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哲學宗教 哲學理論
 
 
 
 
南京課程:在人類紀時代閱讀馬克思和恩格斯•從德意志意識形態到自然辯證法
 叢書名稱: 當代激進思想家譯叢
 作  者: (法)貝爾納•斯蒂格勒
 出版單位: 南京大學
 出版日期: 2019.10
 進貨日期: 2019/12/18
 ISBN: 9787305198526
 開  本: 32 開    
 定  價: 518
 售  價: 414
  會 員 價: 380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著名技術哲學家斯蒂格勒在南大哲學系的課程講義匯編。

★中英對照,完整保留講稿格式與符號,真實再現寫作過程與思想構境。

★以技術問題為指引,對馬克思、海德格爾、西蒙棟、德裡達等思想家的重新闡釋與激活。

★重思政治經濟學,剖析人類紀時代中人的歷史性生存困境,探索走向負人類紀的方案。

★“我將嘗試說明,這個新紀元為什麼和怎樣能夠被克服而且必須被克服。”


內容簡介:

本書是對法國著名技術哲學家貝爾納•斯蒂格勒於2016年在南京大學哲學系開設的短期研究生課程“在人類紀時代閱讀馬克思和恩格斯——從《德意志意識形態》到《自然辯證法》”的八篇課程講義的匯編。本書採用了中英文對照的編排形式,盡可能完整地保留了作者在電子講稿中所使用的符號和不同字體格式,以求客觀地展現作者的真實寫作過程和微觀思想構境。

在本書中,斯蒂格勒致力於藉助現象學、後現象學、人類學、熱力學、生物學等所提供的問題域和思想資源,從技術哲學的角度重新激活胡塞爾、海德格爾、德裡達、西蒙棟等一批重要思想家的理論生長點,重新闡釋馬克思和恩格斯的經典文本和哲學精髓,以深入剖析自資本主義工業革命以來的人類紀時代中人的歷史性生存所遭遇的諸多問題,特別是以數字第三持存為載體的自動化社會中以無產階級化、系統性愚昧為表徵的人類生存困境,並積極探索一種通過依託現代技術的藥理學雙面性來逃離人類紀、走向負人類紀的替代性方案和可能。透過本書,我們可以管窺斯蒂格勒在當代數字化資本主義批判中所做的種種理論努力,捕捉到他當下正在從事的激進社會批判理論的基本線索。


作者簡介:

貝爾納•斯蒂格勒 當代法國著名技術哲學家,解構主義大師德裡達的得意門生。1992年在德裡達的指導下於法國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獲博士學位。他的技術哲學思想繼承了馬克思主義特別是法蘭克福學派的社會批判理論傳統,廣泛吸收了胡塞爾和海德格爾的現象學、西蒙棟和吉爾的技術哲學、德裡達的解構主義、勒魯瓦-古蘭和梅林•唐納德的人類學以及現代自然科學等諸多思想資源,建構了一種獨特的直面當代數字化資本主義社會現實的激進批判話語,這使他成為當代西方社會批判理論陣營中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其主要代表作有《技術與時間》(1994—2001)、《象徵的貧困》(2004—2005)、《懷疑和失信》(2004—2006)、《構成歐洲》(2005)、《新政治經濟學批判》(2009)等。


圖書目錄:

001引言

007第一講 導論:自動化社會的諸多問題(2016.3.21)

039第二講 在人類紀閱讀馬克思和海德格爾:自動化社會中的心靈的功能(2016.3.23)

065第三講 在人類紀閱讀馬克思和海德格爾:持存、前攝和知識(2016.3.28)

097第四講 在人類紀閱讀馬克思和海德格爾:技術中斷、人類紀和逆人類紀(2016.3.30)

131第五講 器官學、經濟學和生態學(2016.4.6)

155第六講 熱力學、座架和負人類學(2016.4.9)

203第七講 器官學的界限和理性的功能(2016.4.11)

267第八講 在人類紀閱讀馬克思:從《德意志意識形態》到《資本論》(2016.4.13)


章節試讀:

試讀1:

人類紀是一種地質學新紀元,已有250年的歷史。隨著工業化和資本主義的發展,這種存在也進入外在化歷史的新階段。

我將嘗試說明,這個新紀元為什麼和怎樣能夠被克服而且必須被克服。

作為一個巨大的、系統的和極其快速的熵的增長過程,人類紀必然會導致所有生命的毀滅,而人類生命則首當其衝。此外,作為正在破壞一切社會系統的數字化中斷(the digital disruption),即貝特蘭·吉爾和尼克拉斯·盧曼意義上的用超級控制技術(即所謂的算法治理術)取代社會系統,人類紀的目的也是試圖推行一種新的意識形態,即超人類主義(transhumanism)。

