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哲學宗教 各國哲學 英荷法哲學
   
   
   
 
導讀德勒茲與加塔利千高原
 叢書名稱: 思想家和思想導讀叢書
 作  者: (美)尤金•W•霍蘭德
 出版單位: 重慶大學
 出版日期: 2016.11
 進貨日期: 2017/3/21
 ISBN: 9787568902168
 開  本: 32 開    
 定  價: 240
 售  價: 192
  卡 友 價 : 176

目前無補書計畫,訂書請洽門市或使用留言版訂書功能詢價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千高原》是法國哲學家吉爾·德勒茲和菲利克斯·加塔利合著的作品,也是二位作者*重要的代表作之一。本書即是對此一經典著作的導讀。



·在書中,作者尤金·W. 霍蘭德首先概述了《千高原》的成書背景,並對《千高原》的主題作了深入淺出地介紹;在本書*重要的部分“文本閱讀”中,作者將《千高原》中的十五座高原所提出的“問題”分解為五類,並逐一對之進行了詳細闡述,書中不時穿插對原書段落的引用,展現了作者對此的獨到解讀。


·德勒茲與加塔利聲稱,構成《千高原》的諸多高原可依任意順序閱讀。任何一次對全書的閱讀都可能產生某種線性閱讀,正如每一次依和弦表所做的即興演奏都會帶來諸多可能的演繹中的一個線性的演繹。因此,讓我們跟隨本書作者的指引,開始即興閱讀《千高原》。請記住,這一閱讀只是眾多可能的閱讀中的“一種”,不是意在提煉出《千高原》的意義,而是要表現並闡明它的某些潛質。


內容簡介:

《千高原》是一部非凡之作。按德勒茲與加塔利的話說,它是如根莖般寫就的。《千高原》中的十五座高原所提出的“問題”可以分解成五類:

(1) 認識論問題 思想該如何運作才能與宇宙共思,而不是去思考宇宙,因而就能加速我們棲居之所的相對解域,有時足夠幸運的話,甚至達到絕對解域的無限速率,或者“純粹的內在性”?“根莖”高原、“平滑與紋理”高原最直接地處理這一“問題”,“游牧學”高原的一些部分處理皇家科學與游牧科學以及公理體系和問題體系之間的差異。其目的是要發展出一種最適合通過生成來把握存在,通過潛在來把握現實的思想圖像。

(2) 本體論問題 宇宙以及其中的生命如何能夠以這樣一種方式存在:它們既是變化的結果,同時又總是對未來的變化敞開懷抱。我們怎樣才能依據生成來理解存在,依據差異而不是同一,來將存在理解為開放系統的一個動態的功能?最重要的是,如此這般地理解世界到底有什麼好處?它怎樣給我們的社會變化帶來更好的前景?最直接而又全方位地處理這個“問題”的是“道德地質學”高原與“迭奏”高原——前者主要處理無機層的問題,而後者則主要處理異質成形層的問題。

(3) 人類學問題 第三類問題可以被稱作人類學問題,但僅僅在結構主義(反人文主義)的意義上關涉“象徵秩序”:人類的生命形式是怎樣以象徵的方式占據異質成形層的;人類的社會自我組織是如何通過符號來實現並在符號中獲得反映——怎樣通過語言、貨幣與圖像來實現的?在此,相關的高原是“ 語言學公設”、“符號的機制”、“顏貌”和“捕獲裝置”高原。

(4) 倫理問題 人類個體要如何自我組織,才能與他人一道盡可能地實現既有成效又愉悅的去層化?這裡最切題的顯然是“怎樣使自己成為無器官的身體?”高原; 但“一匹狼還是一些狼”、“三則短篇小說”和“生成”高原也同樣處理倫理“問題”。
政治問題 我們要如何把人類生命形態理解為社會性的自我組織,才能使它既能解釋畜群行為又能解釋集群(獵群)行為,既能解釋壓抑的專制暴政又能解釋外向擴張的經濟帝國主義,既能解釋嚴苛層化的約束又能解釋去層化的逃逸?“游牧學”、“微觀政治與節段性”高原最為直接地處理這個“問題”,當然其他許多高原也會處理這個“ 問題”,只是不那麼顯而易見罷了。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

