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文學小說 中國文學 中國文學評論研究
 
 
 
 
 
文心雕龍
 作  者: (南北朝)劉勰/陳書良
 出版單位: 作家
 出版日期: 2017.06
 進貨日期: 2018/1/12
 ISBN: 9787506394697
 開  本: 32 開    
 定  價: 368
 售  價: 294
  會 員 價 : 270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中華國學經典,精粹詩詞文論必讀本,文學評論史之始祖古人的寫作秘笈,引導中華文學源流的經典之作。黃庭堅,魯迅等不同時代的文學家共同推薦。

★劉勰《文心雕龍》體大思精,是中國古代文學理論和文學批評史上的*之作,《文心雕龍》研究,歷來是中國古代文學研究中的顯學。

★陳書良教授推出的《文心雕龍》對《文心雕龍》原文的篇次和字句都進行了考證和整理,是一個不同於以往諸家的新本,一部業深覃思的精品。

★本書內容豐富,見解卓越,體大思精,是中國古代文論的經典之作。

★作者陳書良出自書香世家,是馬一浮大師的嫡傳弟子,具備正統的學術傳承,扎實的學術修養,獨特的學術見解。



【留下它的理由】

★本書全面而系統地論述了寫作上的各種問題。尤為難得的是對應用寫作也多有論評。全書論及的文體計有59種,而其中屬於應用文範疇的文體竟達44種,占文體總數的四分之三。

★學者陳書良對《文心雕龍》的近一百八十個文學術語,進行了深刻而獨到的詮釋,是近年以來少見的體現出深厚功力和學養,同時又貫穿著鮮明的創新精神的學術著作。



★一部具備獨特學術視角的《文心雕龍》普及讀本,全書包含“釋名”和“直讀”兩部分,以雙欄文白對照的形式出版,方便一般讀者直讀,另一方面又以前述《釋名》為主體,使有志深入學習《文心雕龍》者得窺門徑。



★雙封面精裝,設計典雅,裝幀精美,藏書愛好者上上之選。


內容簡介:

《文心雕龍》是中國南朝文學理論家劉勰創作的一部理論系統、結構嚴密、論述細緻的文學理論專著,它的研究歷來是學術中的顯學。

已故樸學家吳林伯先生是馬一浮大師的嫡傳弟子,一生致力於《文心雕龍》的研究,見解幽深而獨到,堪稱業界權威,他的大弟子陳書良教授於繁華紛擾中獨立蒼茫,以振興樸學為己任,繼承先師衣缽,將《文心雕龍》研究延續下來,發揚光大,以饗後學。

陳書良對《文心雕龍》原文進行了艱難的探索。本書原文部分系文字上採用黃叔琳本,按照“三准論”將其篇次重新排列。另外,在前賢對它校注的基礎上針對一些聚訟紛紜、莫衷一是之處,略陳陋見。凡前賢鴻筆已舉,概不復陳;而管見雖淺,聊作引玉之磚。另外本書譯文基本採用郭晉稀先生(《白話文心雕龍》,並對其相應作了改動。


作者簡介:

劉勰(約465—520),字彥和,南朝梁代人,中國歷史上重要的文學理論家、文學批評家。劉勰三十二歲開始寫作《文心雕龍》,歷時五年,後出仕做官,先後做過縣令、步兵校尉、東宮通事舍人,晚年回到定林寺出家。雖歷任多官職,但劉勰其名不以官顯,而以文彰。一部《文心雕龍》奠定了其在中國文學批評史上的重要地位。



整理者簡介

陳書良,湖南長沙人,出生於1947年,湖湘書香世家;1978年考取武漢大學魏晉隋唐文學研究生,1981年獲碩士學位,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現為湖南省文史館館員、湖南商學院中文系主任、教授;學術上服膺陳寅恪先生“以詩證史,以史證詩”的治學方法,承繼樸學傳統,醉心六朝文化,獨立特行,著作甚豐,人稱“六朝人物”。


圖書目錄:

