要兵臨城下,張、王二人不敢再坐等。所以這一日早上,兩人在府衙簡單地碰了個頭,便帶上衛兵徑赴宣撫司,去找童貫當面請示並敦促其趕快制定禦敵大計。D

  遼國是長期欺壓女真的霸主,也是宋朝的宿敵。新興的金國起兵反遼,宋朝曾主動與其結為盟友,兩國本是同一條戰壕堛瑣啎矷C為什麼遼朝甫滅,金邦鐵騎隨即就掉轉馬頭殺向了大宋呢?從根本上說,當然是因為金人貪心不足,恃武逞威,侵略野心沒有止境。但一對盟友倏爾翻臉,總還有點具體原因。其中具體原因,主要便是燕雲十六州的歸屬之爭以及張覺事件。D

  燕雲十六州的歸屬,是導致宋金爭端的一個大問題。所謂燕雲十六州,是指現今的北京市、北京密雲、北京順義、北京延慶、山西大同、山西應縣、山西朔州、山西朔州東、河北薊縣、河北河間、河北任丘、河北涿州、河北懷來、河北涿鹿、河北宣化及河北蔚縣諸地,當時的地名稱謂是幽、檀、順、儒、雲、應、朔、寰、薊、瀛、莫、涿、媯、新、武、蔚。從地圖上看去一目了然,這些州縣均分布於長城沿線,是中原防禦北寇入侵的重要屏障。D

  這一地區原屬後唐。西元九三六年,後唐河東節度使石敬瑭在晉陽發動叛亂,企圖自立為帝,為取得遼太宗的支持,將其割讓給了遼朝。宋朝開國後,曾數次欲奪回此地,卻始終未能如願。著名的高梁河之戰和岐溝關之戰,就是宋朝為奪回這片土地而引發的大戰,結果宋軍皆是一敗塗地。澶淵之盟劃定宋遼疆界時,除莫瀛兩州劃給了宋朝,其餘諸州仍歸遼朝所有。D

  金邦起兵反遼,宋朝感到有機可乘,即向金朝表示“欲與通好,共同伐遼”,並遣使與金朝締約,約定由金國取遼中京,宋朝取燕京一帶,事成之後燕京歸宋。這就是史書所稱的“海上之盟”。然而由於宋徽宗趙佶疏於朝政,不諳地理,在禦書中只提到了“燕京”,而未明確說明這個“燕京”的含義乃是包括燕雲十六州在內,就給金人留下了破遼之後只肯交割燕京所轄州縣,而拒不交出其餘諸州的藉口。宋朝對這個結果當然很不滿意,多次派人赴金交涉。而金朝因在征遼戰場上連連獲勝,態度日趨蠻橫,不但對宋朝的要求嗤之以鼻,反而變本加厲地提出,宋朝須向其繳納巨額歲貢方可交割燕京。兩國關係因之急劇惡化。D

  張覺事件就是在這個時候發生的。D

  張覺原為駐守平州的遼將,金軍攻下燕京後暫時將其留用,意欲日後伺機剪除。宣和五年八月,金太宗即位,下令將遼朝降臣及燕京居民遠徙東北。張覺抗命,改投宋朝。時有臣屬勸趙佶不可接納張覺,以免貽金人以挑釁藉口。趙佶未從其言。金人興兵討張,張覺逃入了燕山郭藥師軍中,但其母其妻均被金人俘去。其弟因此降金,並交出了趙佶賜予張覺的手詔。D

  金朝掌握了宋朝招降納叛的證據,向宋朝移牒索人。燕山府安撫使王安中殺了一個貌似張覺者糊弄金人,被金人識破。金人大怒,聲稱要發兵自取張覺。趙佶為金朝壓力所迫,只得下密詔將張覺及其二子處決,以水銀函其首送與了金人。D

