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哲學宗教 各國哲學 其他歐洲各國哲學
   
   
   
 
裸體
 叢書名稱: 雅努斯思想文庫
 作  者: (意)吉奧喬•阿甘本
 出版單位: 北京大學
 出版日期: 2017.03
 進貨日期: 2017/5/17
 ISBN: 9787301272374
 開  本: 32 開    
 定  價: 360
 售  價: 288
  卡 友 價 : 264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阿甘本
他是我們這個時代極具原創力的哲學家
他的研究跨越了整個人文學科
他的作品繪製了從傳統哲學到後現代哲學的譜系

他挑動我們重新思考了哲學
他引領我們認識了什麼是當代

認識了阿甘本才真正認識了哲學和當代

阿甘本是活躍在當下的、備受世界矚目的哲學家。他是傳統哲學的分析者,他的作品像地圖一樣繪製了從傳統哲學到後現代哲學的譜系。


內容簡介:

《裸體》一書由10篇各自獨立的論文構成,書名取自其中的第七章,阿甘本在本書中探討了創造與救贖、當代性、威尼斯幽靈、人格身份、復活的榮耀身體、裸體等一系列問題,但看似零散的篇章結構中貫穿著的是同一個主題,那就是用非功用性概念來探討各種既有秩序對工作和功用的建構,從而在批判現實和觀念的基礎上打開各種可能性。這也是作為政治哲學家的阿甘本一直以來的理論努力。


作者簡介:

吉奧喬·阿甘本(Giorgio Agamben,1942— ),義大利當代著名哲學家、思想家。曾於義大利馬切拉塔大學、維羅納大學、威尼斯高等建築學院及巴黎國際哲學研究院、歐洲研究生院等多所學院和大學任教。他的研究領域廣泛且影響深遠,在國際學界享有極高的聲譽。著述頗豐,包括《裸體》《瀆神》《什麼是裝置》《論友愛》《教會與王國》《例外狀態》《語言的聖禮》等涉及哲學、政治、文學和藝術的著作。


圖書目錄:

譯者序言

第一篇 創造與救贖
第二篇 何謂同時代人?
第三篇 K
第四篇 論生活在幽靈中的利與不利
第五篇 論我們能不做什麼
第六篇 無人格的身份
第七篇 裸體
第八篇 榮耀的身體
第九篇 公牛般的饑餓:關於安息日、慶典和安歇的思考
第十篇 世界歷史的最後一章


章節試讀:

何謂同時代人?


1.在這次研討會開始之際,我想提出的問題是:“我們與誰以及與什麼事物同屬一個時代?”首先,“同時代意味著什麼?”在此次研討會的過程中,我們會閱讀一些文本,它們的作者有些生活在許多世紀之前,有些則比較晚近,甚至離我們非常近。不管怎樣,我們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了這些文本的同時代人,這才是根本性的。我們研討會的“時間”是同時代性,因此,它要求與文本以及研討會探討的作者成為同時代的。從很大程度上而言,本次研討會的成功與否,其衡量標準將是它——以及我們——符合這種苛求的能力。
尼采為我們探索上述問題的答案提供了一種*初的、暫時性的指示。在法蘭西學院講座的一則筆記中,羅蘭·巴特對這個答案做出了概述:“同時代就是不合時宜。”1874年,年輕的語言學者弗媦w塈ヾP尼采就已經在研究希臘文本——兩年前,《悲劇的誕生》為他贏得了意想不到的聲譽——這一年,他出版了《不合時宜的沉思》,在這部作品中,他試圖與其生活的時代達成協議,並且就當前採取一種立場。“這沉思本身就是不合時宜的”,第二沉思的開頭如此寫道,“因為它試圖將這個時代引以為傲的東西,即這個時代的歷史文化,理解為一種疾病、一種無能和一種缺陷,因為我相信,我們都被歷史的熱病消耗殆盡,我們至少應該意識到這一點。”換句話說,尼采將他的“相關性”主張以及他的關於當前的“同時代性”,置入一種斷裂和脫節之中。真正同時代的人,真正屬於其時代的人,也是那些既不與時代完全一致,也不讓自己適應時代要求的人。從這個意義上而言,他們就是不相關的。然而,正是因為這種狀況,正是通過這種斷裂與時代錯位,他們比其他人更能夠感知和把握他們自己的時代。
毫無疑問,這種不一致以及這種“時代紊亂”(discronia),並不意味著同時代就是指一個人生活在另一個時代,或者指人們在伯塈J利的雅典或羅伯斯庇爾和薩德侯爵的巴黎,比在他們自己的城市和年代,更能感受到的一種鄉愁。才智之士可能鄙視他的時代,但是他也明白,他屬於這個時代,這是不可改變的,同時他也無法逃離自己的時代。
因此,同時代性就是指一種與自己時代的奇特關係,這種關係既依附於時代,同時又與它保持距離。更確切而言,這種與時代的關係是通過脫節或時代錯誤而依附於時代的那種關係。過於契合時代的人,在所有方面與時代完全聯繫在一起的人,並非同時代人,之所以如此,確切的原因在於,他們無法審視它;他們不能死死地凝視它。
2.1923年,奧西普·曼德爾施塔姆創作了一首題為《世紀》(il secolo)的詩(儘管俄語詞vek也有“時代”或“年代”之意)。這首詩並沒有思考世紀,而是思考詩人與其生活時代之間的關係,也就是說,思考同時代性。依照詩歌**句的說法,不是“世紀”,而是“我的世紀”或“我的年代”(vek moi):