序方銘

前言

《文心雕龍》釋名

3?/?凡例

5?/?名目

9?/?第一單元道

18?/?第二單元才

24?/?第三單元氣

30?/?第四單元物

32?/?第五單元心

40?/?第六單元象

45?/?第七單元志

51?/?第八單元風

62?/?第九單元文

78?/?第十單元體

92?/?第十一單元奇

101?/?第十二單元賦

110?/?第十三單元隱秀

117?/?第十四單元采

127?/?第十五單元通變

134?/?第十六單元規矩

140?/?第十七單元司契

150?/?第十八單元圓



《文心雕龍》直讀

?上篇

155?/?原道第一

160?/?征聖第二

164?/?宗經第三

169?/?正緯第四

173?/?辨騷第五

178?/?明詩第六

184?/?樂府第七

189?/?詮賦第八

194?/?頌贊第九

199?/?祝盟第十

204?/?銘箴第十一

209?/?誄碑第十二

214?/?哀吊第十三

219?/?雜文第十四

224?/?諧隱第十五

229?/?史傳第十六

239?/?諸子第十七

245?/?論說第十八

252?/?詔策第十九

258?/?檄移第二十

263?/?封禪第二十一

268?/?章表第二十二

274?/?奏啟第二十三

280?/?議對第二十四

286?/?書記第二十五

?下篇

295?/?神思第二十六

300?/?體性第二十七

304?/?養氣第二十八

308?/?風骨第二十九

313?/?附會第三十

317?/?通變第三十一

322?/?事類第三十二

327?/?定勢第三十三

333?/?情采第三十四

338?/?鎔裁第三十五

342?/?聲律第三十六

347?/?練字第三十七

353?/?章句第三十八

358?/?物色第三十九

363?/?麗辭第四十

367?/?比興第四十一

372?/?誇飾第四十二

376?/?隱秀第四十三

380?/?指瑕第四十四

385?/?總術第四十五

389?/?時序第四十六

398?/?才略第四十七

407?/?知音第四十八

412?/?程器第四十九

416?/?序志第五十

參考文獻


章節試讀:

第一單元道

一、道?41處

1.附合於天道的重文的儒道

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自然之道也。(《原道》)

文心之作也,本乎道……(《序志》)

按?《文心雕龍》之“道”,除下列2.3.4義明顯表現為政治主張、老莊之道或一般方法門徑外,其含義是爭議頗大的。這場爭論構成了1949年後《文心雕龍》研究熱烈的爭鳴特色。範文瀾《注》、劉永濟《校釋》及吳師《義疏》認為“原道”之道純為儒道,陸侃如認為是儒、佛、道三者的統一體(見《文史哲》1961年三期《“文心雕龍”論道》),而馬宏山則認為道是“佛性”(見《中國社會科學》1980年四期《論“文心雕龍”的綱》)。應該肯定的是,研究者都抓住了要害,即“原道”之道是弄清《文心雕龍》文論體系的關鍵。對此,我們的看法是:道是附合於天道的重文的儒道。

(1)道的第一形式是“自然”

《文心雕龍》之道有“自然”“神理”“太極”“道心”“天命”“神道”等別名。我們敘述這些,想說明的問題是:

第一,以上名稱都是“道”,這是諸家皆無異議的。

第二,其中多數來源於儒家經典,而且嚴格依其本義立論。如“形而上者謂之道”(《誇飾》)引自《易·系辭上》;“道心惟微”(《原道》)引自《書·大禹謨》;“人文之元,肇自太極”(《原道》)語本《易·系辭上》“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天道難聞”(《征聖》)語本《論語·公冶長》“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夫神道闡幽,天命微顯”(《正緯》)語本《論語·為政》“五十而知天命”和《易·觀卦彖辭》“聖人以神道設教”。這就確切地證明,範、劉、吳諸家將劉勰的道釋為儒道,是持之有故的,而任何不顧本義,在佛典中尋找上述詞語出處的做法都是不嚴肅的。

第三,道的另兩個別名“神理”“自然”,範文瀾等沒有在儒家經籍中尋到出處,馬宏山卻引證《弘明集》,釋為“佛性”。而這,是導致馬立論的根據。

我認為“神理”“自然”不應從佛典中尋出處,尤其是“自然”一詞,是道的第一形式,必須深入探討,不能停留在表面的出處上。

首先看“神理”。按《周易·系辭》韓注:“神也者,變化之極,妙萬物而為言,不可以形話者也。”“神”是神妙的意思。《莊子·繕性》:“道,理也。”“理”與“道”是同義詞。“神理”即“神道”。這個詞魏晉時用得很多,如曹植《武帝誄》:“聰鏡神理”,王融《三月三日曲水詩序》:“設神理以景俗,敷文化以柔遠”,謝靈運《從遊京口北固應詔詩》:“事為名教用,道以神理超”,皆是。李善在《文選·三月三日曲水詩序》注曰:“神理猶神道也。《周易》曰: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

