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哲學宗教 各國哲學 俄德哲學
 
 
 
 
黑格爾的自由主義批判:語境中的權利
 叢書名稱: 歐諾彌亞譯叢
 作  者: (美)史蒂芬•B•史密斯
 出版單位: 華東師範大學
 出版日期: 2020.01
 進貨日期: 2020/3/25
 ISBN: 9787567597624
 開  本: 32 開    
 定  價: 510
 售  價: 408
  會 員 價: 374

目前無補書計畫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黑格爾的重要性不僅在於他是馬克思理論以及諸種後現代思潮的先驅,而且他的理論也對當代以羅爾斯為代表的形式主義權利哲學形成了內在批判。


內容簡介:

在《黑格爾的自由主義批判》中,作者史密斯梳理了黑格爾對以權利為本位的自由主義傳統的批判,後者既包括以霍布斯、洛克為代表的英國經驗論性質的自然法思想,也包括以康德、費希特為代表的德國觀念論性質的自然法權學說,更加涉及以盧梭為代表的法國大革命的權利傳統。
在黑格爾看來,整個近代自由主義權利觀念以社會契約論為前提,並試圖從抽象的基本原則推衍出現實的法政體制,而這顯然低估了權利問題的複雜性。但就整體而言,黑格爾卻並非反自由主義者,正如史密斯所言,其保留了古典自由主義中最為核心的部分,並在相互承認的法權理論中加以重新表述。而黑格爾法權學說的特殊之處則在於,將近代自然法理論予以排除的歷史、文化要素重新納入了視野,而國家同樣保障與發展個體之間相互承認與尊重的權利。由此,黑格爾發展出了極具現實主義色彩的法治國學說。


作者簡介:

作者史蒂芬·B. 史密斯(Steven B. Smith),獲芝加哥大學博士學位,自1984年以來任教於耶魯大學,現為政治科學阿爾弗雷德·考勒斯(Alfred Cowles)講席教授。研究領域主要為:政治哲學史中的古今問題、政教關係、代議制理論。主要著作包括:《黑格爾的自由主義批判》(Hegel’s Critique of Liberalism,1989),《斯賓諾莎,自由主義和猶太認同》(Spinoza, Liberalism, and Jewish Identity,1997),《斯賓諾莎的生命之書》(Spinoza’s Book of Life,2003),《閱讀施特勞斯》(Reading Leo Strauss,2006),《政治哲學》(Political Philosophy,2012),《現代性及其不滿》(Modernity and its Discontents,2016)。曾榮獲數個學術獎項,但最自豪的莫過於2009年度第63屆萊克斯•希克松(Lex Hixon)社會科學教學優秀獎。
譯者楊陳,西南政法大學本科、碩士,清華大學憲法學博士,華東政法大學科學研究院助理研究員,主要研究領域為憲法學、法哲學。


圖書目錄:

前言   / 1
引用文獻縮寫說明   / 1
中譯本所參考的相關文獻   / 1

第一章 為什麼今天還要讀黑格爾?   / 1
第二章 黑格爾式籌劃的起源   / 20
一、黑格爾與分化的自我   / 20
二、浪漫主義與革命   / 39
三、公民宗教、實證性以及民族精神   / 50
四、辯證法的發現   / 62
第三章 對於自由主義權利理論的批判   / 72
一、黑格爾與啟蒙   / 72
二、自然權利理論   / 77
三、自然權利批判Ⅰ:霍布斯與洛克   / 82
四、自然權利批判ⅡA:康德   / 88
五、自然權利批判ⅡB:費希特   / 101
六、黑格爾與法國大革命:盧梭   / 107
七、德性政治   / 115
第四章 黑格爾的權利理論   / 124
一、人權概念及其批判者   / 124
二、權利的主體   / 132
三、權利的起源   / 146
四、承認的權利   / 155
第五章 黑格爾式的法治國   / 168
一、黑格爾與實踐哲學   / 168
二、市民社會與社團   / 178
三、法治   / 184
四、普遍階級   / 189
五、王權   / 193
六、戰爭與國家關係   / 199
第六章 黑格爾的批判理論觀   / 210
一、什麼是辯證法?   / 210
二、內在批判與現象學的基礎   / 215
三、教化和否定的辯證法   / 222
四、懷疑的環節   / 229
五、規定性否定的邏輯   / 238
第七章 理性與歷史   / 246
一、理性與知性   / 246
二、矛盾   / 250
三、理性必然性   / 258
四、絕對知識與歷史終結   / 275
第八章 黑格爾與自由主義遺產   / 293


章節試讀:

為什麼今天還要讀黑格爾?