超人類主義是一種關於新的外在化階段的話語,這種新的外在化階段也是一種新的內在化(endosomatisation),比如利用神經技術從外部轉化到大腦的內部——後面我會回到這個話題。超人類主義不僅是一種意識形態,也是一種新的市場營銷(marketing),它有自己的大學,即奇點大學(the university of Singularity),它想使市場成為外在化即進化的唯一標準來源。

克服人類紀就要反對這種意識形態,反對這種市場營銷,進而實現這樣一種外在化的市場和經濟革命運動,我稱之為逆人類紀的到來(the advent of Neganthropocene)。

我認為,這樣一種解讀是可能和必要的,即把海德格爾的座架(Gestell)和生成(Ereignis)概念理解為人類紀意義上的外在化,將生成理解為逆人類紀。

逆人類紀是一種對經濟的新理解。在這種經濟中,原始價值(primordial value)是負熵,也就是說,組織既建立在多樣性生物多樣性不斷增長的基礎之上,也建立在非多樣性,比如知識的不斷增長的基礎之上。知識的確至少是負熵的。但是,我們可能還可以說,知識不僅是負熵的,而且是負人類的。



馬克思和恩格斯是提出外在化的第一代思想家:這就涉及他們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所論述的內容,我們將在下一次課上回到這個文本。現在我們要說的是,作為一種器官形成的延續,作為一種生命的延續和負熵的延續,外在化不是器官的(organic),而是器官學的(organologic),這意味著由外在化產生,並作為外在化的人造器官,既是負熵的,又是熵的。

體外器官的雙重結構意味著,這些器官就是古希臘蘇格拉底所說的藥(pharmaka)。這就帶來了兩個問題:

1. 從負熵——正如負人類——即外在化的角度重新詮釋馬克思何以可能?

2. 正如人造器官也是熵的一樣——有時它也被稱為人類活動,從人造器官的兩面性所引出的藥理學問題(pharmacological question)角度,重新詮釋馬克思何以可能?

我們將結合今天正在發展著的、不可或缺的和普遍的自動化的語境,回到《大綱》[注:即馬克思的《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中關於機器和自動化的章節來探討這些問題。現在,我就來談一下這種語境,介紹一下這種歷史學的和具有歷史性的境況,在這種境況中,我們今天必須閱讀馬克思。

所有這些都將引導我們從新的角度來閱讀海德格爾。





試讀2



我認為,十年前我們就已經進入了超級工業時代,這是一個嚴重象徵性貧困(great symbolic misery)的紀元。它導致慾望的結構性毀滅,也就是說,它摧毀了力比多經濟,即投機的市場營銷,而已經變得具有霸權性,並系統性地利用各種驅力,而這些驅力的一切附屬物都被剝奪了。

象徵性貧困源於所謂的感性的機械轉向(mechanical turn of sensibility)(尼古拉斯·杜寧有著同樣的說法),這是一種器官學意義上的變化,即把個人的感性生活置於大眾傳媒的永恆控制之下。

象徵性貧困的原因和慾望的毀滅既是經濟學的,也是器官學的:它既與那種消費主義模式有關,也與20世紀初期藉助文化工業和大眾傳媒來俘獲和控制消費者的注意力的各種工具有關。這些由市場營銷控制的工具繞過消費者關於如何生活的知識(savoir-vivre),使他們在這些方面發生短路。

由此,消費者就被無產階級化了,正如19世紀的生產者被使關於如何做的知識(savoir-faire)發生短路的工具所無產階級化一樣,後者在20世紀早期就被徹底完成了。

在生產和消費中,這種工業性的捕獲注意力也改變了這種注意力:

注意力是通過教育,通過認同(這是在弗洛伊德意義上而言的第一認同和第二認同)過程而塑造的,關於如何生活的知識占據著代際關係的核心,而構成這種代際關係的教育是精緻而複雜的;
養育子女就是以獨特的方式傳遞一種關於如何生活的知識,然後子女會接著將這種教育以獨特的方式傳遞給他或她的夥伴、朋友、家庭以及無論遠近的同輩人;
通過教育的一切途徑——包括教學——所塑造的東西正是工業性的捕獲注意力所系統性地改變的東西。

慾望經濟是通過認同和超個體化(transindividuation)的過程而形成的,並與作為通過轉移驅力的社會投資目標來約束驅力的諸多能力的代際關係相互交織著。注意力的工業性變形和轉移繞過了這些認同和超個體化的過程,並使它們發生短路。這樣一來,由去符號化(de-symbolization)的消費者資本主義導致的象徵性貧困就不可避免地導致力比多經濟的毀滅。