再看“自然”。我認為這個詞恰好說明了道的第一形式的本質。《原道篇》:“夫豈外飾,蓋自然耳。”語出於《老子·二十五章》:“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原意是道虛無不可視觸,不便於學習;不得已,就學習天地。但天地太寥廓廣大,不知從何學起,不得已,就學習天地間常見的事物(“自然”)。這樣,並不是說《文心》之道出於老、莊。周秦之際,諸子各自都認為自己的“道”極妙至善,都竭力用文辭描述“道”。有趣的是,他們仿佛採用了近幾十年在現代科學領域媯o展起來的仿生學,一致以自然來說明“道”。例如,江河是自然的重要組成。《老子·七十八章》說:“天下莫柔弱於水。”老子看到了柔弱,而這是他的“道”的重要特徵。《韓詩外傳》卷三記孔子談“智者樂水”:“夫水者,緣理而行,不遺小間,似有智者;動而下之,似有禮者;蹈深不疑,似有勇者,障防而清,似知命者;歷險致遠,卒成不毀,似有德者。”孔子看到了“智”“禮”“勇”“知命”“德”,而這些正是他的“道”的組成內容。《文心雕龍》的“道”就展現了這種“法自然”色彩的胎記。正如老子認為“萬物芸芸”都不過是“道之華”(現象)一樣,劉勰認為,“夫玄黃色雜,方圓體分,日月疊璧,以垂麗天之象;山川煥綺,以鋪理地之形,此蓋道之文也。”(《原道》)從這個意義出發,“自然”“道心”“神理”“太極”都是道的第一形式的別名。

但是,《文心雕龍》之道,雖然採用了習慣的仿生解釋,因而帶有老子“道法自然”的色彩,然而它並非主張“因任自然”“絕聖棄智”,而是與“征聖”“宗經”聯合起來,和儒道合而為一。

(2)道的第二形式是儒道

以儒道去附合天道,始自孔子。按《論語·泰伯》:“子曰:大哉堯之為君也。巍巍乎,唯天為大,唯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煥乎,其有文章。”孔安國注:“則,法也。美堯能法天而行化也。”又如《述而》:“天生德於予”,提出了德以配天的命題。這以後,逐漸形成了儒學“天人感應”的一個特點。漢初陸賈《新語》,以《道基》為首,主張“王道”;賈誼《新書》的《道術》、揚雄《法言》的《問道》,都主張文源於“天道”。

劉勰繼承了前人的這一觀念。《原道》雲:“仰觀吐曜,俯察含章,高卑定位,故兩儀既生矣。惟人參之,性靈所鐘。是謂三才。為五行之秀,實天地之心。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自然之道也。”值得注意的是,“言立”“文明”都是指的儒家文辭,“自然之道”的“自然”是道的第一形式,“道”是道的第二形式。“自然之道”的意思是符合自然的儒道。以前,《文心》的研究者往往認為“自然之道”用詞重疊,不好解釋。其實,這正是劉勰儒道附合於天道的觀點的流露。以後,“道沿聖以垂文,聖因文而明道”之“道”,就是儒道、天道的合稱了。

孔子的天道觀是唯心。如《八佾》:“獲罪於天,無所禱也。”《顏淵》雲:“死生有命,富貴在天。”誠如侯外廬《中國思想通史》第一卷說:“‘天’在這堙A……是有意志的人格神。”《文心雕龍》認為“天道”或“天命”,聖人可以把握而一般人不能把握,只有通過聖哲的經典才能認識道;於是“神道難摹”與“神理設教”也就統一了起來。所以,劉勰的道是屬於唯心主義的範疇的。

(3)道在內容上有重文的傾向

孔、孟的儒道,以“仁”為中心,包括“禮”“義”“智”“信”等,是一個政治理論範疇。《文心雕龍》之道,在內容上是否有所側重呢?我們認為,《文心》之道是重文的。《原道》篇宣稱“辭之所以能鼓天下者,乃道之文也”。明白地告訴我們,他著眼於“道之文”。檢閱《文心雕龍》全書,的確,劉勰的“征聖”“宗經”的內容都側重在文。如《征聖》雲:“然則聖文之雅麗,固銜華而佩實者也。天道難聞,猶或鑽仰,文章可見,胡寧勿思。若征聖立言,則文其庶矣。”顯然,“征之周孔”,主要不是征道德,而是使“文有師”。又如《宗經》,從文采、用事方面分析了《易》《書》《詩》《春秋》的“殊致”後,說:“至根柢盤深,枝葉峻茂,辭約而旨豐,事近而喻遠,是以往者雖舊,餘味日新,後進追取而非晚,前修文用而未先。可謂太山偏雨,河潤千堛怳]。”顯然,劉勰“宗經”,也不是單宗儒經之教義,而是“稟經以制式,酌雅以富言”,從文學上學習的。