  這個事件令原已十分緊張的宋金關係雪上加霜,並且為正想找碴兒進擊中原的金朝提供了口實。所以儘管宋朝再三示以歉意,金朝仍以宋朝背盟為由,出兵攻佔了蔚應兩州,並指使西夏出兵夾攻武朔。宣和七年十月間,野心勃勃的金軍備戰完畢,金太宗便正式下詔發兵,悍然拉開了伐宋戰爭的序幕。D

  可笑的是,直到金軍已縱馬出師,宋朝對金人的野心尚渾然不覺,尚在幻想以談判的方式索要金朝不肯交割的州縣。童貫駐守太原,就是來與金人交涉蔚應兩州的歸屬問題。這當然無異於癡人說夢。現在總算到了夢醒時分,然而熊熊狼煙卻已燃至眉睫。D

  對於上述歷史淵源,張孝純和王稟皆知大略。所以現在充斥在他們胸間的,除了對金軍侵略行徑的義憤,亦不乏對朝廷屢屢在外交和軍事行動上失策的惱火,以及對那些昏庸誤國的文武大員的痛恨。不過作為官階不高背景不硬的地方軍政官員,他們對後者都不願去多想。想那麼多也沒用,任你牢騷再盛,又能奈何了誰?因此他們現在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希望儘快地在童貫的統一指揮下行動起來,在這國難當頭之際,履行好自己所應承擔的那份職責,千萬莫讓失地辱國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D

  太原城的城區不大,取捷徑由一條小巷穿插過去,再拐過兩個街口,就來到了宣撫司所在的大街。這條街上這時也正冷清,而宣撫司門前卻立著一隊人馬,其中還有若干輛馬車,有人正往馬車上裝著箱子,宛如搬家。D

  張孝純和王稟遠遠看到這情景,有點詫異地對視了一下。宣撫司要遷址嗎?現在給童貫童大人提供的這處辦公及居住場所,已經是太原城堻怞n的房子了,他還想搬到哪兒去?說話間已馳近宣撫司,張孝純令馬隊止步,讓衛兵下馬候立道旁,他和王稟將馬鞭遞給王荀,兩人便邁步向宣撫司門前走去。D

  童貫的隨行參議宇文虛中正在指揮士兵們往馬車上裝載箱包,見張孝純和王稟到來,回身迎了兩步,向二人揖道:“二位大人早。”張孝純、王稟拱手對宇文虛中還過禮,張孝純掃視一下身邊的車隊,問道:“宇文大人,你們這是——”宇文虛中尷尬地剛剛支吾了一聲“這個……這個……”就聽得一陣腳步聲傳來,是身裹裘袍的童貫在若干文武隨員及侍衛親兵的簇擁下,走出了宣撫司大門。D

  這童貫是個宦官,由於極善逢迎拍馬,深得趙佶寵信。他曾以監軍身份率師討伐河湟吐蕃和西夏黨項,亦曾親掌帥印“征剿”過方臘,前不久還“收復”了金人暫時放棄的燕京。在他指揮的歷次戰役中敗績甚多,損失巨大,往往是在付出極不相稱的代價後,才換取到某些空頭戰果。但因其善於掩飾真相虛報戰功,竟被趙佶視之為傑出帥才,數度委領樞密院事。今年六月,他又被封為廣陽郡王,其受寵之勢不言而喻。此前朝廷與金朝在歸還燕雲十六州問題上發生爭端,趙佶撤掉了辦事不力的譚稹,特令童貫兼任兩河宣撫使,前來太原與金人斡旋。然而他也沒什麼超人奇能,他的前任沒達成的協議,他也同樣沒達成。非但沒達成,他談來談去,還把對方的金戈鐵馬談過來了。D

  張孝純、王稟一見童貫,忙撇開宇文虛中,雙雙上前施禮:“下官張孝純、王稟參見童大人。”童貫看到他兩個,稍稍一愣,然後慢吞吞地哼道:“你們兩個來此何事?”張孝純再揖道:“金寇悍然犯境,軍情萬分吃緊,下官想請童大人——”童貫沒等他們說完,便擺擺手打斷:“前幾日送過來的驛報我都看過,這些不必再說了。”王稟緊接著跟上一句:“那麼當如何調度兵馬禦敵,還望童大人速為示下。”童貫頓了頓,拖著長腔道:“這個嘛,事關重大,待本官回朝奏明聖上再做定奪吧。”D