尤金·W. 霍蘭德(Eugene W. Holland),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比較研究系教授、知名德勒茲研究專家。著有《德勒茲與加塔利的“反俄狄浦斯”:精神分裂分析導論》(Deleuze and Guattari’s Anti-Oedipus: Introduction to Schizoanalysis)、《游牧民》(Nomad Citizenship)以及《波德萊爾與精神分裂分析》(Baudelaire and Schizoanalysis)等重要作品。

譯者簡介
周兮吟,2015年畢業於法國巴黎高師,以論文《德勒茲:時間與倫理,三種時間綜合與三種倫理學》(Deleuze, Temps et Ethique : Les trois syntheses du temps et les trois ethiques)獲哲學博士學位。


圖書目錄:


致謝



1 《千高原》的來龍去脈

2 主題概述

3 文本閱讀

4 接受與影響

5 進階閱讀書目



參考文獻
索引


章節試讀:

對一本像《千高原》這樣的書,描繪對它的接受及其影響是一項困難的工作,其主要原因有二:首先,誠如我們所見,這本書涉獵極其廣泛,它所帶來的影響同樣如此。其次,這本書是德勒茲與加塔利的數本合著之一,而他們各自又都有不少獨立撰寫的作品,因此,要將這一本書的影響與德勒茲和加塔利的合作所產生的普遍影響分隔開來,將它與德勒茲和加塔利各自的影響分隔開來,幾乎是不可能的。為了評估《千高原》自身的影響力,我們或許可以關注這樣一個事實,在《千高原》最初出版(1980)之後的三十年間,它至少被翻譯成九種語言:英語版(1987),意大利語版(1987),德語版(1992),西班牙語版(1997),瑞典語版(1998),丹麥語版(2005),葡萄牙語版(2007),中文版(2010)和日語版(2010)。然而,為了作出評估,對這個看上去簡單的事實,我們還得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比如,英語版和意大利語版出版於同一年這個事實就可能造成誤導。由於加塔利與意大利繁榮的政治自治運動和反精神病治療運動的個人關係,《反俄狄浦斯》1975年就被譯為意大利語(僅在法語版出版三年之後),而且立即獲得成功。而在《千高原》寫成之時,意大利的政局已經急劇變化,儘管一個收錄了四座高原的選集(“根莖”、“怎樣使自己成為無器官的身體?”、“論迭奏”和“捕獲裝置”)很快就以意大利語發行(1980),完整的譯本卻直到1987年才出版,並且遭遇普遍的冷遇,尤其是在學術界。一個重要的例外則是政治激進主義者兼理論家安東尼奧·奈格裡(Antonio Negri),他和德勒茲都對斯賓諾莎感興趣,他之後與美國人邁克爾·哈特(Michael Hardt)的合作吸收了德勒茲與加塔利的思想(以及福柯和其他許多人)。他還在加塔利與德勒茲的最後一次合作的前一年,與加塔利合寫了一本《像我們這樣的共產主義者》(Communists Like Us)。除了奈格裡,在意大利,對德勒茲與加塔利更廣泛的興趣則要等到世紀末才重新出現,而且(相當程度上是得益於Millepiani這份雜誌)對他們的興趣主要來自於藝術家、建築師、城市社會學家、地理學家和城市規劃者。(一個顯著的例外是意大利哲學家毛裡齊奧·拉扎拉托〔Maurizio Lazzarato〕,他寫的頗具洞見的探討德勒茲與加塔利的書《資本主義的革命》〔Les Revolutions ducapitalisme〕,還有待翻譯成英語。)《千高原》的英語版則相反,推動並熏陶了一個可以算得上持續發展的、跨越三塊大陸(澳大利亞、不列顛群島以及北美)的學者共同體,可以公允地說,德勒茲與加塔利在英語世界的影響遠遠超過他們在法國的影響。