由此看來,《文心雕龍》之道本身就偏重於文,這也是其不同於以後中國文論屢次出現的“文以載道”之“道”的特點。如韓愈揭櫫“原道”的大旗,實質卻與劉勰大異其趣。按韓愈《答劉正夫書》雲:“或問:‘為文宜為師?’必謹對曰:‘宜師古聖賢人。’曰:‘古聖賢人所為書具存,辭皆不同,宜何師?’必謹對曰:‘師其意,不師其辭。’”韓愈尊儒排佛,他“原道”,是原儒家之“道”,“師其意”;而劉勰“原道”,則著重在“道之文”。

至此,我們可以得出小結:構成《文心雕龍》理論體系之“道”,是偏重於文的儒道。這種“道”有仿生自然的習慣觀念,像孔子一樣,附合於“天道”,因而也帶有唯心主義的先天胎記。



2.一定的政治主張或學說

諸子者,入道見志之書。(《諸子》)

諸子以道術取資。(《才略》)

按?《史記·孔子世家》:“吾道非耶?吾何為於此?”道指一定的政治主張或學說。



3.老、莊道家之道

乃正始明道,詩雜仙心。(《明詩》)

莊周述道以翱翔。(《諸子》)



4.一般的門徑、方法

然矢言之道蓋闕,庸器之制久淪。(《銘箴》)

若夫立文之道,惟字與義。(《指瑕》)

按?《爾雅·釋宮》:“一達謂之道路。”後引申指門徑、方法。如《左傳·定公五年》:“吾未知吳道。”注:“道猶法術也。”

二、神道2處

神妙的道

夫神道闡幽,天命微顯。(《正緯》)

神道難摹,精言不能追其極。(《誇飾》)

按?《易·觀卦·彖辭》:“觀天之神道,而四時不忒,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孔穎達疏:“微妙無方,理不可知,目不可見,不知所以然而然,謂之神道。”神道為道的異名。

三、神教?2處

神妙的道

緯隱,神教也。(《正緯》)

神教宜約。(《正緯》)

按?《全宋文》卷三六顏延之《庭誥》:“崇佛者本在於神教,故以治心為先。”《易·觀卦·彖辭》:“聖人以神道設教。”神教即神道。

四、神理?7處

神妙的道

若乃河圖孕乎八卦,洛書韞乎九疇,玉版金縷之實,丹文綠牒之華,誰其屍之,亦神理而已。(《原道》)

神理共契,政序相參。(《明詩》)

按?出處及解釋見前“道”條第1義。

五、天道1處



天道難聞,猶或鑽仰。(《征聖》)

按?“天道”一詞見於《尚書·湯誥》《國語·周語下》《左傳·昭公十八年》及《莊子》《荀子》等典籍,各家含義不同;而《征聖》所用出於《論語·公冶長》:“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征聖》所謂“難聞”,正是“不可得而聞”的省略說法。天道即道的異名。

六、道心?3處



道心惟微,神理設教。(《原道》)

莫不原道心以敷章,研神理而設教。(《原道》)

按?彥和語本《書·大禹謨》:“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此二句實為枚賾將《荀子·解蔽》引《道經》“人心之危,道心之微”改竄而入。

七、自然10處

1.道

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自然之道也。(《原道》)

雲霞雕色,有逾畫工之妙,草木賁華,無待錦匠之奇,夫豈外飾,蓋自然耳。(《原道》)

按?劉勰將“自然”導入文論,體現了他的道的第一形式。參見前“道”條第1義。阮籍《通老子論》:“道者法自然,《易》謂之‘太極’,《春秋》謂之‘元’,《老子》謂之道也。”孫綽《遊天臺山賦》:“運自然之妙有。”《文選》李善注:“自然,謂道也。”又何晏《無名論》:“自然者,道也。”



2.原來、本質

豈非自然之皒瞗A才氣之大略哉。(《體性》)

高下相須,自然成對。(《麗辭》)

按?《漢書·賈誼傳》:“孔子雲:少成若天性,習慣如自然。”自然即原來、本來之意。



八、天命1處



夫神道闡幽,天命微顯。(《正緯》)

按?《論語·為政》:“五十而知天命。”朱熹注:“天命,即天道之流行而賦於物者,乃事物所以當然之故也。”天命是道的異名。

九、太極1處



人文之元,肇自太極。(《原道》)