[1]對於黑格爾興趣的復甦是當今知識界風貌的一個不可否認的特徵。僅在幾年之前,這樣的復興是難以想見的。首先,黑格爾似乎不可改變地一度屬於德國思辨思想的神秘領域,而更具經驗性思維的哲學家們向我們保證,這種思想會因為日益精確的邏輯與事實的學科的發展而被取消。黑格爾令人敬畏的“體系”似乎是更大的懷疑精神的反題,懷疑精神推動了現代哲學的發展。其次,黑格爾的政治哲學被認為尤其要對有機論謬誤負責,後者貶抑了個人權利,並且強調政治中共同善的首要地位。他的信念在於,不僅政治還有歷史都是作為整體,體現了獨立運行於個體的所思所行之外的集體理性,而這又據稱與形塑了現代自由主義制度與實踐的開放、自由以及寬容的精神相矛盾。
然而,知識界的潮流以易變著稱,一代人之前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現在則充滿活力。有兩個理由導致了黑格爾的復興。一方面,正如一些研究顯示的,大陸哲學與英美哲學之間的差距並沒有之前相信的那麼大。 分析哲學出身的哲學家,如查爾斯•泰勒(Charles Taylor)、理查•羅蒂(Richard Rorty)以及伯納德•威廉斯(Bernard Williams)最近都顯示出對於黑格爾、海德格爾以及法蘭克福學派的一些成員的興趣。與之類似的,諸如於爾根•哈貝馬斯(Jurgen Habermass)、卡爾—奧托•阿佩爾(Karl-Otto Apel)等歐洲的社會理論家將他們的研究範圍擴展至了維特根斯坦、J.L.奧斯汀以及牛津語言哲學。
〔2〕另一方面,存在著一批與我類似的,對於當前占據主流的為自由主義辯護的諸種策略感到不滿的人,而黑格爾則為他們提供了一個有用的出發點。在上述策略中,最為有力的當屬羅爾斯的《正義論》所提供的那種進路。對於羅爾斯以及其他的“道義論”自由主義者而言,自由主義是為了人們追求他們自己選擇的目的和目標的一個框架結構,因此也就中立於任何一種特定的目的以及被偏好的生活方式。用當前的“道義論”自由主義者們的話來說,“權利”優先於“善”。基於這樣的理解,自由主義據稱是避免了內在於功利主義或者集體主義政治進路之中的那些問題,因為這種理論只是將國家當作是基本權利和自由的保護者,其本身並不承諾任何一種關於作為人類願望終極目標的善的實質性圖景。通過要求我們將我們身上的偶然獲得的因此也就是經驗性的特徵抽象掉,這些理論家們試圖達致以下目標:從對於每個人的利益的同等“關心與尊重”出發推衍出一整套法律與政治制度。事實上,這種策略是如此成功,以至於它的某位反對者將之稱為一種“新自由主義範式”。
為了闡明這個新自由主義範式,羅爾斯以及其他人都被導向了對於康德的擴張性應用。羅爾斯承認,他的“作為公平的正義”的整個構想都建基於“對康德的自律以及絕對律令概念的程序式解釋”。 而在他《正義論》之後的某部作品中,他走得如此之遠,以至於他將自己的籌劃描述為“道德理論中的康德式的建構主義”。 這裡以及貫穿於其後來著作的觀念是,政治制度是否公平,取決於甚至僅取決於它們是否尊重個體自律的權利(right of autonomy)。這種對於康德的程序性解釋的優點應該很明顯。通過將自律的權利特定化,就提供了某種政治上的正當行為(political decency)的最低限度的標準,而這就使得羅爾斯免於陷入那些潛在地相互衝突的體系之中,而這些體系原先是被用來評價不同層級的實質性成就,並以某種等級秩序對它們加以區分。
但是,在這裡,我們已經看出羅爾斯同樣關鍵性地背離了康德。首先,康德將道德當作一個自由的王國,只有為了其自身的緣故被選擇時,道德才與其名稱相配。〔3〕與之相對照的是,對於羅爾斯來說,正義的規則意在服務於那些“首要的善”——比如說,自由與機會、收入與財富。那麼,道德就只是被用來分配這些本質上與道德無關的“善物”(goods)的工具,這無疑是一個會使康德充滿恐懼的前景。其次,康德的那些概念中,核心並非是自律而是普遍性。對於康德而言,一個行動者是自律性的,只是因為他可以將其行動的準則普遍化,最終成為一條普遍的法則。自律只是一個因變量,而非一個自變量。然而,對於羅爾斯而言,自律像是我們所有人都由之開始的一個自然常量。既然康德曾將之作為人類道德願望的最高產物,那麼對於羅爾斯而言,它只是被單純地加以預設,而無需進一步的論證。