  “什麼?”張孝純和王稟霍地一驚,“童大人要回汴京?”D

  “正是。此地的局勢如此嚴重,一舉一動關乎我大宋全局,本官焉能不速速赴闕面奏?”關於這些天金軍入境的情況,童貫的確是一直都在密切關注。他也看出了這一次外寇入侵的架勢非同以往,掂量著如果留此指揮作戰,恐是必敗無疑。因為一來他情知宋軍不是氣焰正盛的金軍的對手,二來他也明白自己根本就沒有什麼運籌帷幄決勝千堛滬x事才能。雖然對外他可以恬不知恥地吹噓自己胸中自有百萬兵,但在內心堙A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所以他一看形勢不妙,就決定趕快離開這塊是非之地。這樣萬一將來太原失守,責任也追究不到他的頭上。D

  張孝純一聽童貫居然要在這個時候離開太原,心騰的一下急了。什麼赴闕面奏,分明是以此為藉口臨陣逃脫。你一拍屁股跑了,我們怎麼辦?太原怎麼辦?兩河的百姓怎麼辦?他不由得提高聲音道:“童大人,下官以為童大人此時不宜離開太原。目下金寇迫近,大戰在即,正需童大人坐鎮調度,統馭各路兵馬協力抗敵。”D

  童貫對自己匆忙逃離太原的舉動原本就心虛,聽張孝純這麼一說,恰似變戲法地被人當場覷出破綻,心中一陣著惱,面色就沉下來:“本官怎麼就不宜離開太原?邊關事變甚劇,本官赴闕面奏其詳,此乃頭等大事。”D

  “童大人,末將以為,大家同心協力守住太原,才是當前的頭等大事。”這是王稟那渾厚的聲音。D

  “放肆!”童貫被王稟堵得氣噎丹田,忍不住勃然作色,“本官行止自有方寸,難道還需要你來訓導嗎?守衛太原是你等的職責,你等自去把守便是,到本官這堥茧謙舅偵礡H”若在平時,對於膽敢如此頂撞他的武夫,童貫至少要扯著嗓子來一番痛罵。但是現在他不想多?唆,他知道與張孝純、王稟越糾纏於己越不利,於是傲然地將手一揮,“本官事急,無暇多言。你等不是要本官下令嘛,本官現在就下令,命你等速速調兵佈防,通力堅守太原。如若太原有失,唯你二人是問”!D

  說罷,童貫便繞過張孝純、王稟,逕自走向屬下為他準備好的一匹高頭戰馬。後面的隨員們忙亦步亦趨地緊跟上去,無人再去理睬張王二人。只有宇文虛中經過他們身邊時,同情地向他們揖揖手,小聲地奉送了一句:“二位大人好自為之吧。”D

  童貫跨上戰馬,率先揚鞭起步。從隨後跟進的車馬輜重上可以看出,童貫此番來太原,雖然在外交上一無所獲,其個人收穫卻是頗豐。至於他收穫了些什麼財寶,是怎樣收穫而來的,沒人搞得清楚。人們只知每逢外出辦差,童貫從不空返。不多會兒工夫,童貫一行便浩浩蕩蕩地拐過街頭,消失得無影無蹤。D

  王稟面對著空曠的街道,忍不住破口大罵:“他奶奶的,這等混賬閹豎也配領兵!”D

  張孝純苦澀地一笑:“是啊,越是這樣的人,倒越是能見信於朝廷,豈非咄咄怪事。”他抬頭望望因大雪將臨而變得越來越顯陰暗的天空,沉默有頃,吐出一口粗重的悶氣,猛地回頭斷喝:“速回府衙,召集眾將議事。”D
這一天,是宣和七年十二月八日。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