按?《易·系辭上》:“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漢儒據宇宙構成論,大多認為太極是天地未分時的混濁,或北元或北辰。而玄學則主體無之說。他們都將太極作為道的異名,並且其含義還有“太古”的意思。彥和對“馬鄭諸儒”(《序志》)極為稱道,對劉歆、揚雄、桓譚等也表示讚美,說明了他對儒學古文派的尊崇。所以,他的太極是按漢儒的理論論述的。他提出:“人文之元,肇自太極。”認為“仰觀吐曜,俯察含章,高卑定位,故兩儀既生矣。惟人參之,性靈所鐘,是謂三才”。按《系辭下》本有“三才之道”之說。漢儒認為三才即天道、地道、人道。鄭玄曰:“太極函三為一,相並俱生。是太極生兩儀,而三才已具矣。”三即三才。據此,似乎劉勰接受了漢儒的宇宙構成論。但是,他在《正緯》篇說:“神道闡幽,天命微顯。”和古文學派明白斷定道就是元氣的態度比較起來,表現了怯懦的退步。他對“太極”的理解,像對“神理”“天道”等同義詞的理解一樣,是唯心主義的。





第二單元才

十、才?102處

1.天資

積學以儲寶,酌理以富才。(《神思》)

才為盟主,學為輔佐。(《事類》)

按?《論語·子罕》:“既竭吾才。”《孟子·告子》:“非天之降才爾殊也。”唯心主義哲學家認為才是天賦的能力。劉勰也同此舊談,認為“才有天資”“才為盟主,學為輔佐”,才是決定文章成敗的因素。



2.才華、文才

慷慨以任氣,磊落以使才。(《明詩》)

我才之多少,將與風雲而並驅矣!(《神思》)



3.有才華的人

然其文辭麗雅,為詞賦之宗,雖非明哲,可謂妙才。(《辨騷》)

陳思之表,獨冠群才。(《章表》)

按?《國語·術語》:“夫管子,天下之才也。”才又可作才人的代稱。



4.(三才)專有名詞,指天、地、人

惟人參之,性靈所鐘,是謂三才,為五行之秀,實天地之心。(《原道》)

十一、性?26處

1.天資

駢拇枝指,由侈於性。(《熔裁》)

才難然乎,性各異稟。(《才略》)

按?《荀子·正名》:“生之所以然者謂之性。”《呂覽·本生》注:“天,性也。”性,是人的天賦。又按董仲舒《元光元年舉賢良對策》:“性者,生之質也;情者,人之欲也。”陸機《演連珠》:“情生於性。”劉勰認為性表示作者的個性,這種“性”生髮感情,影響風格(體),從而創立了“體性”論。



2.生命

歲月飄忽,性靈不居。(《序志》)

按?《左傳·昭公八年》:“今宮室崇侈,民力凋盡,怨讟並作,莫保其性。”杜注:“性,生也。”

十二、才性?3處

天賦的能力與稟性

才性異區,文體繁詭。(《體性》)

按?吳師《義疏》引《孟子·告子》:“富歲子弟多賴,凶歲子弟多暴。非天之降才爾殊也。”東漢趙岐注:“非天降下才性與之異。”《荀子·榮辱》:“材性知能,君子小人一也。”才即是性,但才指功能言,性指本質言。又《世說新語·文學》注引《魏志》:“會嘗論才性同異,傳於世。四本者,言才性同、才性異、才性合、才性離是也。”論才與性的關係,是魏晉時的清談命題之一。劉借才性用於文論,意為天賦的能力和稟性,並認為這是造成風格多樣化的根源。

十三、才思1處

天賦的資分和思緒

夫經典沉深,載籍浩瀚,實群言之奧區,而才思之神皋也。(《事類》)

按?陸機《薦張暢表》:“暢才思清敏。”《詩品·謝惠連》:“小謝才思富捷。”《南史·褚裕之傳》:“仲寶少孤貧,篤志好學,有才思。”晉葛洪《抱樸子·辭義》開始接觸到才思與文章寫作的關係,他說:“夫才有清濁,思有修短,雖並屬文,參差萬品。”範曄《獄中與諸甥侄書》亦雲:“文章轉進,但才少思難。”劉勰研究了“才分不同,思緒各異,或制首以通尾,或尺接以寸附”(《附會》)的現象,認識到由於天分和思路不同,造成文章不同的寫作效果,這是極有見地的。但是,劉鰓不知社會實踐對作家才思所起的鍛煉作用,錯誤地把儒家經典當作才思唯一的源泉。這是需要批判的。

十四、才情1處

天賦的才分和情性

斯乃舊章之懿績,才情之嘉會也。(《隱秀》)

