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人文社科 政治外交
   
   
   
 
鬥而不破:中美博弈與世界再平衡
 作  者: 周文重
 出版單位: 中信
 出版日期: 2017.01
 進貨日期: 2016/12/30
 ISBN: 9787508669489
 開  本: 16 開    
 定  價: 435
 售  價: 348
  卡 友 價 : 319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前中國駐美大使周文重 潛心力作,《鬥而不破:中美博弈與世界再平衡》以歷史與發展的眼光,詳敘中美關係的癥結問題和現階段的博弈與平衡。現任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作序推薦中美交往不為人知的細節,雷根總統的就職典禮,中國代表曾拒絕出席?美方從拒不道歉到五改道歉信,中美撞機事件背後有何驚人內幕?奧巴馬首次訪華,最想去的地方是哪里?

後危機時代的中美金融博弈
美國搞TPP,是在下一盤大棋?
美國搗亂反對亞投行,意欲何為?
人民幣匯率問題成美國高失業率“替罪羊”,中國如何妥善應對?

未來的中美關係向何處去
美國大選對中美關係影響幾何?
“一帶一路”連通亞洲,為中美關係帶來怎樣的機遇與挑戰?
“對華示強”永遠有市場,美國政治遠比“紙牌屋”錯綜複雜?


內容簡介:

作為當今世界最複雜也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中美關係決定了未來的世界格局。2016年是美國的大選之年,中美關係也面臨機遇和挑戰。有媒體用“和而不同、鬥而不破”來描述中美關係,那麼中美關係的本質是什麼?如何構建新型大國關係?如何判斷兩國關係的走勢?未來中美鬥爭與合作的重點領域是哪些?
作為中美關係十幾年的親身參與者,資深外交家周文重,40年外交經歷,5次赴美上任,在美工作16年,在《鬥而不破:中美博弈與世界再平衡》這本書中首次披露了中美撞機事件賠償談判、奧巴馬就任總統後首次訪華等重要外交活動細節,以及美對臺軍售、“亞投行”和“一帶一路”等議題上的博弈。作者深度解讀眾多熱點話題背後的國家利益動因,對新型大國關係的構建提出了自己的獨到見解。


作者簡介:

周文重
祖籍江蘇,1945年出生於重慶,幼年隨父母遷居上海。
1968年畢業於北京對外貿易學院(現對外經濟貿易大學), 1973—1975年, 在英國巴斯大學、倫敦經濟學院進修。
1970年初,開始外交生涯, 先後在外交人員服務局、外交部翻譯室、美大司工作;歷任駐巴巴多斯、安提瓜和巴布達、澳大利亞、美國大使;曾任外交部部長助理、副部長;現任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常委、中美友協副會長、博鼇亞洲論壇秘書長。


圖書目錄:

推薦序 崔天凱 // V
自 序 // XI
第一章 大國角力:中美關係的冷與熱
總統就職儀式上的小插曲 // 004
售臺武器問題何時了 // 006
撞機事件背後的美式霸權 // 015
從“跨越太平洋的握手”邁向“跨越太平洋的合作” // 020
中國無意取代美國的領導地位 // 025
第二章 中美關係,“球”在美方
中美關係走到“臨界點”了嗎 // 040
美國為何敵視中國 // 046
亞太再平衡,平衡中國的崛起 // 051
中美關係的最大挑戰 // 056
第三章 中國的崛起與世界
世界秩序與中國世紀 // 068
有話語權不等於要當“世界領袖” // 079
新常態也是一個陣痛期 // 082
“一帶一路”下新的區域形勢 // 085
連通亞洲,中國下的什麼棋 // 092
反對亞投行,美國在搗什麼亂 // 097
第四章 全球經濟治理之中國角色
跟蹤調研美國金融危機 // 105
歐美債務危機背後的金融博弈 // 117
兩次親歷 G20 峰會 // 122
中國該如何參與全球經濟治理 // 136
第五章 後危機時代的中美經貿關係
貿易大國的反思 // 144
投資美國的風險 // 155
對話管控分歧 // 162
第六章 我眼中的美利堅
如何做大使 // 173
最好的外交使者在民間 // 176
最具戲劇性的火炬傳遞 // 185
為何“對華示強”永遠有市場 // 195
國會山堛滿坐什磥O量” // 201
第七章 未來十年,中美關係向何處去
決定中美關係未來走向的力量何在 // 214
“太平洋足夠大,容得下兩個大國” // 216
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新”在哪里 // 221
牢記歷史,才能看清未來 // 227


章節試讀:

撞機事件背後的美式霸權
2001 年,我從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的位置上調回,擔任外交部主管美國事務的部長助理。回國剛上任一個月,就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
是年4 月1 日,美國的一架海軍偵察機在中國海南島東南海域上空活動,中方兩架*用飛機對其進行跟蹤監視。北京時間上午9時7 分,當中方飛機在海南島東南104 公里處正常飛行時,美機突然轉向中方飛機,與中方一架飛機相撞,致使中方飛機墜毀,飛行員王偉跳傘下落不明,後確認死亡。事件發生後,美機未經中方允許,進入中國領空,並於9 時33 分降落在海南島陵水機場。
發生這樣的撞機事件,責任完全在美方。但之後美方未與中方溝通,就單方面宣佈是中國飛機撞傷了美國飛機,要求中方立即歸還美國間諜飛機和機組人員,甚至無理地要求中方同意他們把飛機修好飛回美國。
當時正值江澤民主席出訪前夕,事件發生後江主席做出指示:你道歉,我放人。
這六個字非常清楚。我們當時的任務,就是要美國人道歉。
鬥爭的焦點
發生中美撞機事件的當晚,我即緊急召見美國駐華大使普理赫,就此事件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和抗議。剛開始美方態度強硬,拒絕向中方道歉,我據理力爭,毫不妥協。那是我與普理赫的第一次見面。
剛開始,我們在所有問題上的立場完全不同。普理赫聲稱,他不能同意中方關於撞機事件責任在美方的說法。對於中方墜毀的飛機和失蹤的飛行員,美方只是輕描淡寫地表示“遺憾”。美方雖表示願協助中方搜救,但更多的是一味要求中方儘快釋放美軍機組人員,並歸還美國偵察機。
這顯然是美方的狡辯,我當即予以駁斥並拒絕了普理赫的要求。我隨後又與普理赫進行了兩輪磋商,要求美方對道歉做進一步修改。
普理赫表示,在此之前他與國務卿鮑威爾有過溝通。他們意識到,當華盛頓星期一早上太陽升起時,撞機事件將會在美國引起軒然大波。
我說,首先要分清是非和責任,美國的軍機飛到中國海南島附近進行偵察,是對中國安全的嚴重威脅。美方必須向中方做出解釋。我們的飛行員已經犧牲,而美方飛機安全降落,機組人員安全無恙,美方必須向中方表示道歉。
當時鬥爭的焦點就是要美國人道歉,為此展開了拉鋸式的談判。美方不斷地向我們施加壓力,要我們放人。
談判的難點
當時的難點在於,如何一方面按照江主席的指示迫使美國人道歉,另一方面找到美國人能夠接受的道歉措辭。
與此同時,中美關係的氣氛迅速惡化,國內各地很多群眾對美方拒不道歉非常氣憤,而不少美國公眾則不明真相,支持美國政府要求我方放人。不少美國百姓自發在家門外掛起了紅絲帶,表示希望美方機組早日平安歸來。
更為嚴重的是雙方的接觸出現困難,中方駐美機構約見美方時,美方人員拒而不見。
有句老話說,偏見比無知離真理更遠。撞機事件給美國公眾增添了不少對中國的偏見。
對於美國人來講,當時很難走出道歉這一步。多虧了當時的國務卿鮑威爾,鮑威爾是越戰老兵,深知軍事必須服從政治,他任國務卿時支持率曾高達80%。鮑威爾從美國的戰略全局利益考慮,主張妥善解決撞機事件。
在我們堅持下,小布希政府發來了一份由鮑威爾國務卿簽署的確認檔,授權普理赫大使代表美國政府全權處理有關談判事宜。
在鮑威爾的主導下,美方逐步接受中方的要求。美方第一稿的表述是:美方對此事件,向王偉的家屬,向王偉的戰友表示歉意。我們要求增加向中國人民表示歉意,美方斟酌後接受了。另一個難點是道歉如何表述,英文的“sorry”確有致歉的意思,但我們認為光是“sorry”還不夠,應該是深表歉意,也就是“very sorry”。
7 天後,美方向外交部遞交了道歉信第五稿。在這一稿中,道歉信致歉的語氣明顯加重,相關表述都改用“very sorry”(深表歉意)的措辭。
拆運軍機
中美雙方好不容易在最關鍵的道歉問題上達成了一致,接著美方又給中方出了一個難題:美方軍機如何返還。
關於軍機返還問題,美方換為軍方主導。這些軍人一上來就擺出頤指氣使的架勢,甚至妄言,以前美國飛機也曾迫降在外國,有關國家均迅速地將飛機還給美國, 不僅如此,還為美國飛機加滿燃油。
我們則堅持美軍偵察機不能修復後整機飛回美國,我和普理赫大使就此進行了多輪非正式磋商。