在某種程度上,我相信羅爾斯並不一定會反對將他之於康德的背離當作一個特徵。他承認,他自己的正義理論“嚴格的說,並非完全地是康德的觀點;它在很多要點上都背離了他的文本”。 這些對於康德的背離極具特色地採取了一些非康德主義資源的程序與預設,比如說新古典經濟學的理論。 這些理論可以被歸結為以下四個方面。首先,理性被排他性地理解為個體性的行動者以及個體行動的一個謂述;這是方法論的個體主義的原則。其次,理性關涉到的只是方法而非目的。它呈現為一種計算的形式,只是使得一個行動者能夠獲得其慾望的對象,而非規定他應該意欲什麼樣的對象;這是價值中立性的原則。第三,一個行動者的自然目標在於最大化快樂的量、最小化痛苦的量;這是心理學上的享樂主義原則。最後,政治問題被理解為如何對於人類慾望的無限性加以限制,使得每個人都能在普遍的法治之下與所有人共存。這是社會契約論的原則,這一原則接下來又被認為產生了政治正當性的條件。出於這些純粹假設性質的有關人的本質的預設,當代康德主義政治理論家們開始闡述正義的諸種規則,這些規則被認為對於一切理性存在者都具有約束力,而且在任何地方和任何時候都是如此。
然而,這些預設並不是沒有受到挑戰。〔4〕新康德主義式的自由主義被其理論對手形容為僅拘泥於合法性之上,只關心保障形式性的權利,對於共同體內部更溫暖、更具愛意的紐帶卻無動於衷。根據諸如麥克弗森(C.B. Macpherson)這樣的馬克思主義的批評者的觀點,這種道義論的自由主義建立在對於人的錯誤理解之上,即只是把人當作消費者,或者由舒適、安全(safety and security)等目的所驅動的“占有性的個體主義者”(possessive individualists)。 對於政治浪漫派而言,自由主義顯示出無法讓人接受的冰冷、貧乏和唯理主義,敵視人的更深層次的情感和審美需要。 而對於保守主義者們而言(無論其新舊),對於平等和權利的強調,意味著天賦和能力的自然差異被抹平。
如果當代的自由主義者們被導向去重新發現康德,自由主義的批評者們則被迫去重新發明黑格爾。事實上,今天對於自由主義最為有力的批評——關於其抽象的、個體主義的方法論,其對於個體的、非政治的目標的過度關切,其對於公民身份以及公民美德的毫無意識——都是由黑格爾在上個世紀決定性地提出來的。在這個意義上,發生在自由主義的辯護者與批評者之間的整個爭論就在某種程度上類似於車輪的重新發明。今天,左右兩派的思想家都似乎會在這一點上同意黑格爾,即康德式的自由主義的獨處的、個體主義的,或者說是“無拘無束的自我”,對於產生出一個道德上以及政治上令人滿意的共同體形式,都是一個過於薄弱的基礎。如果自由主義要被證明是站得住腳的,那麼所需要的就是對於歷史文化更加切近的一種批評形式。
支持黑格爾的復興的那些主張是支持新康德主義復興的那些主張的鏡像。首先,當代的黑格爾主義者們否定方法論的個體主義原則,在他們看來,理性一詞不僅可以用來謂述個體,同樣也可以用來謂述使得行動得以可能的制度甚至是政治文化。〔5〕其次,理性有價值,不僅在於它具有能夠達到目的的能力,而且由於它就是目的自身,某種因為自身就有價值的東西。第三,對於人而言的整全的善不能被認為是對於私人性的愉快的滿足,而是緊密地與其他人的善相聯繫。我們是因為我們作為具有共同的意義與價值的共同體成員身份而成為其所是。最後,一個政治共同體由此並不僅是由透過無知之幕向外張望的個體所組成的聚合體,而至少部分地由一個人會是什麼的具體內容所構成。正如自由主義的某個新社群主義論敵所指出的:“說社會成員被共同體意識所聯結,不只是單純地承認共同體的情感,追求共同體的目的,而是他們理解自身的身份……是在某種程度上被自身作為其中的一部分的共同體所規定。”