按?《世說新語·賞譽》:“許玄度送母,始出都,人問劉尹,玄度定稱所聞不?劉曰:才情過於所聞。”

十五、才分1處

天資

且才分不同,思緒各異。(《附會》)

按?《魏志·楊俊傳》:“俊雖並論文帝,臨菑才分所長,不適有所據當。然稱臨菑猶美,文帝常以恨之。”才分即天賦、天資。

十六、才力4處

天賦的才智

才力居中,肇自血氣。(《體性》)

而才力沉膇,垂翼不飛。(《才略》)

按?《淮南子·修務訓》:“才力不能相一也。”又曹植《求自試表》:“志或鬱結,欲逞其才力。”《詩品·謝瞻》:“其源出於張華,才力苦弱。”

十七、才略2處

才能識略

才略第四十七(《才略》)

褒貶於才略。(《序志》)

按?《後漢書·藏洪傳》:“才略智數。”《晉書·明帝紀》:“太子性至孝,有文武才略,欽賢愛客,雅好文辭。”才略原義為才能識略。

《文心·才略》以“才略”標目,一開頭就論及“辭令華采”,可知劉勰認為一個人的才略用於寫作,就必然會表現在“辭令華采”上。因此,劉勰對作家才略的分析著重在文才方面。如論賈誼,則說:“賈誼才穎,陵軼飛兔,議愜而賦清,豈虛至哉!”論揚雄,則說:“竭才以鑽思,故能理贍而辭堅矣。”劉勰認識到由於個性不同,作家的才略也會不同,這種不同會反映在作品上,所以,“無曰紛雜,皎然可品”,是可以考察的。無疑,這種“知人論世”的方法是正確的。

十八、通才3處

學識廣博、具有多種才能的人

對策所選,實屬通才。(《議對》)

雖有通才,迷方失控。(《哀悼》)

按?《典論·論文》:“唯通才能備其體。”彥和襲用,與偏才對論。(《章表》:“斯又尺牘之偏才也。”)彥和認為“才之能通,必資曉術”,文學上的通才,一定要掌握文學規律與技巧。

十九、分?29處

1.天資、素質

人之稟才,遲速異分,文之制體,大小殊功。(《神思》)

按?魏劉邵《人物志》八《英雄》:“夫聰明者英之分也,不得雄之膽,則說不行;膽力者雄之分也,不得英之智,則事不立。”分為天賦的才分。



2.職分、名分

學貧者迍邅於事義,才餒者劬勞於辭情;此內外之殊分也。(《事類》)

此取與之大際,其分不可亂者也。(《才略》)

按?《荀子·王制》:“分均則不偏。”注:“分均謂貴賤敵也。”

二十、器分?1處

天資

若夫器分有限,智用無涯,或慚企鶴,瀝辭鐫思。(《養氣》)

按?《魏書·蕭寶夤傳》:“器分定於下,爵位懸於上。”器分指天資。





第三單元氣

二十一、氣?64處

1.(“血氣”“素氣”“精氣”同)生理的血氣,引申為人的氣質

鑽礪過分,則神疲而氣衰。(《養氣》)

氣衰者慮密以傷神。(《養氣》)

按?《管子·心術下》:“氣者,身之充也。”房玄齡注:“氣以實身,故曰身之充也。”人身之氣,原是自然物質,後注入精神因素,引申指氣質。如《列子·湯問》:“汝志疆而氣弱。”張湛注:“氣謂質性。”據郭沬若《青銅時代·宋?尹文遺著考》,宋、尹提出過“養氣”的問題。以後,孟子亦倡“養氣”。他說:“我知言,我善養吾浩然之氣。”(《孟子·公孫醜上》)但孟子所說的氣主要指個人的道德修養,跟文學還沒有直接的關係。漢王充《論衡·自紀》雲:“乃作養性之書,凡十六篇,養氣自守。”並且,王充認為:“稟氣有厚泊,故性有善惡。”(《論衡·率性》)把氣視為先天稟賦的基因與構成性格內容的根本要素。王充的自然元氣論,對後世有很大的影響,魏晉六朝時文人大多認識到生理的氣質對文章的影響。曹丕《與吳質書》雲:“仲宣續自善於辭賦,惜其體弱,不足起其文。”沈約《宋書·謝靈運傳論》雲:“子建仲宣,以氣質為體,並標能擅美,獨映當時。”劉勰的“氣”,有時也單指“氣質”。



2.(“意氣”同)心理的志氣,精神世界

方其搦翰,氣倍辭前。(《神思》)

詩總六義,風冠其首。斯乃化感之本源,志氣之符契也。(《風骨》)