美國人說,這架飛機修一修,還能飛回去。我們則堅持這架飛機不能飛回去。美軍偵察機到中國沿海抵近偵察,威脅了我安全,侵犯了我主權,理所當然不能允許它飛回去。
最後的處理辦法是把它拆掉。
最終,美方從俄羅斯航空公司租用了一架安–124 型遠程重型民用運輸機,派專人並用專門的設備來拆解飛機。先是把飛機機身完整地運回去,然後運機翼,之後運尾翼,前後飛了十幾個航次。
為時6 天的中美撞機事件最終以美方向中國表示歉意而宣告結束。我前後與美國駐華大使普理赫談判了9 次,其中有一天談了3次。海量的艱苦交涉換來的是一個雙方都能夠接受的方案。
談判的過程是維護國家利益的過程。談判取得成功一靠掌握大量事實,二靠善於溝通。談判的目的是讓對方瞭解你的立場,理解你陳述的理由。談判的挑戰在於說服對方接受你的想法,哪怕是部分地接受。談判的過程也是原則性與靈活性結合的過程。
中美撞機事件表面上看是一起偶然事件,根子是美國長期對中國進行抵近偵察,對中國進行電子偵聽。撞機事件的發生,反映了當時美國小布希政府視中國為戰略競爭對手,其對華政策的霸權主義一面有所上升。
2001 年1 月20 日,小布希就任美國第54 屆總統。他一上臺就對美國的外交政策,特別是對華政策,做了調整。小布希放棄了克林頓時期關於建立中美“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立場,小布希在競選過程中就將中美關係定位為“戰略競爭對手”。他公開表示,克林頓政府對華政策太過軟弱,對中國應當更加強硬。
在這種思維指導下,撞機事件過去僅僅一個多月,中美之間又發生了陳水扁“過境”美國事件。5 月23 日,我緊急約見美國駐華使館臨時代辦馬林,奉命就美國政府允許陳水扁“過境”美國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
小布希直到第二任期開始,由於發生了“9•11”恐怖襲擊事件,他對中美關係的看法才有所改變,認為兩國應該發展全面的建設性合作關係。
撞機事件背後的美式霸權
2001 年,我從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的位置上調回,擔任外交部主管美國事務的部長助理。回國剛上任一個月,就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
是年4 月1 日,美國的一架海軍偵察機在中國海南島東南海域上空活動,中方兩架*用飛機對其進行跟蹤監視。北京時間上午9時7 分,當中方飛機在海南島東南104 公里處正常飛行時,美機突然轉向中方飛機,與中方一架飛機相撞,致使中方飛機墜毀,飛行員王偉跳傘下落不明,後確認死亡。事件發生後,美機未經中方允許,進入中國領空,並於9 時33 分降落在海南島陵水機場。
發生這樣的撞機事件,責任完全在美方。但之後美方未與中方溝通,就單方面宣佈是中國飛機撞傷了美國飛機,要求中方立即歸還美國間諜飛機和機組人員,甚至無理地要求中方同意他們把飛機修好飛回美國。
當時正值江澤民主席出訪前夕,事件發生後江主席做出指示:你道歉,我放人。
這六個字非常清楚。我們當時的任務,就是要美國人道歉。
鬥爭的焦點
發生中美撞機事件的當晚,我即緊急召見美國駐華大使普理赫,就此事件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和抗議。剛開始美方態度強硬,拒絕向中方道歉,我據理力爭,毫不妥協。那是我與普理赫的第一次見面。
剛開始,我們在所有問題上的立場完全不同。普理赫聲稱,他不能同意中方關於撞機事件責任在美方的說法。對於中方墜毀的飛機和失蹤的飛行員,美方只是輕描淡寫地表示“遺憾”。美方雖表示願協助中方搜救,但更多的是一味要求中方儘快釋放美軍機組人員,並歸還美國偵察機。
這顯然是美方的狡辯,我當即予以駁斥並拒絕了普理赫的要求。我隨後又與普理赫進行了兩輪磋商,要求美方對道歉做進一步修改。
普理赫表示,在此之前他與國務卿鮑威爾有過溝通。他們意識到,當華盛頓星期一早上太陽升起時,撞機事件將會在美國引起軒然大波。
