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文學小說 中國文學 中國文學評論研究
 
 
 
 
歷史的光影:程偉元與紅樓夢
 作  者: 胡文彬
 出版單位: 中國文史
 出版日期: 2019.12
 進貨日期: 2019/12/23
 ISBN: 9787520508025
 開  本: 16 開    
 定  價: 413
 售  價: 330
  會 員 價: 303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少年不懂《紅樓夢》,讀懂紅樓已中年。

記得小學時就猜讀過繁體版的《三國演義》《西遊記》《水滸傳》,也曾聽過“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的《好了歌》,初中時看過電影《紅樓夢》卻不知所云,只看穿古裝的男男女女在銀幕上來來往往,真正讀《紅樓夢》原著卻是大一上學期的時候。記得當時老師在講台上說,你們要是沒有讀過《紅樓夢》,在外面千萬別說是中文系的學生,否則會讓人笑掉大牙的!為了證明自己是中文系的一分子,趕緊去圖書館借來《紅樓夢》一閱,讀完一遍後趕緊收手。或許是我情商太低了,從此以後真的沒有再讀《紅樓夢》了,儘管對面床鋪下的同窗曾讀過十幾遍,曾神經兮兮地倒背如流過黛玉的《葬花詩》。


內容簡介:

《歷史的光影:程偉元與<紅樓夢>》以翔實的文獻作基礎,歷十數年的認真考辨,證明程偉元在紅樓夢閱讀、傳播史上的重大貢獻!程甲乙本開啟了《紅樓夢》活字版的新時代、擴大《紅樓夢》的流傳方式和地域,從而使這部文學經典走向世界!作者期待本書的出版能夠使讀者對程偉元的生平事跡和印刷程甲乙本的功績有一個全面的了解和認識!


作者簡介:

胡文彬,1939年10月生於遼寧省蓋平縣九區(今歸大石橋市),祖籍山東黃縣(今龍口市)。中國作家協會會員。1966年畢業於東北人民大學(今吉林大學)歷史系。1968年4月分配到人民出版社。曾任《新華文摘》歷史編輯。1987年3月調中國藝術研究院紅樓夢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紅學會副會長、顧問、學術委員會主任。1983年至1987年任87版電視劇《紅樓夢》副監制。2005年榮獲中國食文化學會授予的“中國食文化突出貢獻專家”稱號。1999年被評為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自1980年至今出版紅學著作29種,主編、與他人合作校注圖書17種。代表性著作有《紅樓夢在國外》《紅樓放眼錄》《紅樓夢與中國文化論稿》《紅樓夢與台灣》《程偉元與紅樓夢》《紅樓夢人物談》《紅樓夢與北京》《感悟紅樓》《胡文彬點評紅樓夢》《世紀回眸•當代紅學的記憶》等。


圖書目錄:

序 周紹良







引 論

千秋功罪費評章 5

一語鑄成百年辨 10

附錄一:皕年難忘《紅樓夢》 17

—— 為程甲本《紅樓夢》擺印210周年而作

附錄二:唯有“紅樓”忘不了 20

—— 寫在程乙本《紅樓夢》擺印210周年之際







第一章 程偉元的籍貫與家世

“程本系河南籍”,“伊川先生三十一世孫” 25

程偉元家世的推測 28

程偉元繪扇面上一方印章引出的批判 30



第二章 程偉元的生卒年與生平事略

從“程君小泉,予之同學友”推測其生年 35

從《題程小泉先生畫冊》小序考其卒年 37

京華東都一冷士 39







第三章 程偉元詩文書畫才藝初論

文章妙手稱君最 45

—— 一序一跋,偶爾露真容

新詩清潤見珠璣 47

—— 程偉元“工詩”,二百年來詩一首

滿幅雲煙滿幅春 49

—— 程偉元“擅畫”“能書”的記載

余論,不是結論 54

附錄一:此圖出自小泉手 57

—— 程偉元繪《柳蔭垂釣圖》親驗記

附錄二:春風畫圖芥子園 61

—— 程偉元“畫扇”之來歷







第四章 程偉元的交遊

世事如煙夢難圓 65

—— 程偉元與高鶚的合作與分手

將軍本色是詩人 71

—— 程偉元與晉昌的交誼

附錄:晉昌小傳 76

為惜分陰答舊知 77

—— 李楘與程偉元的交誼

附錄一:為伊書林備辛勤 80

—— 李楘交遊及詩藝

附錄二:書院題聯遼海情 82

—— 李楘題瀋陽書院聯的發現

附錄三:晉昌給李楘詩 84

展卷託言鳴相思 87

—— 程偉元與金朝覲的師生之誼

附錄一:千載傳聞每異辭 89

—— 晉昌與金朝覲

附錄二:金朝覲生平資料 91

惱人最是跡難尋 96

—— 程偉元與周可庭的交誼

同是遼東作客人 99

—— 程偉元與葉■畬的交誼

附錄:晉昌贈葉■畬詩錄 102

我與小泉亦吟友 104

—— 程偉元與劉大觀的交誼

附 錄 107

聚散升沉足慷慨 109

—— 程偉元與善怡■的交誼

附錄一:柳蔭畫卷存遺墨 111

—— 徐績生平追蹤

附錄二:今對此圖心已醉 112

—— 張映漢生平述略

紅豆香多入瘦吟 114

—— 程偉元與孫錫的交誼

附錄:孤艷不爭團扇寵 118

—— 孫錫交遊詩錄

誰解高人真面目 121

—— 程偉元與范秋塘的交誼

傲骨凌霜伴高賢 124

—— 程偉元與王爾烈的交誼

附錄一:雙松並茂祝瑤峰 127

—— 程偉元繪《雙松並茂圖》

附錄二:慚愧天涯作客人 129

—— 程偉元在瀋陽的傳說

沈水蒼茫夢與真 132

—— 程偉元與裕瑞相識的推想

片刻言情盡有真 136

—— 程偉元與朝鮮友人往來紀事

附 錄 141







第五章 程偉元與《紅樓夢》

“竭力搜羅”之功首推程偉元 145

神龍無尾與程高的“補遺”之功 148

盍分任之與遂襄其役 152

程刻本《紅樓夢》“鐫板”的地點問題 156

程刻本《紅樓夢》“未加評點”的原因 162

程刻本《紅樓夢》“作偽”鐵證辨析 166

附錄一:冷客廟市問故書 170

—— 北京廟市與《紅樓夢》抄本流傳

附錄二:鼓擔尋來“神龍尾” 173

—— 北京“打鼓擔”與《紅樓夢》一百二十回本







第六章 程偉元在《紅樓夢》版本史上功不可沒

程甲本《紅樓夢》的版本價值評估 179

程乙本《紅樓夢》修改概說 186

世傳“程丙本”的構成及其研究 189







第七章 清代刻書業與《紅樓夢》的流傳、普及

北京坊刻與《紅樓夢》刻本的出現 195

《紅樓夢》新評點本與續書仿作 197

題詠、戲曲、繪畫與《紅樓夢》走向大眾 199

“ 紅學”一詞的出現與一百二十回本《紅樓夢》走向世界

201







第八章 程偉元生平研究資料編

程偉元詩文輯錄 209

程偉元生平資料輯要 212

附錄一:晉昌贈范秋塘詩 224

附錄二:清嘉慶元年王爾烈壽屏 237

附錄三:脂評透露八十回後情節摘要 249

程偉元生平年表 251

程偉元研究論著索引 267

後 記 281


章節試讀:

世事如煙夢難圓
—— 程偉元與高鶚的合作與分手







程偉元與高鶚相識於北京,這當不成問題。但他們相識於何時,又是怎樣的機緣使他們相識,到現在還沒有查到什麼文字記載。

但是有一條間接的線索,似可給我們一些新的思考。此即高鶚曾於乾隆五十一年丙午(1786)秋天,在北京應考一次,結果名落孫山。當時他寫了兩首七律《看放榜歸感書》,[1]詩云:



又看群仙上大羅,歸來抱膝且吟哦。

無情白髮駸駸長,有路青雲望望過。

“君子不憂”乃所願,“小人有母”謂之何?