按?《國語·楚語》韋昭注:“氣,志氣也。”《莊子·人間世》:“且德厚信矼,未達人氣。”人氣即人情。“氣”在古代作為一個哲學的基本概念,用來指相對於外在世界的人的內心世界。人的內心世界往往包括人的氣質和思想。而思想(志)在整個內心世界中是起決定作用的。《孟子·公孫醜上》即雲:“夫志,氣之帥也。”曹丕在《典論·論文》中明確將“氣”導入文論:“文以氣為主,氣之清濁有體,不可力強而致。譬諸音樂,曲度雖均,節奏同檢,至於引氣不齊,巧拙有素,雖在父兄,不能以移子弟。”“文以氣為主”亦即文章主要要表現作者自我的精神世界。劉勰沿用。而且,他往往“志”“氣”並舉。如“志感絲篁,氣變金石”(《明詩》),“至於文舉之薦彌衡,氣揚采飛;孔明之辭後主,志盡文暢”(《章表》)。



3.(“辭氣”同)作品的文氣,亦即風格

故能氣往轢古,辭來切今。(《辨騷》)

思不環周,索莫乏氣,則無風之驗也。(《風骨》)

按?鐘嶸《詩品·袁嘏》:“我詩有生氣。”氣指文氣。《六朝畫論》中也往往用“氣”來說明畫的風格,如謝赫《古畫品錄序》評衛協。劉勰雲:“頗得壯氣。”他認為,血氣、志氣、文氣表現在作品中,就成了作品的文氣。文氣相當於氣韻、語言風格,是作家氣質和思想在創作對象上的情緒投影,它是作家在文章中自然流露出來的為他個人所獨有的特徵。血氣、志氣、文氣都是構成風格的主觀因素的要素。三者的關係是“氣以實志,志以定言”。血氣充實了志氣,而志氣又影響著文氣。

總之,劉勰集“養氣”說和“文氣”說之大成,創造了涵義非常豐富的“氣”。《文心雕龍》之“氣”,雖有時義有偏重,但多數是以上三層意思的混合。劉勰認為有下列因素影響“氣”:

(1)時代。如《時序》論建安時代說:“觀其時文,雅好慷慨,良由世積亂離,風衰俗怨,並志深而筆長,故梗概而多氣也。”

(2)地理。《典論·論文》:“徐幹時有齊氣。”李善注:“言齊俗文體舒緩,而徐幹亦有斯累。”《文心雕龍》引了《典論》語。

(3)個性。如《諸子》雲:“列子氣偉而采奇。”

劉勰強調“重氣”。《風骨》雲:“夫?翟備色,而翾翥百步,肌豐而力沉也。……文章才力,有似於此。若風骨乏采,則鷙集翰林;采乏風骨,則雉竄文囿。唯藻耀而高翔,固文筆之鳴鳳也。”風骨,是文章剛性美風格的最高典範。(見“風骨”條)彥和認識到“氣是風骨之本”(黃叔琳語),這是他的卓見。康德《純粹理性批判》認為形體或精神的雄偉是造成作品剛性美的原因,彥和的“重氣”即相當於康德的“精神雄偉”。他早看到了作家因性格的偏向而作品也就呈剛或呈柔。(“風趣剛柔,寧或改其氣。”《體性》)



4.人或物的氣力

鷹隼乏采而翰飛戾天,骨勁而氣猛也。(《風骨》)

按?《呂氏春秋·審時》:“其氣章。”注:“氣,力也。”



5.人或物的氣概

若夫臧洪歃辭,氣截雲蜺。(《祝盟》)

至於氣貌山海,體勢宮殿。(《誇飾》)



6.音節聲氣

總趙代之音,撮齊楚之氣。(《樂府》)

按?沈約《宋書·謝靈運傳論》:“雖清辭麗曲,時發乎篇;而蕪音累氣,固亦多矣。”氣亦指音節聲氣。



7.自然界的氣候、氣氛

天高氣清,陰沉之志遠。(《物色》)

按?宋玉《九辨》:“悲哉秋之為氣也。”

二十二、秀氣1處

生理的血氣,素質

精理為文,秀氣成采。(《征聖》)

按?古人認為天地的元氣體現為金、木、水、火、土五行,而構成人的氣則特別優秀(“為五行之秀”《原道》),故稱為“秀氣”。



二十三、血氣2處

氣質

才力居中,肇自血氣。(《體性》)

按?《管子·禁藏》:“食飲足以和血氣。”

二十四、精氣?1處

生理的血氣,氣質

於是精氣內銷,有似尾閭之波。(《養氣》)