在20世紀下半葉,這個以工業方式捕獲注意力的時代發生持續衰落:在60年代,未成年人的“可用大腦時間”成為視聽大眾傳媒的首要目標。但是到了20世紀末,通過各種節目和特別頻道——比如“寶貝第一”(Baby First)這檔屬於福克斯電視台(Fox TV)的頻道,嬰幼兒的大腦時間(infantile brain time)被從情感環境和社會環境中轉移出來而成為〔大眾傳媒的新的〕目標。



慾望的對象渴望能夠顛覆支撐它的驅力的諸目標。但是它能夠做到這一點,只是因為它不僅僅是存在著:它構成了自身,因此它不限制自身,即它超越了一切計算。慾望就是投入對象之中,體驗它的一致性,因此,消滅慾望就是清除一切依戀和一切忠誠,即一切信任——沒有這些,任何經濟都是不可能的——從而最終清除一切信仰和一切信用。

慾望的對象產生一種生命的自發的信仰,這種信仰通過這個具有超凡力量的對象來展現自身。在愛能夠賦予那些沒有生命的東西——通常沒有生命的——以生命的意義上,所有的愛都是幻想性的。但是,因為這種愛的幻想,這種阿卜杜勒-卡比爾·哈提比所說的“aimance”(譯為英文就是“愛之為愛〔lovence〕”)的幻想使文明獲得最持久的形式,所以那種真實美妙的愛的感情就成為一種生命不斷超越自身的超凡性知識的化身——由此,生命通過超越生命而創造著,就像生命藉助生命之外的途徑,通過持續的、不斷增長的手段的進化與豐富而追求著。

這就是我對人類學家安德烈·勒魯瓦-古蘭所描述的外化即外在化運動的解讀,目的是分析通過生命之外的途徑進行生命創造的人化過程——作為一種工藝學的、器官學的和藥理學的進化,它構成了地球上人類的生命難題。我們無權逃避這一難題,而這一難題將不斷被技術發明再生產出來。

我們知道,嚴格地說,愛是一種技巧經驗(the experience of artifice)。它對於迷戀我們所愛之物是至關重要的,當我們停止愛它們時,我們就會看到這種愛戀情境的人造性質,正如我們被殘忍地帶回到日常生活的平庸之中。

兩三百萬年前,生命開始穿越非生命的技巧——第一次出現亞裡士多德所說的智性靈魂(noetic soul),即愛的靈魂(正如我們從柏拉圖《會飲篇》中的狄奧提瑪那裡所學到的一樣)。

這種非生命的技巧為生命保存了一種西蒙棟在生物經濟學意義上所說的生命個體化(vital individuation)的蹤跡(trace),以前這種生命個體化會在死亡中永遠消失。後來,令吉爾斯·克萊門特驚訝的生命的創造力成為保羅·瓦萊裡所描述的思想(或精神)的生命——隨著現代性和資本主義自身的發展,它也變成精神的政治經濟學,這種精神的政治經濟學建立於工業技術,而後者現在對蹤跡工業來說已變得至關重要。

消費者的無產階級化、去符號化、非認同化以及痛苦的分娩使一切獨特性都屈從於可計算性。而可計算性使當今世界變成一片荒漠,置身其中會荒謬而日益強烈地感到,隨著工業創造得越來越多,結果卻是生活被創造得越來越少——這種境況發展到極點就是保羅·瓦萊裡在1939年所描述的“精神價值”的隕落。

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國家的衰落、戰略性的市場營銷和金融化的霸權被推行到世界和社會的每一個角落。緊隨這些變化而來的是基於驅力的痛苦(drive-based misery)和投資縮減,並毀滅慾望,產生各種形式的懷疑、異教信仰和信用缺失,它們一直困擾著每一種權力形式、機構和商業,最終導致破產,這就是我們都看到的2008年爆發的大崩潰。

當前和最近的蹤跡工業(industry of traces)試圖通過基於社會網絡建立的自動化和自動主義控制驅力。然而,驅力歸根到底是不可控制的,因此又試圖通過這樣一種方式來引導驅力,即通過數學算法來運行一種自動化的社會控制形式。但這最終將無濟於事,卻將驅力帶向極其危險的境地,即通過分化它們而使其變成菲利克斯·瓜塔裡和吉爾·德勒茲所說的“分割體”(dividuals)。之後我可能會回到這個話題。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至2018年起,因中國大陸環保政策,部分書籍配件以QR CODE取代光盤音頻mp3或dvd,已無提供實體光盤。如需使用學習配件,請掃描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