休疑塵世浮名感,五載生徒廢《蓼莪》。



激電流光逝水波,升沉容易坐消磨。

卞和玉璞誰重賞,管輅金錢事總訛。

茅屋佳人愁日暮,上清仙子愛高歌。

料應別有鈞天曲,蘇李歸來費揣摩。



詩中雖然用了“君子不憂”“小人有母”、《蓼莪》、“卞和玉璞”“管輅金錢”之類的典故,但詩意並不難以理解。我的注意點是在“蘇李歸來費揣摩”一句上。蘇李,當指漢代的蘇武和李陵,這兩個人是好朋友,又都有文才,會作詩,後世以蘇李並稱。高鶚借用“蘇李”之典,是否暗指他和程偉元同時參加了這次秋試呢?如果我的推想有幾分道理的話,那麼程高二人當在乾隆五十一年(1786)前就相識,至晚也在這次“秋試”中相識。

在此後不久,高鶚曾寫過一首《行酒》[2]詩,其詩云:



青雲淡蕩敞重閽,三十荀郎尚蓽門。

偶爾談天惟老衲,近來行酒半荒村。

夕陽曲徑牛羊下,秋水空陂鵝鴨喧。

著我此間殊不惡,薄田負郭竟誰論。



從這首詩的內容看,他當時還沒有中舉,居住在城外以薄田為生,故有“薄田負郭竟誰論”之語。那時間當在乾隆五十三年(1788)中順天鄉試舉人之前,或五十一年或五十二年。第二句“三十荀郎尚蓽門”,當是借指自己的年齡三十歲了。按此上推三十年,應是乾隆二十一年或乾隆二十二年,就是說高鶚的生年是1756年或1757年。乾隆五十五年(庚戌)(1790)三月高鶚又寫了兩首《庚戌三月寓齋枕上聞風雨聲》[3],詩云:



二分春過無風雨,今日濃陰掃不開。

剛是客邊頭一夜,瀟瀟又作打窗來。



作意多應為杏花,曲江年少屬誰家。

懶人自笑關情甚,生怕泥沾擇■車。



這兩首詩寫出高鶚當時的“閑且憊矣”的生活狀況和心境。

我曾在《為惜分陰答舊知—程偉元與李楘的交誼》[4]等文中推測過,程偉元約於乾隆三十六七年前後來到北京,目的也是為了進入仕途,但可能在幾經失敗之後,他的理想徹底破滅了,轉而走上不問世事的道路。他在經過幾年的“竭力搜羅”之後於乾隆五十六年(1791)春間開始,邀正在“閑且憊矣”的高鶚共同合作整理《紅樓夢》。

從1791年春天開始到1792年程乙本的正式出版,前後不足兩年的時間,程偉元和高鶚二人將“漶漫不可收拾”的《紅樓夢》經過“細加釐剔,截長補短”終於達到前後“接榫”,完成了第一次整理的任務。其後是二人分頭抄錄,合成全部,達到“鐫板”的要求,終於實現了“公諸同好”的目的。世人對程高二人進行怎樣評價,前人有前人的記載,今人有今人的評價,皆有文字可查,這裡不作複述。

我個人在梳理程高二人這次千載一遇的合作過程的時候,有高興也曾有過不少困惑。在此提出來共同討論,希望得到同好的指教。

(1)1791年程甲本問世時,卷首附有程偉元和高鶚的兩篇序文,位置是“程前高後”[5]。這樣的安排凸顯了程偉元在這項整理工程中的“主人”身份,同時從中國傳統的道德標準來看,也符合“尊長敬賢”的基本要求。但是到了1792年程乙本出版時,卷首序文的位置卻缺了程偉元序,只在《引言》前署了程偉元、高鶚的名字[6]。這個變化是程偉元的謙讓,對高鶚的“遂襄其役”的回報,還是有其他什麼原因?或是高鶚自己“爭取”來的?