我的世紀,我的野獸,誰能設法
注視你的雙眸
用他自身的鮮血,粘合
兩個世紀的椎骨?

必須以生命換取自己的同時代性的詩人,也必須堅定地凝視世紀野獸的雙眼,必須以自己的鮮血來粘合破碎的時代脊骨。正如前面所暗示的,兩個世紀和兩個時代不僅僅指19世紀和20世紀,更確切而言,也指個人一生的時間(需要記住的是,saeculum一詞*初意指個人的一生),以及我們在這媞椄20世紀的集體的歷史時期。我們在詩節*後一句會瞭解到,這個時代的脊骨已經破碎。就其是同時代人而言,詩人就是這種破裂,也是阻止時代自我組建之物,同時又是必須縫合這種裂口或傷口的鮮血。一方面,時代與生物脊骨並列,另一方面,時代與年代脊骨並置,這兩者是這首詩的核心主題之一:

只要生物存在
就得長有脊骨,
宛如滾滾波濤
沿無形的脊骨推進。
猶如孩童脆弱的軟骨,
新生大地的世紀。

與上述主題一樣,另一個重要主題也是同時代性的一種形象,即時代脊骨的破碎與彌合,這兩者都是一個個體(這堳詩人)的工作:

為世紀掙脫束縛
以開啟全新世界
必須用長笛連接
所有多節之日的節點。

這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工作,或者說,無論如何是自相矛盾的工作,接下來詩人用以作結的詩節證明瞭這一點。不但時代野獸折斷了脊骨,而且vek,即新生時代,也意欲回首(對於折斷脊骨的人來說,這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姿態),以便凝視自己的足跡,並以此展現自己瘋狂的面容:

可你的脊骨已經破碎
哦,我那奇異而悲慘的世紀。
毫無感覺的微笑
像一度靈巧的野獸
你回首,虛弱而兇殘
凝視著自己的足跡。

3.詩人——同時代人——必須堅定地凝視自己的時代。那麼,觀察自己時代的人到底看到了什麼呢?他的時代的面容上這種瘋狂的露齒一笑又是什麼呢?現在,我打算提出同時代性的第二種定義:同時代人是緊緊凝視自己時代的人,以便感知時代的黑暗而不是其光芒的人。對於那些經歷過同時代性的人來說,所有的時代都是黯淡的。同時代人就是那些知道如何觀察這種黯淡的人,他能夠用筆探究當下的晦暗,從而進行書寫。那麼,“觀察黯淡”、“感知黑暗”又意味著什麼呢?
視覺神經生理學提供了一個初步的答案。當我們身處黑暗之中或我們閉上雙眼時,會發生什麼呢?我們看到的黑暗又是什麼呢?神經生理學告訴我們,光的缺席會刺激視網膜上被稱為“制性細胞”(off-cells)的一系列週邊細胞。這些細胞一旦受到刺激,就會產生我們稱作黑暗的特殊視覺。因此,黑暗不是一個否定性概念(光的缺席,或某種非視覺的東西),而是“制性細胞”活動的結果,是我們視網膜的產物。這意味著——如果我們現在回到同時代性的黑暗這個主題——感知這種黑暗並不是一種惰性或消極性,而是意味著一種行動和一種獨特能力。對我們而言,這種能力意味著中和時代之光,以便發現它的黯淡、它那特殊的黑暗,這些與那些光是密不可分的。
能夠自稱同時代人的那些人,是不允許自己被世紀之光蒙蔽的人,因此,他們能夠瞥見那些光中的陰影,能夠瞥見光中隱秘的晦暗。說了這麼多之後,我們還沒有提出我們的問題。我們為什麼要熱衷於感知時代散發出來的晦暗呢?難道黑暗不正是一種無名的經驗(從定義上而言是難以理解的)?不正是某種並非指向我們從而與我們無關的事物?相反,同時代人就是感知時代之黑暗的人,他將這種黑暗視為與己相關之物,視為永遠吸引自己的某種事物。與任何光相比,黑暗更是直接而異乎尋常地指向他的某種事物。同時代人是那些雙眸被源自他們生活時代的黑暗光束所吸引的人。
4.我們仰望夜空,群星璀璨,它們為濃密的黑暗所環繞。由於宇宙中星系和發光體的數量幾近無限多,因此,根據科學家的說法,我們在夜空中看見的黑暗就需要得到解釋。我現在打算討論的,正是當代天體物理學對這種黑暗做出的解釋。在一個無限擴張的宇宙中,*遠的星系以巨大的速度遠離我們,因此,它們發出的光也就永遠無法抵達地球。我們感知到的天空的黑暗,就是這種儘管奔我們而來但無法抵達我們的光,因為發光的星系以超光速離我們遠去。
在當下的黑暗中去感知這種力圖抵達我們卻又無法抵達的光,這就是同時代的含義。因此,同時代人是罕見的。正因為這個原因,成為同時代人,首先是勇氣問題,因為這意味著不但要能夠堅定地凝視時代的黑暗,也要能夠感知黑暗中的光——儘管它奔我們而來,但無疑在離我們遠去。換句話說,就像準時赴一場必然會錯過的約會。
以上解釋了為什麼同時代性感知到的當下已經折斷了脊骨。事實上,我們的時代——即當下——不僅僅是*遙遠的:它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抵達我們。它的脊骨已經折斷,而我們發現自己剛好處於斷裂點上。這就是為何我們無論如何都是同時代人的原因。意識到這一點很重要,即上述同時代性中的那場約會並不僅僅按照編年時間發生:它在編年時間中活動,驅策、逼迫並改變編年時間。這種驅策就是不合時宜,就是時代誤置,它允許我們以“太早”也即“太遲”、“已經”也即“尚未”的形式來把握我們的時代。此外,它也允許我們識別當下晦暗中的光,這種光不斷奔我們而來,但永遠無法照射到我們。
5.我們稱為同時代性的特殊的時間經歷,其絕佳的例子就是時尚。我們可以這麼界定時尚:它把一種特殊的非連續性引入時間,這種非連續性根據相關性或不相關性、流行或不再流行來劃分時間。這種停頓可能非常微妙,就那些需要準確無誤地記載它的人而言,它是值得關注的;通過這麼做,這些人也證明瞭自己處於時尚之中。但是,如果我們想在編年時間中明確確定這種停頓的話,它顯示自己是無法把握的。首先,時尚的“現在”,即它形成的瞬間,是無法用任何計時器來確定的。這種“現在”是時尚設計師想到一個大致概念、想到那種規定新款時裝的微妙之處的那一刻嗎?或者說,它是指時尚設計師將他的想法傳達給助手、然後再傳達給縫製時裝樣品的裁縫的那一刻嗎?或者說,它是指時裝模特——這些人始終以及僅僅處於時尚中,也正因為這個原因,他們從未真正處於時尚之中——身穿這些服裝進行展示的時刻嗎?因為就*後一種狀況而言,時尚“風格”中的存在將取決於如下事實,即現實中的人們而不是模特(他們是一位無形的上帝的祭品)將認識到這一點,然後購買那種風格的服裝。