按?《素問·通評虛實論》:“精氣奪,則虛。”《論衡·論死》:“人之所以生者,精氣也。”精氣指生理的血氣。

二十五、素氣?1處

生理的血氣

玄神宜寶,素氣資養。(《養氣》)

按?素氣即元氣,即生理的血氣。

二十六、辭氣 6處

語言風格

法家辭氣,體乏弘潤。(《封禪》)

及後漢魯丕,辭氣質素。(《議對》)

按?《論語·泰伯》:“出辭氣,斯遠鄙倍矣。”又《史記·魯仲連傳》:“辭氣不悖。”辭氣猶語氣,即語言風格。彥和認為文章的語言是受作家的個人風格所支配、影響的。參見前“氣”條第3義。

二十七、德?44處

1.作用、功用

文之為德也大矣,與天地並生者何哉?(《原道》)

按?先秦經籍多稱“文德”。《尚書·大禹謨》《詩·江漢》《論語·季氏》《左傳》《易》等均有記載,多指政治教化,與軍旅征伐對言。如《左傳·襄公八年》:“小國無文德而有武功。”非為彥和所本。故範注引《易·小畜·大象》:“君子以懿文德”是不適宜的。章太炎《國故論衡》謂“文德”是作者內德和文章互為表堙A亦非彥和所本。按《原道》“文之為德”之“德”不必附會經典。“文德”即文章的功用。馬融《琴德》、劉伶《酒德》、《韓詩外傳》舉“雞有五德”,用法皆同。稍後,簡文帝《昭明太子集序》雲“竊以文之為義,大哉遠矣!”亦與之大旨相同。



2.德行

觀器必也正名,審用貴乎盛德。(《銘箴》)

銘實表器,箴惟德軌。(同上)

按?《易·乾·文言》:“君子進德修業。”德指德行。



3.善的、美的(語言)

空戲滑稽,德音大壞。(《諧隱》)

按?《詩·邶風·穀風》:“德音莫違,及爾同死。”朱注:“德音,美譽也。”



第四單元物

二十八、物?55處

1.(外境:)自然的物體、社會的人事(或二者兼指)

人稟七情,應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明詩》)

物沿耳目,而辭令管其樞機。(《神思》)

按?王國維《釋物篇》根據卜辭考定“物亦牛名”。引《詩·小雅》“三十維物,爾牲則具”,釋“物”字的本義是“雜色牛”,後引申為“萬有不齊之庶物”。所以《說文》雲:“物,萬物也。”《國語·周語》:“女三為粲,今以美物歸汝,而何德以堪之。”美物即美人。《易·象下傳》:“君子以言有物。”《疏》:“物,事也。”《禮記·中庸》:“誠者物之終始。”注:“物,萬物也,亦事也。”可知物包括自然的對象或社會的人事兩方面的內容。《文心雕龍》中出現的“物”除一兩處有特定的習慣含義外,都是如此的含義。範注釋《神思》“物沿耳目”句雲:“物,謂事也,理也。”這是欠妥的。按彥和論文,多心、物對舉,而有內、外之別。物指由感官直接捕捉的外境,不包括屬抽象思維功能的義理。範誤主要根據《說文》段注。而段注雖有“事也,理也”的解釋,已為王筠《說文句讀》、徐承慶《段注匡謬》所正。此詞在《文心雕龍》中往往兼指自然對象和社會人事二者。



2.功名、仕途

逐物實難,憑性良易。(《序志》)

按?《左傳·昭公七年》:“用物精多。”注:“物,權勢也。”嵇康《贈秀才入軍詩》:“流俗難悟,逐物不還。”物指功名仕途,是進一步的引申。

二十九、物色5處

風物的聲色,指客觀景物

春秋代序,陰陽慘舒,物色之動,心亦搖焉。(《物色》)

物色盡而情有餘者,曉會通也。(《物色》)

按?《禮記·月令》:“瞻肥瘠,察物色。”《疏》:“物色,?黝之別也。”本義謂犧牲之色,後又用指形狀,如《後漢書·寒朗傳》:“朗心傷其冤,試以建等物色,獨問忠平,而二人錯愕不能對,朗知其詐。”注:“物色,謂形狀也。”後又用指風物、景色。如顏延之《秋胡詩》:“曰暮行采歸,物色桑榆時。”李善注:“物色桑榆,言日晚也。”彥和用物色於文論,系指萬象的形、聲、色,指外境,與心、神對言。


圖片預覽: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部分書籍附贈配件(如音頻mp3或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出版社提供的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