(2)從1792年程乙本問世後到乾隆六十年(1795)高鶚考中進士[7],這三年之中程高二人之間沒有任何往來的文字記錄可尋。程高都是工詩之人,何以沒有一次唱和?特別是高鶚在程乙本“工竣”之後寫了《重訂〈紅樓夢〉小說既竣題》[8],詩中卻一字不提程偉元。而他的同年張問陶,竟然在《贈高蘭墅(鶚)同年》[9]詩注中也寫上“傳奇《紅樓夢》八十回以後俱蘭墅所補”這樣重要的話,不是張問陶個人的“猜測”之詞,而是高鶚親口告訴他的。倘是如此,人們不禁要問:高鶚如此在意自己的“所補”,而一句不提程偉元的邀請,其目的又該如何理解?

(3)從乾隆六十年四月二十日高鶚以三甲同進士出身“著以內閣中書用”至嘉慶二十年(1815)“齎志以終”[10],在長達20年的時間裡,兩位當年的合作者為什麼沒有書信往來,連一首唱和詩也沒有留下來?高鶚的同年薛玉堂、張問陶、徐潤第、善連及學生增齡、華齡等人的詩文集中都一字不提《紅樓夢》梓行事?而程偉元的朋友昌晉、李楘、劉大觀、善連(怡■)、學生金朝覲等人為什麼也三緘其口,在詩文集中也不露一字呢?

(4)一粟《紅樓夢書錄》中著錄的程甲本翻刻本最多,其中除了早期東觀閣本、本衙本、藤花榭本、善因樓本、抱青閣本等保留了高鶚序外,從寶興堂本、寶文堂本到藤花榭重刊本、會錦堂本、聚和堂本、三讓堂本、同文堂本、偉元堂本等20余種翻刻本皆一律刪去了高鶚的序文,直到1927年2月上海亞東版刊印程乙本時才出現了高鶚序和《引言》[11],如果一粟《紅樓夢書錄》的著錄準確無誤的話,那麼這種獨刪高序的做法與程偉元是否有關呢?難道各地翻刻者是不約而同的自動行為?



1791年刊印繡像《紅樓夢》卷首高鶚序





對上述四個疑惑問題,儘管我反覆思考了很久,但說起來很慚愧——因為直到動筆寫這篇文章之時,我仍然無法說自己的答案是無可挑剔的。現在我只想把自己思考的粗淺意見略做陳述,希望得到討論。

首先,就我所接觸到的程高二人的家世生平資料看,因程偉元來自文化之鄉的“古吳”,地域文化的熏陶,使他的性格具有深沉、內向的特點,儘管他是此次整理《紅樓夢》抄本的主人,但在如何完成“接榫”的過程中可能較傾向謹慎從事。但生性狂放的北方人高鶚,則可能認為程過於“保守”,常有自作主張地刪改或大量增加北方語言,不同的主張造成二人之間的分歧。到了程乙本時候,分歧會更大,程偉元對程乙本的整理結果表示了極大的“不滿”,因而根本不想署名。

其次,高鶚是一個看重功名的人,他在程乙本問世後即寫出《重訂〈紅樓夢〉小說既竣題》一詩又不提程偉元一個字,把“重訂”的功勞據為己有,是否他們在工作過程中產生了某種分歧而引起程偉元的反感呢?我想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因此,二人之間的“裂痕”愈來愈大的結果,最終導致了程高二人“分道揚鑣”的悲劇結局。揆之200餘年後今日諸多合作者最後不歡而散乃至視若仇人的種種顯例,可否認為程高之間也是如此呢!特別是高鶚後來特意刻了一方“紅樓外史”[12]的印章和將合作整理《紅樓夢》事特意告訴了張問陶,引出張詩的小注“八十回以後俱蘭墅所補”,這兩件事是否可作為他自我“張揚”的一個旁證!?