因此,從構成上而言,時尚時間先於自身,不過從結果而言,它總是太遲。它總是處於“尚未”與“不再”之間,這是一種難以把握的界限。正如神學家所暗示的,很有可能的是,這種並列取決於如下事實,即至少就我們的文化而言,時尚是神學意義上的服裝標誌,它來自亞當和夏娃犯下原罪之後縫製的**件衣物——以無花果樹葉編織的纏腰帶。(確切而言,我們穿的衣服並非源自這種植物編織的腰帶,而是來源於tunicae pelliceae,即動物皮毛製成的衣服,根據《聖經·創世紀》〔3:21〕的說法,上帝在把我們的祖先逐出伊甸園時,給了他們這些衣服,作為罪與死的有形符號。)無論如何,不管出於何種原因,時尚的這種“現在”、這種全新時代性(kairos)是無法把握的:“我此刻處在時尚中”,這句話是自相矛盾的,因為主體在宣告之際,就已經處在時尚之外了。因此,就像同時代性那樣,身處時尚之中也需要某種“閒適”,某種不協調或過時的品性,在這種品性中,人們的相關性在其自身內部包含了小部分外在之物,一種不合時宜的、過時的陰影。正是在這一意義上,人們在談到19世紀巴黎的一位優雅女士時,說道:“她是每一個人的同時代人。”
時尚的暫時性還有另外一個特徵,這個特徵讓它與同時代性聯繫在一起。通過採用當下根據“不再”和“尚未”來劃分時間的相同姿態,時尚也與那些“其他時間”建立起了特殊的聯繫——毫無疑問,與過去,或許也與未來的聯繫。因此,時尚可以“引用”過去的任何時刻(1920年代,1970年代,以及新古典主義或帝國風格),從而再次讓過去的時刻變得相關。因此,它能夠再次連接被它冷酷分開的事物——回想、重新召喚以及恢復它早就宣稱死亡之物的生命。
6.這種與過去的特殊關聯還有另外一個特徵。尤其是通過突出當下的古老(arcaico),同時代性嵌入到當下。在*近和晚近時代中感知到古老的標誌和印記的人,才可能是同時代人。“古老的”意思接近arche,即起源。不過,起源不僅僅位於年代順序的過去之中:它與歷史的生成是同時代的,並且在其中不停歇地活動,就像胚胎在成熟機體的組織中不斷活動,或者孩童在成人的精神生活中那樣。這種遠離(scarto)和接近(vicinanza)界定了同時代性,它們的基礎在於臨近起源,而起源在當下的搏動是*強勁有力的。破曉時分越洋而來者,不管是誰,當他首次看見紐約的摩天大樓時,立刻感覺到當下的這種古老面容,不受時間影響的“9·11”意象,已經明確地向所有人展示了這種與廢墟為鄰的情形。
文學和藝術史家都知道,古代與現代之間存在著一種隱秘的親緣關係,之所以如此,與其說是因為古老的形式似乎對當下施加了特別的魔力,不如說是因為開啟現代之門的鑰匙隱藏在遠古和史前。因此,衰落中的古代世界轉向原始時代,以便重新發現自我。先鋒派——它在時間的流逝中迷失了自我——也在追求原始和古老。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可以說,當下的進入點必然採取考古學的形式;然而,這種考古學並不是要回歸到歷史上的過去,而是要返回到我們在當下**無法親身經歷的那部分(過去)。因此,未經曆的被不斷回溯到起源,儘管它永遠無法抵達那堙C當下無非就是一切經歷過的事物中這種未被經歷的元素。阻止我們進入當下的,正是——出於某種原因(它的創傷特徵以及它那過度的接近)——我們無法經歷的大量事物。對這種“未被經歷之物”的關注,就是同時代人的生活。從這個意義上而言,成為同時代人也就意味著回歸到我們從未身處其中的當下。
7.那些一直試圖思考同時代性的人,只有將它分割為幾個時期,並且將一種根本的非同質性引入時間,才能做到這一點。那些談論“我的時代”的人,事實上也在分割時間:他們把一種停頓和一種斷裂嵌入時間之中。不過,正是通過這種停頓,通過把當下植入線性時間了無生機的同質性之中,同時代人才得以在不同時代之間建立起一種特殊關係。正如我們前面所瞭解的,如果說同時代人折斷了時代的脊骨(或者說,他在其中發現了斷層線和中斷點),那麼,他也讓這種斷裂成為時代與世代之間的彙聚點或邂逅之處。這種情形的範例是保羅,他經驗卓越的同時代性,並向他的兄弟宣揚它,稱其為彌賽亞時刻,即與彌賽亞同時代,他確切地稱之為“現在時代”(ho nyn kairos)。這個時間不但在編年史上是不確定的(預示著世界末日的基督再臨是確定的和即將來臨的,儘管無法計算出一個準確時刻),同時,它還具備獨特的能力:把過去的每一時刻與自身直接聯繫起來,讓《聖經》所記載的歷史上的每一時刻或事件成為當下的某種預言或預示(保羅喜好的術語是typos,即形象)——因此,亞當(人類因他而承擔了死和罪)就是給人類帶來救贖與生命的彌賽亞的“範型”或形象。
這意味著,同時代人不僅僅是指那些感知當下黑暗、領會那註定無法抵達之光的人,同時也是劃分和植入時間、有能力改變時間並把它與其他時間聯繫起來的人。他能夠以出乎意料的方式閱讀歷史,並且根據某種必要性來“引證它”,這種必要性無論如何都不是來自他的意志,而是來自他不得不做出回應的某種緊迫性。就好像這種無形之光——即當下的黑暗——把自己的陰影投射到過去,在這種陰影的觸碰下,過去也就獲得一種能力來回應現在的黑暗。米歇爾·福柯曾經寫道,他對過去的歷史研究只不過是他對當下的理論探究投下的影子而已,此時,他所想到的,或許就是上述句子的一些內容。同樣,瓦爾特·本雅明也寫道,過去的意象中包含的歷史索引表明,這些意象只有在其歷史的確定時刻才是可以理解的。這次研討會的成敗,取決於我們應對這種緊迫性和這種陰影的能力,以及不僅僅成為我們的世紀和“現在”的同時代人,也成為它們在過去文本和文獻中的形象的同時代人的能力。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