在我看來,這兩個立場顯然都不完全正確。新康德主義者們試圖去發現對於所有理性能動者都具有約束力的社會生活規範,但他們所開具的處方又常常如此地普遍與抽象,以至於缺乏道德的內容。只有在抽象掉我們所知道的關於我們自身、我們的生活以及我們的歷史這一切事情之後,我們才能處於能為道德原則的選擇提供無可懷疑的根據的立足點之上。然而,我會爭辯道,這樣一種抽象化的操作並不會產生出一個自我(the self)能夠據此加以選擇的更強的基礎,而是根本沒有基礎,因為沒有給自我留下任何東西。
如果新康德主義範式苦於過度的抽象性,那麼新的共同體或者參與性的模式則苦於相反的問題,也即一種被錯置的具體性。在它的預設中,使我們成為我們的所有事情都被歸於我們作為其中一部分的共同體,社群主義者們通常似乎對於個體所做出的對抗其所處的共同體的相當正當的主張十分危險地毫不關心。我們僅被告知,任何特定的共同體都是出於我們公共的或者政治的本性,那麼,除了允許以共同體自身的目的為標準對之加以批評,在此之外,沒有為個體批評他所處的共同體留下任何空間。儘管通常都與這類理論的意圖相左,其結果不外是對現存的社會與政治模式的重新背書,無論這些模式是否理性、是否應當存在。這種恩斯特•蓋爾納(ErnestGellner)所說的“再背書理論”傾向於不加批判地接受碰巧存在的任何形式的生活與文化。〔6〕正如他所說的:“生活和文化的形式,嚴格來講,是思想不會也無需自動接受的東西,文化不能成為自己案件的法官。”
我這裡的意圖不是對上述爭論做出評判,而是要檢審黑格爾哲學中之於權利本位的自由主義的批判的起源。這種進路的優點在於,黑格爾所批判的自由主義至少處於現代早期或者說古典形式之中,因此,他能夠提供一種有關自由主義傳統的力量與弱點的深刻洞見,不過這些力量和弱點並不能簡單地適用於那些更具傳統主義性質(conventional)的自由主義思想家。黑格爾的策略在於,經常專門性地批判古典自由主義的心理學以及倫理學基礎,但與此同時,卻讚揚其政治與歷史的具體成就。這個策略使他能夠提出一個對於自由主義的說明,其豐富和全面程度遠超這一傳統中的其他任何成員所作出過的那些解釋。與此同時,黑格爾的這一說明擴展並提高了我們對於屬於這一傳統到底意味著什麼的認識。他的方法將自由主義與其他各種可替代性的選擇進行了全面的比較,這使得我們能夠以一種特別富於啟發性的方式去把握自由主義傳統的特異性。
我在這個研究中試圖捍衛的論點在於,黑格爾給我們提供了前文概述過的兩種選擇之間的一種中間立場。與現代社群主義者們類似的是,他批評潛藏於自由政體之下的對於權利的個人主義的、非歷史的理解,但又與許多他所處時代的和我們當代的自由主義者一樣,他也懷疑任何一種回到過去的企圖,後者意欲的是一種建立在直接的面對面關係之上的某種形態的民主的、參與性的禮俗社會。換言之,黑格爾的目標在於將古代對於尊嚴以及政治生活的建築術品格(architectonic character)的強調與現代的對於自由、權利以及相互承認的關切結合起來。為了這個目的,黑格爾發展出一種哲學理論,試圖去證明自由立憲國家是歷史願景的正當目標,而他所處時代的北歐的那些最為發達的社會則可以作為這種國家形態的例證。與隨意地拒斥自由主義者不同的是,黑格爾接受了許多現代“資本主義基督教”世界的制度,尤其是法治以及市民生活與政治生活的分離,而這兩者形成了一種共同的文化以及社會連帶意識的基礎。黑格爾的政治哲學似乎是以康德所準備好的方法重塑了亞裡士多德的政治理論。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至2018年起,因中國大陸環保政策,部分書籍配件以QR CODE取代光盤音頻mp3或dvd,已無提供實體光盤。如需使用學習配件,請掃描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