這只是我個人的解讀,希望有朝一日能發現新材料否定我的這個看法,那時我會感到高興,並為我的“妄解”做出檢討。



2007年10月9日初稿

2011年3月18日修改











[1] 高鶚:《看放榜歸感書》,載《月小山房遺稿》葉四下。胡文彬、周雷編注:《高鶚詩文集》,百花文藝出版社1984年9月版,第31頁。



[2] 高鶚:《看放榜歸感書》,葉五上下;第34頁。



[3] 高鶚:《看放榜歸感書》,葉二上下;第36頁。



[4] 胡文彬:《為惜分陰答舊知——程偉元與李楘的交誼》,載《夢香情痴讀紅樓》,山西教育出版社1998年4月版,第264—273頁。



[5] 一粟編:《紅樓夢書錄》,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7月版,第17頁。著錄原文:“乾隆五十六年辛亥(1791)萃文書屋活字本,一百二十回。……首程偉元序、高鶚序。”



[6] 同上,第24頁。著錄原文:“乾隆五十七年壬子(1792)萃文書屋活字本,一百二十回。……首高鶚序,次程偉元、高鶚引言。”



[7] 朱保炯、謝沛霖編:《明清進士題名碑錄索引》,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2月版下冊,第2752頁“乾隆六十年乙卯恩科(1795)第三甲第一名”。



[8] 朱保炯、謝沛霖編:《明清進士題名碑錄索引》,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2月版下冊,第2752頁“乾隆六十年乙卯恩科(1795)第三甲第一名。”



[9] 張問陶:《贈高蘭墅(鶚)同年》“傳奇《紅樓夢》八十回以後俱蘭墅所補”。載《船山詩草》卷16,《辛癸集》。又載中華書局1986年1月版,2000年3月版第二次印刷下冊,第457—458頁。此詩寫於辛酉年,即嘉慶六年(1801)。據四川蓬溪胡傳淮著《張問陶年譜》(巴蜀書社2005年版)記載:張問陶生於乾隆二十九年甲申(1764),小於高鶚六七歲。從21歲始三次赴京師應試,直至乾隆五十五年庚戌(1790)考中第三甲第五十五名進士。是科高鶚極可能也參加了會試,再次落榜。故在《庚戌三月寓齋枕上聞風雨聲》詩中有“今日濃陰掃不開”之句。張高相識至晚應在此時,故有“同年”之稱。次年二月,張問陶離京西返。而此時恰是程偉元邀高鶚共同整理《紅樓夢》之際,十三年後張高再次相見(張詩有“彈指十三年已去,朱衣簾外亦回頭”句),暢談別後方知高參加整理《紅樓夢》之事(張詩中有“艷情人自說紅樓”句可證)。



[10] 增齡:《月小山房遺稿序》,載《月小山房遺稿》卷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2月版下冊,第4頁。序云:“蘭墅夫子,鐵嶺漢軍人也,由乙卯進士歷官給諫,譽滿京華。而家貧官冷,兩袖清風,故著作林,未遑問世,竟齎志以終。”時在嘉慶丙子(1816)春三月。



[11] 參見一粟編著《紅樓夢書錄》“版本”部分,見第36—75頁。



[12] 高鶚是否有署“紅樓外史”之號,僅見惲珠《國朝閨秀正始集》,道光十一年刊本,卷二十文云:“按鶚字蘭墅,別號紅樓外史。”恩華《八旗藝文編目》(1941年印本,史部,政治),文云:“蘭墅有小印‘紅樓外史’。”李葆恂《舊學庵筆記》(1916年刊本)亦記高鶚“嘗自號紅樓外史”。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至2018年起,因中國大陸環保政策,部分書籍配件以QR CODE取代光盤音頻mp3或dvd,已無提供實體光盤。如需使用學習配件,請掃描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