我說,首先要分清是非和責任,美國的軍機飛到中國海南島附近進行偵察,是對中國安全的嚴重威脅。美方必須向中方做出解釋。我們的飛行員已經犧牲,而美方飛機安全降落,機組人員安全無恙,美方必須向中方表示道歉。
當時鬥爭的焦點就是要美國人道歉,為此展開了拉鋸式的談判。美方不斷地向我們施加壓力,要我們放人。
談判的難點
當時的難點在於,如何一方面按照江主席的指示迫使美國人道歉,另一方面找到美國人能夠接受的道歉措辭。
與此同時,中美關係的氣氛迅速惡化,國內各地很多群眾對美方拒不道歉非常氣憤,而不少美國公眾則不明真相,支持美國政府要求我方放人。不少美國百姓自發在家門外掛起了紅絲帶,表示希望美方機組早日平安歸來。
更為嚴重的是雙方的接觸出現困難,中方駐美機構約見美方時,美方人員拒而不見。
有句老話說,偏見比無知離真理更遠。撞機事件給美國公眾增添了不少對中國的偏見。
對於美國人來講,當時很難走出道歉這一步。多虧了當時的國務卿鮑威爾,鮑威爾是越戰老兵,深知軍事必須服從政治,他任國務卿時支持率曾高達80%。鮑威爾從美國的戰略全局利益考慮,主張妥善解決撞機事件。
在我們堅持下,小布希政府發來了一份由鮑威爾國務卿簽署的確認檔,授權普理赫大使代表美國政府全權處理有關談判事宜。
在鮑威爾的主導下,美方逐步接受中方的要求。美方第一稿的表述是:美方對此事件,向王偉的家屬,向王偉的戰友表示歉意。我們要求增加向中國人民表示歉意,美方斟酌後接受了。另一個難點是道歉如何表述,英文的“sorry”確有致歉的意思,但我們認為光是“sorry”還不夠,應該是深表歉意,也就是“very sorry”。
7 天後,美方向外交部遞交了道歉信第五稿。在這一稿中,道歉信致歉的語氣明顯加重,相關表述都改用“very sorry”(深表歉意)的措辭。
拆運軍機
中美雙方好不容易在最關鍵的道歉問題上達成了一致,接著美方又給中方出了一個難題:美方軍機如何返還。
關於軍機返還問題,美方換為軍方主導。這些軍人一上來就擺出頤指氣使的架勢,甚至妄言,以前美國飛機也曾迫降在外國,有關國家均迅速地將飛機還給美國, 不僅如此,還為美國飛機加滿燃油。
我們則堅持美軍偵察機不能修復後整機飛回美國,我和普理赫大使就此進行了多輪非正式磋商。
美國人說,這架飛機修一修,還能飛回去。我們則堅持這架飛機不能飛回去。美軍偵察機到中國沿海抵近偵察,威脅了我安全,侵犯了我主權,理所當然不能允許它飛回去。
最後的處理辦法是把它拆掉。
最終,美方從俄羅斯航空公司租用了一架安–124 型遠程重型民用運輸機,派專人並用專門的設備來拆解飛機。先是把飛機機身完整地運回去,然後運機翼,之後運尾翼,前後飛了十幾個航次。
為時6 天的中美撞機事件最終以美方向中國表示歉意而宣告結束。我前後與美國駐華大使普理赫談判了9 次,其中有一天談了3次。海量的艱苦交涉換來的是一個雙方都能夠接受的方案。
談判的過程是維護國家利益的過程。談判取得成功一靠掌握大量事實,二靠善於溝通。談判的目的是讓對方瞭解你的立場,理解你陳述的理由。談判的挑戰在於說服對方接受你的想法,哪怕是部分地接受。談判的過程也是原則性與靈活性結合的過程。
中美撞機事件表面上看是一起偶然事件,根子是美國長期對中國進行抵近偵察,對中國進行電子偵聽。撞機事件的發生,反映了當時美國小布希政府視中國為戰略競爭對手,其對華政策的霸權主義一面有所上升。
2001 年1 月20 日,小布希就任美國第54 屆總統。他一上臺就對美國的外交政策,特別是對華政策,做了調整。小布希放棄了克林頓時期關於建立中美“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立場,小布希在競選過程中就將中美關係定位為“戰略競爭對手”。他公開表示,克林頓政府對華政策太過軟弱,對中國應當更加強硬。
在這種思維指導下,撞機事件過去僅僅一個多月,中美之間又發生了陳水扁“過境”美國事件。5 月23 日,我緊急約見美國駐華使館臨時代辦馬林,奉命就美國政府允許陳水扁“過境”美國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
小布希直到第二任期開始,由於發生了“9•11”恐怖襲擊事件,他對中美關係的看法才有所改變,認為兩國應該發展全面的建設性合作關係。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