起初,德勒茲與加塔利的著作被引進澳大利亞新興的文化研究的領域,主要是得益於保羅·帕頓的哲學工作以及墨美姬(Meaghan Morris)在文化與文學研究領域的工作,還有伊恩·布坎南(Ian Buchanan),他於1996年在西澳大學組織了德勒茲研討會,此後就成為《德勒茲研究》(Deleuze Studies)這個刊物以及愛丁堡大學出版社的德勒茲書系的編輯。在英國,華威大學贊助了由基思·安塞爾-皮爾遜(Keith Ansell-Pearson)和尼克·蘭德(Nick Land)組織的一些早期的關於德勒茲與加塔利的研討會。現在,曼徹斯特城市大學主持著一個德勒茲研究的網絡,以及一份線上刊物《A/V》。與此同時在北美,則有哥倫比亞大學的西爾維爾·羅特林奇(Sylvere Lotringer),然後是傳播學學者勞倫斯·格羅斯伯格(LawrenceGrossberg)以及加拿大哲學家康斯坦丁·邦達斯(Constantin Bounds)對德勒茲與加塔利產生興趣,羅特林奇早在1975年就主辦過一次紐約的研討會(但時運不濟),德勒茲與加塔利本人都出席了會議,他將多期自己的期刊Semiotext(e)用於翻譯他們的作品;格羅斯伯格將他們的工作引入文化研究領域;邦達斯則翻譯了德勒茲早期的數部哲學著作,編輯了大量重要的研究德勒茲哲學的文集,在特倫特大學組織了(在科羅拉多大學多羅西亞·奧爾科夫斯基〔Dorothea Olkowski〕的協助下)一系列具有開創性的研討會(1992,1996,1999以及2004年),一次比一次規模更大。相反,《千高原》的葡萄牙語譯本卻遲來得令人有些意外,尤其是考慮到巴西仍然是全世界對精神分裂分析的接受與發展〔首先在《反俄狄浦斯》中提及〕最廣泛的地方,這部分得益於加塔利對巴西的頻繁拜訪,還有德勒茲最重要的法國學生之一埃裡克·阿利耶茲(Eric Alliez),以及聖保羅天主教大學的教授兼精神分析師蘇利·羅尼克(Suely Rolnik)的工作。總之,《千高原》的這些譯本為我們提供了衡量這本書在世界範圍內的重要性的一個指標,即使它所帶來的影響的程度在不同時期、不同地區變化很大。
與此同時在法國,對《千高原》的接受則要疲弱得多。《反俄狄浦斯》已經很難被相對嚴苛的法國學術體系所接納——對《卡夫卡》與《千高原》來說,就更是如此了。一個相互影響、相互競爭的裝配將德勒茲和加塔利與他們同時代的一眾重要的法國知識分子聯繫起來,包括路易·阿爾都塞、莫里斯·布朗肖、雅克·德裡達、米歇爾·福柯、皮埃爾·克洛索夫斯基、雅克·拉康以及讓-弗朗索瓦·利奧塔等。早在《差異與重複》時期,德勒茲已經表達過對阿爾都塞解讀的馬克思的完全的贊同,尤其是這樣一種觀念,即將生產方式理解為一個結構,它提出問題、以待各種社會形態以不同方式來解決它。晚期的阿爾都塞也承認,在發展出他稱為“偶然相遇的唯物主義”的過程中,德勒茲起了重要作用。阿爾都塞甚至改寫了德勒茲與加塔利的“生成”範疇,用來指稱一種生產方式具有自我複製之能力的隨機性:生產方式並不遵循必然的規律;這些規律只不過是“生成-必然”,卻從不曾真正企及絕對的必然。德裡達則在德勒茲去世時聲稱,他完全同意德勒茲作品中的觀點(儘管德勒茲的立場與之完全不同,遠不像德裡達那樣以文本和語言為中心)。德勒茲與福柯、德勒茲與利奧塔之間的相互影響是如此的廣泛,以至於根本無法將其拆開,儘管最終他們自己還是各奔東西。利奧塔的《力比多經濟學》(1974)在《千高原》(1972)不久後出版,同樣表達了要通過使政治經濟學面對精神分析(以及使精神分析面對政治經濟學)來更新政治思考的要求。福柯對不同權力形式(比如君權與規訓的權力之間的比較)的歷史研究與德勒茲和加塔利的力比多生產方式(《反俄狄浦斯》)以及符號機制(《千高原》)有得一比,而且在德勒茲晚期寫就的一篇著名的有關“控制社會”的文章中,德勒茲明確表示,他發展了福柯對規訓力的思考用以解釋一種新型的權力。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